山东教育图书供应社

西安在路上酒吧—胡子哥(二)

来源:Dumb-Girl    发布时间:2019-06-26 18:04:58


文/哑巴姑娘


在路上,这三个字对于一些人来说像是兴奋剂。

可是现在越来越多人喜欢把在路上挂在嘴上,以为自己有点时间有点钱拿着行李去一些地方就是资深的背包客,在路上当然吸引人,可是这三个字听多了,还是会麻木。

我原本以为我随便走走就是在流浪了,内心傲娇得不行,可走得越远,我才发现其实我一直只是一个旅客,可能永远也只是一个旅客。

我对西安爱得很纯粹,没有存在我幻想的一些假想人物,我走在路边、走在地下通道、走在广场、走在酒吧,都能听见西安不一样的歌手在唱歌。

哪些是为了梦想,哪些是为了生活,原来在你真正遇到的时候,你是能听得出的。

胡子哥是在西安第一个让我停下来的人,当然我觉得团队的力量也是相当重要,如果只有一个人一把琴安安静静的弹唱,你是不是还能这么快乐,你是不是还能够不在乎到底有没有人在听呢?

当你们在舞台上尽情演出的时候,坐在我身边的朋友看着你们像魔术师一样变出一样又一样的乐器,随便交换着谁也能演奏,也忍不住一直对我说,坐在这个屋子里的个个都是高手啊。我们听歌的人很享受,就像你们享受自己的演出一样。

在离开西安之前,我又去了一次在路上酒吧,这一次只有我自己。我刚坐下的时候,酒吧里除了我以外只有一桌客人,胡子哥在台上弹着吉他,他们也轮流到舞台上唱歌,似乎跟在路上是很久的朋友了。

他们唱许许多多不同类型的音乐,好像什么都懂。

我坐在离他们很近的地方听着他们谈论音乐谈论生活,我听到越多便觉得自己越狭隘,我甚至有些坐不住的感觉,好像这个音乐性这么强的酒吧里只有我是格格不入的。

是我的社交障碍病在作怪吧,还没有机会交流就已经为自己设了框。

在我内心慌张的时候,想起上一次胡子哥对我说的只要自己能喜欢就好,嗯我只是在听歌。

听不懂的不喜欢的也没必要因为它们而为难自己。

于是我才平静下来继续好好听每一位上台唱歌的人唱歌。

胡子哥依然是最后一个唱歌的人,我听完他们唱歌后,跟胡子哥打了个招呼便离开了,在离开的时候我听到有人很好奇对身边的人说,

她一个人来啊。

我内心突然愉悦了起来,我就是一个人来这里,听完你们每一个人唱歌就离开。

虽然我不存在你们的生活中,但是在听歌的时候我好像闯进了你们的过去一样,你们的每一个表情,都如此动人。


感谢大家的阅读,如果想亲耳听到胡子哥的现场演唱的《一块红布》,请戳左下角阅读原文,收听有声电台《我是听到你的旅客》,谢谢大家的关注。


荔枝FM电台:FM301147 我是听到你的旅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