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教育图书供应社

肉偿”算什么,男人最想要的原来是这个!

来源:jny022    发布时间:2019-07-21 09:37:34


  凯莱酒店,H市最顶尖的酒店。

    此刻,灯火辉煌,广场上的音乐喷泉随着欢快的节奏洒着晶莹剔透的水花,随处可见穿着高级定制礼服的宾客。

    大厅内,正举行着一场晚宴,是两大家族秦席两家的文定之礼,H市所有权势富豪几乎都到了。

    酒店停车场,一辆黑色的劳斯莱斯停在一角,前方的金色女神在迷离的夜光里发出神秘的光芒。

    车内,一个相当好看的年轻男子静静地坐在后座,浓眉下,是有些狭长的眸子,笔直的鼻梁像是刀刻般完美,此刻,薄唇轻轻抿着,透着一股疏离而贵气的味道。

    合身的白色手工西服衬得他的面容越发干净清雅,他的腿闲适地交叠着,膝上放着一份公文,手上的金笔发出沙沙的声音。

    “陆湛……”女子妖娆的声音响起,她大着胆子抽掉他手里的公文,撒着娇,“订婚宴马上就开始了,我们会来不及的。”

    传闻陆少从不带女人参加重要的宴会,她安雅虽然算是个二流小明星,但和这些商业巨子相比,无疑是上不得台面的,所以,当他的秘书主动打电话给她时,她欣喜若狂。

    陆湛抬眼,黑眸里闪过一丝不易让人察觉的神色。

    他伸手捏了捏女人的脸颊,安抚了两句,惹来安雅的娇笑,柔顺地依偎在他的怀里……

    等到悄悄地溜进他的衬衫里时,手被他捉住了,唇角勾起一抹性感的笑:“等不及了?嗯?”

    安雅低头,正待要说什么,车门却被拉开了。

    “总裁,都准备好了!”外面的人恭敬地说道。

    陆湛点下头,拍拍她的手,示意她下车。

    安雅跟随着他,有些迷惑,他们是往楼上房间去的,难道他想直接要了她?

    心砰砰地跳着,电梯咚地一声开了,她连忙跟上他的步子。

    前面的两个属下刷开了一间房间,陆湛率先走了进去,安雅还没回神,就被后面的人推了进去……

    里面,一个穿着白色礼服的男人被反手绑在椅子上,死命挣扎着,看见他们进来的时候,死死地瞪过来。

    让她吃惊的是这人她在杂志上见过,正是今晚的订婚宴的男主角,秦家公子秦沛。

    一股不安在心里臆生,陆湛带她来这里干什么?

    很快,两名属下将一粒白色的药丸迅速地喂入秦沛的嘴里,然后,陆湛侧过头,对她微微一笑:“一千万,陪他!”

    笑容冻结在安雅的唇角,“可是,你不是……喜欢我吗?”

    陆湛脸上笑意更甚,却让她毛骨耸然,“我说过这种话吗?一千万或是在演艺界消失。”

    之前,她怎么会觉得他的眼光是种宠爱?他的眼底分明没有笑意。

    这是个干净到纯粹的男人,却深沉得不是她能捕捉得了的。

    “我做。”安雅咬着牙,她太知道拒绝的后果了,她不想再默默无闻,再回到穷困的生活。

    当着几个男人的面,她褪去了全身的衣物,火辣的身材却也只是让陆湛微微眯了下眼,尔后,看着她坐到秦沛的旁边,纤手开始褪去他的衣服……

    舌尖热烫地刷过俊逸男人,转而落在他的唇上!

    药力让秦沛无力抵抗,眼前的女子化为他心动的那人,慢慢地,他的脸微微扭曲,眸子里也染上了浓浓的情意,他开始回应……

    “秦沛,希望你会喜欢我送的订婚礼。”陆湛干净的面容没有因眼前的火热而有所动容。

 第2章:晕倒,劲爆的丑闻

    而叫秦沛的男子额头冒着汗,神智清明了些,摇了摇头,咬着牙:“陆湛……你别以为可以得逞……该死的……嗯……”

    他哼了一声,因为身上的安雅已然扯去他的所有……

    “好好享受!”陆湛扯唇一笑,退出去,掩上门。

    稍顷,从安全门涌上一大堆记者,冲进房间,镁光灯闪个不停,捕捉着H市最为劲爆的丑闻,秦氏金童订婚宴当场偷吃被抓!

    即使这么多人出现,也丝毫没能阻止里面进行到一半的场面,安雅搂着秦沛的肩,背朝着门口!

    一个女子无声地站在门边,木然地看着里面的一切,她就是今晚的女主角席水晶。

    当镁光灯开始对准她时,她下意识地用手挡住,却止不住从脚底散发出的恶寒。

    唇角缓缓拉出一个完美的微笑,只是,再无平日的从容。

    一股温热的热气喷在耳侧,紧接着的是灼烈的男子气息,“我一直在想,见到这种场面,你会是什么反应!不愧是席家的嫡女,竟然还能保持平静,如果我是你,会选择在这时晕倒!”

    她想回头,但身子却被人在后面用力锢住,身后的男人紧紧地挨着她,引来她阵阵轻颤!

    “你是谁?”她咬着牙问。

    耳根被人轻咬了下,“陆湛,你可以叫我湛。”他的声音清雅好听,却可恶至极。

    水晶想也不想地问道:“是你做的?”

    秦沛的样子无疑是吃了药,这点她一眼就能看得出,但是那些记者不会管,他们要的,只是新闻。

    陆湛轻笑一声,“你不笨,记者来了,记得晕倒。”手按上她颈后,一个用力,如愿地接到她柔软倒下的身子。

    贴身的礼服勾勒出她美好的曲线,全身肌肤赛雪,精致到完美的五官,这是上流社会最高贵的一朵名花,席家的嫡女,也是唯一的继承人……席水晶!

    陆湛抱着怀里的女人,在镁光灯下的围攻下,缓步离开酒店,直接越过脸孔发黑的席家老爷子。

    酒店外,有更多的记者堵在门口,当陆湛出去的时候,两行黑衣男子错开两行,为他开出一条路。

    银色的光,不停地闪着,耀眼了夜空……

    陆湛回过头看了一眼二十四楼的地方,唇角缓缓上扬,“秦沛,你的女人,是我的了。”

    司机早已经将车停了过来,他头一低钻进车子后座,疾驰消失在夜色里。

    水晶醒来的时候,木然地盯着头顶的天花板,花了几秒钟来适应陌生的环境。

    这是一个以白色为主的房间,很大也很雅致,起身的时候,不意外地察觉到自己身上已经换上了浴袍式的睡衣。

    过大的衣服松松地挂在肩头,露出大片雪白的肌肤,一头如云的及腰长发披散开来,铺了满枕。

    目光不经意地落在床对面的落地窗前,一个穿着白色衬衫,米色休闲裤的男子背对着她,他手里夹着一支烟,良久,忽然伸手在一旁的几上摁熄烟头,并缓缓回过头来。

    水晶的心一跳,是他,那个叫陆湛的男人!

    一头利落的短发加之立体的五官,衬衫微微敞开着,露出结实精壮的身躯,袖口也卷到了手肘处,很轻松随意的样子,当然,也很性感!

    他并没有立即走过来,只是站着,黑眸深不见底地瞧着她。

    此刻,她坐在他豪华的房间里,像迷失的天使般。

    唇角缓缓勾出一抹淡淡的笑意,他缓步走过来,倾身在她的唇角印下一吻。

 第3章:她在恶魔的身边

    “早安!”

    水晶心一颤,下意识地避开,目光往窗外看去,然后闭了闭眼!

    她竟然在一个陌生的男人的身边待了整晚!

    “这是哪里?”这是第一句。

    “我要离开。”第二句是紧跟着的。

    他看了她一眼,似是对她的疏离不以为意,伸手按了下旁边的按扭,一会儿,一个仆人打扮的年轻女子推着早餐车进来了。

    没有说话,只是默默地布置好早点,就弯腰出去了!

    “吃完早餐再说。”他径自拉她起身,却被她让开。

    “别碰我!”一双秀眉轻拢着,来自于天生不喜与人亲近,加之这个男人的来意不善。

    陆湛定住,目光锁住她精致的脸蛋,冷道:“可惜,昨晚我们已经共枕一晚。”

    她的脸色变得苍白,下意识地反击:“你胡说。”

    他冷冷一笑,忽然推开床前的餐车,然后迅速拉住她的手,一个用力,迫使她跪坐在他的身前。

    他紧紧地贴着她的,双手将她的手反手困在身后,水晶不敌他的力气,别开脸,怒道:“不要脸!”

    他冷哼了一声,腾出一只手往她的浴袍下探去,当他修长的手指接触到她的肌肤时,水晶脑子里轰地一声乱了……她竟然光着!

    “混蛋!”她彻底恼火了,想也不想地,手迅速地甩了过去……

    陆湛的脸被打向一边,他未动,唇微微上扬了少许,然后缓缓回头,舌尖轻舔了下唇,一双黑眸危险地眯起。

    水晶双手横在胸前,美目瞪着他,胸口微微地起伏着,那微弱的呼吸声,在寂静得可怕的房里清晰可闻。

    陆湛瞪了她许久,在她以为他要打回来的时候,他的手却直接放在她身上,脸上带着几分恶劣,并朝她凑过去,“你猜对了,你的衣服是我帮你换的。”

    说完,退后了少许,静静地等待着她的反应。

    水晶瞪着他,而他面上,始终带着淡淡地嘲弄。

    水晶美目中闪过恼怒,十指深深地陷进手心里,有多疼,她心里便有多恨。

    眼前的男人,不光毁了她的婚姻,还占了她的便宜。

    这个男人很危险!而且,她相信她就是在这里被强,也奈何不了他。

    心中怒火虽炽,却不得不冷静下来:“你做的一切,是因为秦沛吧!”

    她可以肯定她没有得罪过眼前的男人,她没有见过他,却是知道的。

    陆湛,帝国集团的创始人,24岁时,一手创立了帝国,用了三年的时间,旗下所包括的领域一跃成为亚太的龙头,资产以千亿计算!

    但,却是没有人来查得出他的来历!

    她的猜测换来他的轻笑声,“我看中的女人不笨。”

    他的目光变得极具有侵略性,水晶心一跳,拼命地挣扎,却挣不开他的束缚!

    一股热气烫在她的颈侧,她的心叫着,危险、危险!

    不及反应,身子一沉。

    水晶拼命挣扎着,却将原本宽大的睡衣给弄散开来了……

    当他的衬衫直接摩擦着她时,两人都呆了呆,往下望去。

    她惊叫一声,想推开他!

    “看来,我需要做点什么了。”他低喃,在她惊恐的目光下,吻上她。

    水晶摇着头,企图摆脱他的唇,一双玉腿死命地蹬着。

    陆湛低笑一句,“不乖的小野猫!”

    身子一沉,压制住她,然后腾出一手,捏住她美好的下巴,贴着她的唇瓣,轻笑:“秦沛没有教过你,接吻需要闭上眼睛吗?”

 第4章:呕吐,你怎么了?

    她气极,谁都知道她和秦沛并没有过深的交往,订婚,是为了家族的利益,却也是她自愿的!

    她的眼神微黯,没有逃得过他的眼睛,一个探入,结结实实地侵占了她的唇舌……

    水晶睁大了眼,不敢置信!

    当他席卷着她的舌,她吓坏了……

    从来没有过的酥麻像是电流通过身体般,让她彻底手足无措!

    秦沛当然吻过她,只是都是蜻蜓点水般的浅吻,像这般是从来不曾有过的。

    他的眼眸藏的太深,她不知道是因为对她没有感觉,还是他对女人的一种风度!

    陆湛吻得靥足了才松开手,只是没有离开她的唇,有些留恋地在她唇上轻轻地啄着……

    水晶睁着眼,脑中却显现出秦沛和那个女人在酒店的场景,一股恶心的感觉涌上来,她立刻推开他,跑到浴室里剧烈地吐着。

    昨晚就没有吃什么东西,所以基本就是干呕!

    但却让陆湛脸色一沉!

    “你怀孕了?”他阴沉着脸,朝着她走过来,一把将她扯进怀里,捏住她的下巴,表情危险地逼问!

    水晶呆住了,下意识地摸着自己的小腹,喃喃地说:“不可能!”

    而她的动作却让他更是疑心,低咒一声,松开她,回到房里拨了个电话。

    一会儿,进来一个穿着正式套装的中年女人,头发梳得一丝不苟,看上去有点像是英国的精英管家。

    “少爷有什么吩咐!”连声音也是一板一眼的。

    “替我准备一些东西。”他走过去,低语了几句。

    精英管家速度很快,而且放下东西的时候,看也没有看衣衫不整的水晶,还特意地关上门,让主子为所欲为。

    “躺上去。”说着,他戴上手套。

    他的行为,让她清楚地知道他想做什么,“不要!”她不断地退后,一下子抵到了墙壁。

    他欺身上前,一把将她抱住,水晶光着的脚不停地踢着,头发因为剧烈地挣扎而散开。

    他一手抱着她,另一手制住她的挣扎,很快走到床边,将她扔了上去。

    水晶一得到自由,立刻起身,想往外跑,身子正好撞在他结实的身体上,他一把推倒她,牢牢地压制住她,单手将她的双手扣在头顶……

    那瞬间,她的眼睁大,泪水从眼眶眨出来……

    水晶疼得直吸气,身体拼命地挣扎着,眼泪止不住往下,“混蛋!”

    他怎么能这般对她!

    他的手顿住,然后有些错愕……她还是清白之身!

    水晶身子不住地抖着,水嫩的脸颊上尽是惹人怜爱的泪水。

    双手紧紧地抓着床单,她不敢动,因为每动一下都痛得无法呼吸!

    她躺着不动,任由眼泪染湿了枕头,等他的手离开她,她平息了好一会儿,才冷冷地问:“满意了?我可以走了吗?”

    陆湛深深地看了她好一会儿,才除去手套,扔进浴室里的垃圾桶里。

    回房的时候,见着她已经下来了,脸色有些苍白。

    看见他,水晶迅速地跑到门口,打开门,出去的瞬间,他伸手捉住她的皓腕。

    “让我走!”她低低地说着,然后抬眼,水眸带着一丝轻易不外露的哀伤:“陆湛,我和秦沛已经不可能了,为什么不放过我!”

    他伸出一指,点住她的唇瓣,冷清的容颜上看不出表情。

 第5章:眼泪,顺流而下

    “我很期待下次的见面!”他说得风清云淡,干净的面孔没有丝毫的变化。

    水晶放在门边的手颤抖着,良久,才吐出两个字:“做梦!”

    她傲气地没有向他要衣服换,就这般笔直地走出去。

    “陈原,送她回去!”他拿起电话说了声,并从口袋里掏出一根烟点上,缓缓地抽了一口,目光深远地瞧着她的背影。

    水晶跑到外面,赤足跑下楼,还有着阵阵的疼痛。

    楼下,那个精英管家站着,看见她下来,伸手拦住。

    “席小姐,我们主人吩咐送您回去。”说着,从一旁的仆人手里取过一双鞋子,弯下腰,替她穿上。

    水晶没有拒绝,因为她身上除了一件过大的睡衣外,没有其它了。

    精英管家在替她穿鞋子的时候,丝毫没有任何表情变化,起身后,又将一件男性长款外套罩在水晶身上。

    那衣服上面还有一股男子特有的味道,水晶想也不想地想拨开。

    “席小姐,主人说了,如果不穿,那么走不出这个大门。”不愧为精英,说话完全公式话,完全没有一点情绪起伏。

    水晶气极,拢了下衣服就走出去,欧式的别墅门口,停着一辆加长型的车子。

    一个男子站在车边,等她走过去的时候,替她打开门。

    水晶坐上去后,见着他上了驾驶座。

    一上车,她就发现陆湛的外套的重要性,她身上的这件睡衣站着还好,但一坐下,完全盖不住什么。

    将外套往下拉拉,把自己包得严严实实的,望着窗外,这才有了哀悼失去婚约的时间!

    秦沛,也许许多人都认为他们只是商业联姻,但,谁又知道,她已经认识了他十六年了。

    那么久远的事情,他可能也不记得了吧!

    脸上滑过一丝冰凉,她伸手一摸,才知道自己哭了……

    如果,她是一个普通人,那么她可以原谅他,毕竟他不是有意伤害她的。

    但,她生在席家,便不能原谅!

    或者说,是不允许!

    轻轻地闭了眼,任由眼泪在面上肆意地落下,只有在无人的时候,她完美的脸孔才会出现一丝裂缝。

    陈原从后视镜里看到她流泪的脸,有些诧异,但不便说什么,只是默默地开着车子。

    约莫半个小时后,他将车子驶进席园,打开车门的时候,看着水晶已然收拾得干干净净的面孔,他微微愣了一下,也有些明白总裁这般看中她的原因了。

    “你等一下。”水晶在他要离开的时候,叫了一声,然后快步地跑了进去。

    一会儿,一个仆人走出来,手里拿着一个袋子递给他,“这是我们小姐还给陆先生的东西。”

    陈原伸手接过,并未打开看。

    当他回去交给陆湛的时候,陆湛当着他的面打开了,里面,竟然是一堆灰烬。

    陆湛冷冷一笑,随手交给下人处理了,竟然将他的衣服给烧了,看来,她真的是恨极了他。

    很好!

    他要的就是这样,越是恨他,征服起来就越有成就感。

    脑中浮现出她的模样,心口不由自主地一紧,皱了下眉头,尔后走进浴室里,冲着冷水澡……

    水晶不断地用水冲洗着自己,拼命地搓着,却怎么也洗不去陆湛残留的味道。

    她仰着头,水花沿着脸颊往下流去,分不清,那是水还是她的眼泪。

    浴室的门被轻轻敲了两下,门外,是张嫂的声音:“小姐,老爷让您去见他。”

    水晶的手顿了一下,半晌才回道:“告诉爷爷,我一会就来。”

 第6章:她恨不得杀了他

    对着布满雾气的镜子深吸了口气,她关上水龙头,擦干身体,穿上简便的居家服走下楼。

    楼下豪华的大厅里,老爷子席慕天一脸凝重地坐在沙发上,手上扶着的手杖隐隐地颤抖着。

    水晶站在螺旋式的楼梯上看了一会儿,才默默地走下楼,叫了一声:“爷爷。”

    她站在一边,静静地等着。

    “水晶,昨晚,你是不是一直和陆湛在一起?”

    席慕天双眉紧锁,显然对孙女的夜不归宿有很大的看法。

    她没有争辩,默认了。

    半晌后,席慕天叹了一口气,神色也缓和了下来,“爷爷知道,你很喜欢秦家的那小子,但现在已无可能,你应该知道的。”

    水晶站得笔直,声音有些冷然,“爷爷,我明白。”

    “你明白就好,另外……”席慕天目光轻轻落在孙女身上,顿了一下才道:“你怎么看陆湛这个人?”

    陆湛?她恨不得杀了他,但在爷爷面前,她不敢造次。

    昨天,陆湛能在爷爷面前带走她,说明,爷爷是有打算的。

    她沉吟了一下,有所保留地道:“他的目标是秦沛。”

    “你是这么看的?”席老爷子轻轻笑了起来,尔后才道:“水晶,你还是太年轻了。”

    如果陆湛只是针对秦沛,那么不会带走水晶。

    毕竟,那么一出好戏,足以完全搅黄了秦席两家的亲事。

    水晶敛下眼里的不安,低头,“请爷爷教导。”

    席慕天站了起来,缓缓走向她,每一步,都像是踩着她的心脏一般,紧紧揪紧。

    “我要你和他周旋!”轻轻的声音却足以教她轻颤!

    水晶诧异地抬眼,望进一双威严的眼里,那里面,是不容拒绝的坚定!

    三天后,水晶从一处美容沙龙里走出来,她打了个电话,让司机到门口接她。

    少顷,一辆熟悉的车子停在她面前,车上下来一个年轻的男子。

    她微微皱眉,认出这是上次送她回席园的男人。

    回去后,她查了陆湛所有的资料,包括身边的亲信。

    这个男人叫陈原,是陆湛的私人助理兼保剽,而那个精英管家姓奉,则真的是英国管家学校毕业的,曾任职于香港某富豪的首席管家。

    水晶冷哼了一声,故意将头别到一边。

    而陈原径自走到她面前,恭敬道:“席小姐,我们总裁有请。”

    水晶缓缓回过头,刚想拒绝,脑子里却闪现席老爷子的话,她咬咬牙,钻进车子后座。

    她以为,会被带到那间别墅,却没有想到车子驶进了市区,停在一幢几十层的大楼前。

    她抬眼一看,原来是帝国集团。

    冰冷的银色金属像极了那人的个性,冰泠而无情!

    陈原带她走进去,乘坐电梯上了五十八楼。

    整层楼被划分成总裁和特助办公室,总裁室占了三分之二的空间,而外间,只有两个贴身的秘书在办公,他们瞧着陈原带了一个大美人进来,微微诧异。

    陈原只敲了一下门,听到里面的应允后,打工门,请水晶进去后,就径自离开了。

    水晶踏进去,随手关上。

    她想他们的谈话,应该不方便让第三者听到。

    陆湛端坐在真皮的座椅上,穿着白衬衫,领带被塞进口袋里,头发整齐有型,这个男人,永远那么干净清爽,但,却也让她害怕!

    他没有抬眼瞧她一眼,手里的金笔甚至也没有停。

    水晶就坐在一旁等着。

    良久,他才放下手里的公文,从一旁拿出一个文件袋笔直地朝着她走来。

    当他坐在她身边时,沙发陷了些进去,也让他的身子和她自然地挨近了些。

 第7章:七天,十亿!

    他将手里的东西轻轻地放在她面前的茶几上,“看完这个,我们再谈。”

    水晶有些疑惑地拿起打开,几秒后,她的脸色苍白了起来……

    陆湛双手闲适地枕在脑后,语气轻松,“席氏财团,表面风光,实则已然被内部的蛀虫掏空。就是不知道,席氏倒了,席老爷子这个商会主席还坐不坐得稳!”

    更可怕的是,那些蛀虫还是席家的姻亲,如果起诉只会弄得沸沸扬扬,得不偿失!

    他看着她越发难看的脸色,接着道,“树倒众人推的道理谁都懂,但现在这棵树还没有倒,能不能活下去,就看你的决定了。”

    水晶抖着唇,放下手里的资料,闭着眼问:“你要什么?”

    她闭着眼的样子很脆弱,他修长的手轻轻地抚弄着她美丽无瑕的脸蛋,她轻轻地颤抖着,忍着不去推开他。

    半晌,他终于收回手,目光灼灼地望着她:“当我的女人,七天,十个亿!”

    “混蛋。”她想也不想地低咒出声,立即站起身,准备离开。

    当她的手握住门把的时候,陆湛的声音从身后传来:“席水晶,你可以拒绝,但,想想,如果这时候,席氏再多个敌人的话,比如帝国,那会在什么时候宣布倒闭呢?”

    她缓缓回过头,看着他,水润的唇瓣抿得死紧,红艳的唇色已然白得近乎透明。

    陆湛勾起一抹满意的笑,“我们来猜猜,会是明天?还是后天!”

    水晶一直瞧着他,看着他干净的面孔,看着他无懈可击的仪态。

    这个男人是魔鬼,以最干净的容貌混入尘世,索取别人不愿给的东西。

    如果可以,她恨不得立即杀了他!

    门,再度被她关上了,她背靠在门边。

    “我答应你。”她感觉自己说完的时候,浑身都冒着一股冷意!

    洁白如玉的脸上早已经失去了颜色,但背仍是挺得笔直的,目光直直地望进他的眼里,“我还有个条件。”

    陆湛勾起浅笑,“说。”

    “我要帝国‘微纤’的生产权。”说完,她紧紧地盯着他的眼。

    陆湛只思索了片刻,神色便恢复了,睨着她,“你的胃口真大!”

    ‘微纤’是帝国新开发的产品,价值百亿不止。

    “如果没有记错的话,秦沛也在争这个生产权。你确定你要和他争?”他笑得恣意,仿佛见她挣扎是件极具乐趣的事情般。

    没有丝毫犹豫,水晶点头,“你只说行与不行。”

    陆湛脸上笑意更甚,“真无情!不过,也要看你有没有那个能耐了。”

    他朝着她勾了下小指,“过来。”

    水晶先是没有动,一会儿,在他不耐的目光下,被动地走过去,鞋子抵到他时,他捉住她的手,一个用力,将她扯到了自己的怀里。

    她跪着,感到他的身上很热,而且,她惊讶地感觉到那边不同寻常的触感……

    一抬眼,就见着他一向冷清的眼里染上了一抹异样的神色。

    “不要动。”在她挣扎时,他轻轻地警告着。

    抱着她,好一会儿,才平息了呼吸,他将她推离了些,让她站好!

    “现在,让我看到商品的价值!脱吧!”他双手环在胸前,坐在沙发上,表情冷冷地下令。

    水晶想也不想地拒绝,“不。”

    陆湛的眼眯了眯,片刻后,缓缓站起来,这个动作让她禁不住后退了两步。

    他好高!

    水晶有一六六,而他,竟然比她高一个头,至少有一八五。

    他每进一步,她就往后退一步,直到身子抵到了身后的墙壁为止。

 

         点击最下方【阅读原文】,后续剧情高潮不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