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教育图书供应社

怀孕了老公还要一直和我同房,几次之后我拒绝了,他竟然…

来源:dongmanly    发布时间:2019-09-09 18:19:02


皇城大酒店。

 

    A市最豪华的高级私人会所。

 

    顾若熙喝了酒,头很昏,天旋地转地站在22层走廊尽头,望着眼前的门牌号,她笑了。

 

    2218

 

    没错。

 

    她翻江倒海的脑子里,记住的就是这个门牌号。

 

    一把推开虚掩的门,跌跌撞撞走进去。

 

    屋里没有点灯,一片黑暗,顾若熙扫视一圈,目光最后落在靠窗位置方向,那里有一点忽明忽灭的火光。

 

    就是这个吸烟的男人了。

 

    顾若熙勉强稳住摇晃的身体,咧嘴一笑,“我……我来了。”

 

    一开口,一个酒咯,很不听话从嗓子眼里冒出来。

 

    她赶紧捂住嘴,捏着小手指比划,“我就……喝了一点点酒,嘿嘿。”

 

    顾若熙看不清楚对方的脸,却明显感觉到有阴寒的气息,迎面而来。她下意识退后一步,醉意竟也在瞬间消了两分。

 

    随后,酒劲又铺天盖地回袭而来,一个不稳,重重靠在墙壁上,硌得脊背生疼,不由“嘶”了一声。

 

    男人眯眸看着这个擅闯进来的小女人,她站在门口鹅黄色的光影中,黑色的燕尾长裙,在她身后浮动,愈显一双玉腿,秀美撩人。脸上浓艳的妆容,犹如包裹雪白玫瑰的华丽外衣,给人一种想要剥开,一探究竟的欲望。

 

    男人抑制住本能的好奇,沉声问道。

 

    “你是怎么进来的?”酒店的22层,可不是一个醉酒的疯女人,随便涉足的地方。

 

    男人的声音很有磁性,似能吸附人的灵魂。顾若熙不得不承认,他的声音,真的很好听。

 

    “服务生很有眼光,一看到这条项链,就觉得我是可以出入22层的,至尊VIP的客人了。”顾若熙指了指脖颈上的项链,那项链上挂着的钻戒,价值不菲。

 

    就在这时,男人的手机响了一声。

 

    是一条短信。

 

    男人第一时间拿起手机,屏幕的亮光照在他的脸上。他低着头,顾若熙只能看到他的面容在亮光中,明暗极其分明的刚毅曲线。

 

    虽看不明晰,还是看得出来,他拥有一张非常好看的脸。

 

    没想到,这场交易,对方竟是一个帅气的年轻男人。

 

    存在用身体交易肮脏念头的男人,也定是个品格作风极度垃圾的人渣。

 

    顾若熙心下断定。

 

    男人盯着手机屏幕,上面的短信写着……辰,对不起。

 

    发件人,雅。

 

    男人的手,微微一抖。下一瞬,他决然将发短信的号码,拉入黑名单。

 

    顾若熙见男人迟迟不语,扶住昏沉的头,很小声很小声地问,“我们……可以开始了吗?”

 

    男人冷笑一声,“我对满身酒气的女人,不感兴趣。”

 

    顾若熙紧张起来,她只是喝酒壮胆而已。组织半天语言,才说出话来,“麻烦等一下,我会洗干净的。”

 

    顾若熙踉跄冲入浴室,趴在马桶上,强迫自己狂吐,之后又以最快的速度,将自己的身体清洗一遍。

 

    裹上浴巾,望着镜子中洗掉浓妆的自己,忽然就沉默了。

 

    珍贵的第一次,就要这样奉献出去了。

 

    抚上自己的脸颊,这张脸,虽不是绝色美人,却也清甜可人。

 

    爸爸说,一般男人对长相甜美的女孩子,都没抵抗力。

 

    那么,她会成功吧。

 

    努力从唇角牵起一丝笑容,转身走出浴室。

 

    男人已起身,走到了门口。

 

    顾若熙赶紧追上去,一把拽住他的手臂。他的手臂很结实,即便隔着衬衫料子,依旧能摸到他紧致的肌肉,手感极好。

 

    “我已经洗过了。”她小心翼翼的声音,让男人不自禁停下了脚步。

 

    男人借着傲人的身高,俯视眼前明明怯怕不情愿,却佯装满不在乎的小女人。

 

    顾若熙被男人压迫的目光,逼视得无地自容,不禁退后一步。想了又想,干脆一把扯开身上的浴巾,扬起精致秀美的小脸,一眼不眨地盯着眼前的男人。

 

    光线很暗,她看不清楚他的脸,却能看到他如寒星般璀璨的眸子,里面蕴藏着寒厉摄人的光芒。

 

    “我保证,我很干净。”顾若熙声若蚊讷,若不仔细听,几乎听不清楚。

 

    男人笑了,这个小女人洗掉满身酒气,微醺的样子,似乎也不是很讨厌。

 

    “你就这么想跟我上床?”他戏谑问。

 

    “你们不是约好了,让我来这里。”顾若熙忍住心口的酸涩,努力声音轻快。

 

    “约好的?”男人沉吟一声,难道是苏雅?

 

    “请给我一次机会。”顾若熙鼓起勇气,再一次请求。

 

    “即便奉献你的身体,你也不在乎?”男人凝眸睨着她,眼底的嘲讽更加浓郁。

 

    顾若熙说不出话来,只目光定定地仰头望他。

 

    男人笑了两声,长臂一把搂住顾若熙纤细的腰肢。近在咫尺的男子呼吸,让顾若熙瞬间乱了心跳,呼吸也紊乱了,脸颊刷地通红一片。

 

    他身上有淡淡的烟草味,还有名贵的古龙水香气,混在一起,透着男人十足的魅力,她承认,很好闻。

 

    “她给了你什么?让你如此不惜一切!”男人的声音带着压抑的怒意。

 

    “自是让我满意的回报。”顾若熙靠在他怀里,乖顺如猫,任由他的手臂蓦然收紧。

 

    “现在的女孩子,身体在金钱面前一文不值!”他口气讽刺。

 

    顾若熙拼命忍住想要将他推开的冲动,由于对接下来即将发生的畏惧,身体正在隐隐发抖。

 

    他忽然打横抱起她,毫不温柔地丢在床上,人便也跟着压了下来。

 

    “今日真是让我意外。”他大手笼罩在她瘦弱的肩膀上,沉重的身体压得她几乎透不过气。而他的大手,从她的肩膀,缓缓滑向……

 

    顾若熙咬住嘴唇,闭上眼睛,在男人看不见的黑暗里,她长长的睫毛上,挂了一颗晶莹的泪珠,声音却是笑着的。

 

“今夜,我就是你的,随你处置。”

 

   顾若熙乖巧地平躺着,一动不动。

 

    男人见她好像挺尸,便没了兴致,“我不愿勉强。”

 

    他起身,就要离去。

 

    顾若熙赶紧坐起来,一把勾住他的脖颈,摸索着就重重吻上男人紧抿的唇瓣。

 

    他的唇很软,也很凉。

 

    顾若熙品不出什么味道,只觉得那唇瓣,好似夏日里从冰箱刚刚取出的果冻,十分诱人。

 

    她应该觉得恶心,而不是诱人啊。

 

    男人猛然一愣,那生涩笨拙的吻,竟让他浑身燥热起来。

 

    “女人,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

 

    “知道,勾引你跟我上床。”

 

    顾若熙稚嫩的身体,用力缠住男人健硕的腰身,彻底将这一把火,燃烧到最炙热的极点。

 

    “你在挑战一个正常男人的极限。”下一刻,男人就已反客为主,霸道又带着怒意的深吻,让顾若熙这样的新手毫无招架之力,直接软绵绵倒在他怀中。

 

    不知是醉酒的原因,还是缺氧,脑子里一片空白,没有任何思绪,只能任由男人抚弄,毫无力气回应,甚至抵抗。

 

    她也没有抵抗的权利。

 

    男人将她压倒,疼……疼得好像每一根神经都在颤抖,犹如入了地狱一般煎熬。

 

    顾若熙痛得低叫一声,可男人毫不怜惜她是初次,犹如怒兽,要将心底积压的欲望与怒意,全数报复在顾若熙身上。

 

    她死咬嘴唇,揪住身下的床单,感觉整个世界都在摇晃,一阵天旋地转。

 

    她拼命告诉自己,只当是一场噩梦,明天一早起来,又是全新的一天。

 

    可时间偏偏与她做对,每一分每一秒都那么煎熬,那么漫长。

 

    男人很不满意她神游在外,猛地用力,痛得顾若熙吃痛出声,不得不回到现实。

 

    当男人的手指,不经意触碰到她眼角的潮湿,动作忽然就温柔了下来,抚过顾若熙单薄的身体,落下细碎的轻吻。

 

    疼痛渐渐散去,随着他的动作,顾若熙感受到一种从未感受过的美妙。

 

    时间缓慢流淌,墙壁上的铜钟,发出敦厚的摇摆声。

 

    窗帘后面,遮住这座城市华丽的霓虹,也遮住了彼此,看清楚对方的脸。

 

    只当一场艳遇,也没必要记住彼此的容貌,今晚过后,他们就是彼此陌生的两个人。

 

    男人发泄完,便去浴室洗澡。

 

    顾若熙无力窝在柔软的床上,扯过被子,将自己团团包裹。

 

    过了许久,哗啦啦的水声消失,男人走了出来。

 

    顾若熙依旧保持方才的姿势,一动不动,就像一个受伤的小兽,窝在安全的被子中,独自舔舐伤口。

 

    “她心中有愧,却让你来补偿!”男人低喃一声,又道,“我不会亏待她花钱请来的人。”

 

    苏雅也是煞费苦心,竟然找了个处。

 

    男人望着顾若熙的目光,就多了一丝他自己都不曾发现的怜惜。

 

    顾若熙不发出丝毫声音,假装睡熟,这样才不用回答他说的话。

 

    传来男人悉率穿衣的声音,发现他往外走,顾若熙赶紧摘掉脖颈上的项链。

 

    “这是你给我的信物,现在还给你。”如此俩人之间,才能彻底没了牵系。顾若熙将项链抛出,黑暗中,钻石发出一抹夺目的璀璨光芒。

 

    男人一把接住,没有说话,转身离去。

 

    关门声响起的那一刻,顾若熙疯了般冲入浴室,用力搓洗自己的身体,却怎么都洗不掉男人留下的痕迹。

 

    她蹲在角落里,捂住嘴,哭了许久。

 

    拼命告诉自己,应该开心,成功完成任务,顾家就会度过难关,妈妈的医疗费也就有了着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