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教育图书供应社

何时能与大鱼相遇?

来源:xnzfdxxtw    发布时间:2019-08-11 18:23:51



大    鱼    海    棠






提起国产动画,大多数人都会将其与“低幼”“无聊”这样的标签挂钩。记得小时候喜欢看的动画有《哪吒传奇》《大闹天宫》《葫芦娃》。

一夜之间,《喜羊羊》《熊出没》仿佛霸占了所有动画片的荧屏,从此之后的动画片,永远是煮不熟的羊,被锅拍的狼,以及不让人在伐木场伐木的熊。

虽然期间曾有《虹猫蓝兔七侠传》和《秦时明月》这样的佳作,但优秀的国产动画似乎渐渐走出我们的视野。


随着网络的普及,欧美的动画片电影,日本的番剧逐渐走进了我们的视野,那么国产动画真的沉寂了吗?没有,没有什么能够阻挡创作者的热情。《那年那兔那些事儿》《罗小黑战记》《狐妖小红娘》《画江湖》这些在网络热映的动画片,以及去年暑期上映的《大圣归来》,让我们看到了国产动画燃起的微光。

  



去年有《大圣》,而今年定档7月8日上映的《大鱼海棠》亦被寄予了厚望,然而,影片还未播出,关于《大鱼海棠》的种种谣言早已肆虐网络,什么跳票、抄袭、骗钱、旅游,层出不穷。

究竟是《大鱼海棠》真的劣迹斑斑,还是这又是一场跟风黑的盛宴?


1.年年跳票

2014年11月11日,官方微博发布一条不明所以的微博,被多数营销号解读为电影定档2015年双十一纷纷转发,如果真的要定义其“跳票”,也只能说姑且算做有且仅有这一次而已。自2011年起,《大鱼海棠》总会被不少营销号拉出来“拍打灰尘”,在许多人的眼中,这部动画片每年都有预告片,但就是没有公布定档日期,这可不就是年年跳票?

几天之后电影即将上映,“年年跳票”“跳票神作”言论,不过惹人发笑而已。

 

2.众筹骗钱

 《大鱼海棠》众筹次数的确不止一次。网传导演用公费旅游玩耍,众   筹是骗钱。

导演梁旋在制作期间曾去过日本旅游,但其主要目的是邀请吉田洁来制作大鱼海棠的音乐。导演张春喜欢旅游,但他是自费。

 因为有了众筹,所以去旅游就一定是花的众筹的公费吗?

 为什么有的网友能仅仅凭借幻想不依靠任何证据就断定导演是在  用众筹的经费去旅游?有图为证,众筹骗钱的说法不过是又一个谣言而已



3.关于抄袭

第一个抄袭——《海棠蛱蝶图》


画,包含原创,也包含临摹。

导演张春发布的微博中,他画的屏风是临摹的宋代古画《海棠蛱蝶图》。纯白之月吧的吧友提供叠图之后,认定导演张春抄袭并自行大肆宣扬。他们认为画=原创,导演发微博是在声明自己原创的辛苦,因此导演在抄袭。


而他们将导演的画解读为抄袭,该“抄袭”事件引起微博大V的转发,一石激起千层浪,网友们将未经证实的脑洞当做现实,并纷纷指责“现实”。也有人说,临摹古人的画难道不是抄袭?

 

那么临摹是否侵权?

临摹作品是否享有著作权,在理论界一直存有争议。我国2001年修订后的《著作权法》删除了90年《著作权法》中第52条一刀切式的将临摹视为一种复制手段的表述,可以认为是对临摹品完全不享有著作权这种观点的否认。至于是不是临摹品就一定享有著作权,这关系到对临摹品独创性的认定,大多数国家的立法模式是要求法官结合具体案例和情况加以认定。享有著作权的临摹作品应当如何行使其著作权,这也要结合原作品著作权来进行分析。

按照中国人民著作权法 

第二十条 作者的署名权、修改权、保护作品完整权的保护期不受限制。

第二十一条 公民的作品,其发表权、本法第十条第一款第(五)项至第(十七)项规定的权利的保护期为作者终生及其死亡后五十年,截止于作者死亡后第五十年的12月31日;如果是合作作品,截止于最后死亡的作者死亡后第五十年的12月31日。


而《海棠蛱蝶图》原作者为宋代人,早已死去超过五十年,失去了发表权和该法条第十条第一款第(五)项至第(十七)项规定的权利。但署名权、修改权、保护作品完整权的保护期没有保护期限制。

 

所以有人认为,张春临摹的屏风图侵犯了的《海棠蛱蝶图》的署名权以及修改权,他们似乎忽略了一个很重要的问题:《海棠蛱蝶图》属于公有领域,是全人类的公有财产,可以被自由地复制、修改、分发、演出。在这种情况下,临摹作者享有临摹作品完全的著作权精神权利和著作权财产权利,并且不能署原作者名,因为那样涉嫌欺诈,只能出于尊重表明出处。

但关于著作权法的相关争议很多,也有人认为古画的修改权是受著作权法保护的。即便如此,侵犯修改权是指不能歪曲了作者的原意。

此外,临摹属于创作过程,想画得和原作一模一样,是不现实的。

关于《大鱼海棠》的屏风抄袭和侵权等言论,至此已不用再多赘叙以反驳。

结论:只要电影《大鱼海棠》表明原作出处,便不算侵权,更别说抄袭。

 

第二个抄袭——抄袭《千与千寻



《大圣》刚出来的时候,也有人说《大圣》里出现的龙抄袭的是日本《千与千寻》的龙。

判断《大鱼海棠》是否模仿《千与千寻》,需要从构图、光影、分镜、故事内核等多方面来比较,但《大鱼海棠》的正片未出,仅从预告片来判断,似乎并不是一种负责的行为。



千寻身着和服,椿身着唐装,日本的和服受唐装影响而成,现在却有人骂唐装抄袭和服。高挂的灯笼、兽首的门环都是中国自古就有的。网络上的年轻人一看到存在中国元素的内容,就认为是抄袭《千与千寻》,这对于国内做动画、做文化产业的人来说,多少都有些可悲。


为什么我们不珍惜自己灿若星河的悠久文化,而是陷入了追名逐利的浮躁怪圈,而邻邦能汲取我们国家的文化养料,发展成为自己的文化标志?为什么我们中的一些人甚至认为本国的文化模仿别国的文化?

为什么网络谣言如此难以澄清?问什么只要查资料就能清楚的事情少有人做?大多数人看见网络“黑料”的第一反应就是讽刺和质疑,尖酸与刻薄,仿佛可以通过义正言辞的指责来满足自己的正义感?只是一次又一次的刻奇罢了。



缰绳握在舆论手中,脑袋是别人思想舆论的跑马场。

没有调查权,就没有发言权。

每个人都有大脑,希望每个人有都能独立的思考。


既然是大鱼,那么我希望,它能高高地飞起来。

7.8日《大鱼海棠》要上映了,你会去看吗?


 




部分文字来源:齐天大肾余潇洒

编辑:梁心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