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教育图书供应社

北大教授:中国父母要向犹太父母学什么?

来源:jrjzhiku    发布时间:2019-06-27 18:03:29



教育模式:好奇、独立、自信、思辨

    
与中国人很类似,犹太人特别注意对子女的教育。然而与中国人不同的是,他们不培养“乖孩子”,而培养有想法、能思辨的孩子。犹太父母注重培养孩子的独立思考能力。孩子们从小受到父母的鼓励,擅长提问,注重思辨,父母在孩子放学回家之后问的第一句话经常是“今天你提问题了吗?”犹太人认为孩子提出问题比解决问题的能力更为重要。


出生于以色列飞行员家庭的19岁少年佑思对我们讲述了犹太孩子的几个特质:好奇、独立、信仰、兴趣、自信。对犹太人来讲,“学习是一种信仰”,“观念改变世界”。犹太孩子们从小就海量阅读,视学习为终身使命,重智慧胜于重金钱。强烈的学习愿望是基于犹太人的价值观,对土地的热爱,及自由和容忍的原则。这也是犹太民族涌现出大量科学家的根本因素,爱因斯坦从小就阅读大量自然科学和西方哲学著作。


相比之下,中国传统文化中“君君臣臣、父父子子”“劳心者治人,劳力者治于人”的等级观念对于教育理念影响深远,孩子读书是为了“出人头地”,“吃得苦中苦,方位人上人”,教育从一开始便具有浓重的功利主义色彩,因此现代中国应试教育鼓励孩子去解题、追求满分答案,却不鼓励孩子提出问题,这种传统填鸭式的教育一定程度上扼杀了孩子的创造力和想象力,对科学技术创新没有积极的作用。 

   
文化传承:知识是唯一的权威

 
2000多年来犹太民族在世界各地受到排挤和屠杀,被打散过无数次,丧失了自己的家园。但是坚定不移的信仰让犹太人有着顽强的意志去生活,并建立了自己的国家。犹太民族的文化氛围、归属意识、团队精神十分强烈,这在很大程度上得益于其宗教信仰:犹太教有两个经典,塔那赫与塔木德。塔纳赫即旧约圣经,它规定了犹太人只信仰上帝耶和华,不承认耶稣为上帝的化身;不信多神教;不崇拜偶像;他们认为自己是上帝独一无二的选民。这一信仰方式构成了犹太人与“天”的直接对话,并不需要通过所谓中介与权威。因此,犹太人从小就可以质疑父母、老师,不用担心“面子问题”,犹太人有着“厚脸皮”的传统。


同时,正是由于对天启的笃信,犹太人重视精神世界远远胜过物质世界,唯有真理和知识不能被带走,因此他们认为教育是孩子们可以得到的最好的财富,你的知识越多,你在社会上越受到尊重,爱好读书成为犹太人一生的习惯。笔者在以色列听到的一个著名的犹太格言:如女儿嫁学者,变卖全部家当也值得;如娶学者女儿为妻,付出所有财产在所不惜。这就不难理解犹太人在诸多领域的卓越表现:美国的学术界、企业界、教育界、新闻界、艺术界精英中有大量犹太人;只占世界人口0.2%的犹太人却获得了29%的诺贝尔奖;世界最富有的人群中,25%是犹太人。


影响犹太人创新最重要的三个因素


什么是推动以色列国犹太人创新的动力和基因?犹太人的性格对犹太人创新有什么影响?犹太人的历史、文化、军队、教育对犹太人创新起到什么作用?在参观以色列海法理工学院之时,兼职于MIT的经济学教授所罗门在给中国学生做的创新报告引证了“以色列半导体俱乐部”一份关于影响犹太半导体工程师创新的13个重要因素,以50分总分值评估每个因素的重要性。我现在重点分析一下13个因素中,影响犹太人创新最重要的三个因素:


Resilience(有弹性,有韧性)(50分中,该因素占13.75分值)


研究发现,韧性或弹性是影响犹太人创新最为重要的因素。韧性或弹性通常被定义为高恢复力,即能屈能伸,触底反弹的能力。犹太人的苦难历史赋予他们“韧性”的人格特质,使他们能承受创新的高风险、高失败率、高不确定性环境,经历“屡败屡战”,直到最终胜利。《创业的国度》一书作者辛格在采访中表示,创新必须有勇气,因为创新与失败相互依存。以色列人每天都生活在风险之中,他们习惯于面对困境和压力,并能够进行极为细致的风险管理。对待风险的积极心态使得以色列人格中形成一种天然的韧性,不惧怕风险,不恐惧失败。


同时,以色列创业者的韧性或弹性也源于来自世界不同国家和地区移民的多样性及其相互融合。自1948年5月14日建国,超过80个国家的犹太移民为这一崭新的国度注入了多元的文化基因。移民本身就要承担巨大的风险,来自不同文化语境的犹太移民者在同一信仰的基础上的相互融合,造就了以色列国人超强的生存能力和对风险和压力的超高驾驭能力。


另一方面,韧性或弹性也源自犹太民族苦难的大流散历史。2000多年的流浪命运,犹太人持续遭到包括古罗马帝国、阿拉伯帝国的驱逐以及来自现实宗教、政治势力的打压与遗弃。正是在苦难之中,这些笃信犹太教义的人们磨砺出超越世界其它民族的韧性。跌倒了再爬起来,反复数次,直到最后胜利。韧性是犹太人的重要人格特质,更是犹太民族的创新基因。


Stubborn Persistence (固持己见,坚持不懈)(50分中占10.75分值)


固持己见,坚持不懈是研究中发现影响犹太人创新的第二大要素。固持己见,坚持不懈指的是一种笃定目标,不屈服,不妥协、不放弃、不从众的一种特殊心理素质。这种特质透到犹太人的血液之中,促使他们走自己的路,专注自己的创新事业,完成自己的使命,即便遭到外界舆论的非议、挑战、迫害,也坚定不移,顽强不屈。犹太人不轻易改变自己的决定和信念,哪怕违背了大多数人的意志。


固执己见,坚持不懈与以色列人的“厚脸皮”之间有着必然的联系,是犹太民族性格的重要特质。这种特质渊源已久。犹太人千年来坚守自己的宗教信仰和文化传统,即便流散于世界各地,《旧约》与《塔木德》一直支撑着这一民族的精神家园,让他们意识到犹太民族在流亡中失去了“肉体”,却未曾丢掉其“灵魂”,犹太人执拗于他们所认定的真理与准则。因为他们认为他们是上帝的选民。“锡安情结”给予了犹太人强大的意志力与向心力,大流散的历史也是这个民族在“应许之地”感召之下回归故土的一场苦旅,每个犹太人心中都有“回家”的强烈情感。与犹太民族的坚定之形成对比的是中国儒家哲学中强调的中庸,传统中国文化崇尚多种元素和谐共存的状态,在这种文化基因的影响下,中国人有较强的包容性,但却缺少对于既定目标的笃定,与犹太人有很大差异。


Role Models (榜样的力量)(9.93分值)


榜样在以色列人创新因素中排名第三,分值为9.93。在他们的成长过程中,有很多的榜样激励他们效仿。犹太人从小就学习《旧约》,其中的很多故事,如摩西的“出埃及记”,在以色列逾越节家宴上家喻户晓,但是,犹太人心目中的英雄都是通过个人努力的成功人士,他们绝对不崇拜“偶像”。英雄也没有任何“神圣”的头衔称呼,不属于任何特权阶层。这些英雄很多出身于贫民百姓,凭借他们的努力和意志力取得成功(杰克·罗森《犹太成功的秘密》)。


某种程度上,这得益于犹太教的教义和理念。摩西是犹太人心目中的英雄,父母也可以是犹太孩子心中的榜样。以色列的媒体特别重视宣传各类英雄人物,激励年轻的犹太人进取成功。与之相比,中国人也特别重视榜样的影响力,但不同的是,在学校老师经常表扬的孩子是“好孩子”,“听话的孩子”。在市场化的今天,孩子心目中的英雄往往来源于《财富》富豪榜。中国提倡的英雄在历史上通常会被神化。十年文革某种上意义上是“造神运动”,带来了一场历史前所未有的浩劫。这些文化往往给中国年轻创业者从事原创带来精神上的枷锁。


前三个因素尤为重要。后10个影响犹太人敢于创新,勇于创新,善于创新的因素排列如下:


4. Desire to change the world(改变世界的欲望)(9.25分值)

5. Lack of fear of risk(不惧怕风险)(8.59分值)

6. Desire for wealth(追求财富)(8.14分值)

7. Willingness to break rules(愿意打破规则)(6.7分值)

8. Desire for Independence(追求独立)(6.23分值)

9. Willingness to challenge authority(愿意挑战权威)(5.45分值)

10. Hutzpah(放肆无礼,厚脸皮)(5.16分值)

11. Army Technology Experience(军队中学到的技术知识)(4.93分值)

12. Army Leadership Experience(军队中积累的领导力经验)(4.32分值)

13. Desire for fame(追求名声)(2.48分值)


所罗门教授的分析结果让我受益匪浅,耳目一新。犹太人之所以创造出这么多的财富、有那么多的诺贝尔获奖者,做了那么多的技术创新,和他们的世界观(改变世界的愿望),勇敢的品格(不惧怕风险),强烈的欲望(追求财富和名声),不从众(愿意打破规则、厚脸皮),卓越的精神(追求独立),胆识(愿意挑战权威),独特行为(厚脸皮),技术知识和领导力经验的积累(部队的经历和历练)有着密切的关系。性格决定命运,基因决定创新。


中国人要向犹太人学什么?


所罗门教授讲到的犹太文化中的“厚脸皮”让我联想到深深影响中国人心灵和行为的因素“中庸之道”。中国人的创新基因是什么?在北大教书十五年,见过一些中国学生心中存在的各种纠结,在重大问题上不敢发表自己的观点,心理上对家庭父母压力、社会不公现象、文化价值冲突所表现出的恐惧与担忧,在不确定信息面前表现出的犹豫不决,在面临职业选择时所表现出的习惯性从众行为。


犹太人的“厚脸皮”其实可以解读为一颗“勇敢的心”。一个真正的创新者和创业者,首先应该是一个勇士,一个战士,一个斗士,要敢于面对失败,敢于反潮流,敢为天下先。要培养真正的独立人格和独立思考的精神。没有这种精神和品格,“从零到一”的原创很难实现,“大众创业,万众创新”也只能沦为一个口号。


而另一方面,中国要成为“创业国度”,也要创造适合创业者成长的环境。要让年轻人学习以色列企业和犹太人创新精神,社会就需要不断为创新者提供适宜的文化土壤和宽松的创新生态环境。为此,中国要深入改革教育、文化、社会、法律环境,支持年轻人创新热情,鼓励年轻人挑战权威,独立思考。这是创新成功的充分条件。


杨壮为北大管理学教授、BiMBA商学院联席院长

·end·

金融家智库

    中国金融界首席智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