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教育图书供应社

当男人与女人发生了关系之后,看完就懂了

来源:gmxx668899    发布时间:2017-10-12 09:07:13

点击上面信息频道永久订阅


秘闻

免费关注“信息频道”,让你离成 功更进一步!

洞见



  皇城大酒店。


  A市最豪华的高级私人会所。


  顾若熙喝了酒,头很昏,天旋地转地站在22层走廊尽头,望着眼前的门牌号,她笑了。


  2218。


  没错。


  她翻江倒海的脑子里,记住的就是这个门牌号。


  一把推开虚掩的门,跌跌撞撞走进去。


  屋里没有点灯,一片黑暗,顾若熙扫视一圈,目光最后落在靠窗位置方向,那里有一点忽明忽灭的火光。


  就是这个吸烟的男人了。


  顾若熙勉强稳住摇晃的身体,咧嘴一笑,“我……我来了。”


  一开口,一个酒咯,很不听话从嗓子眼里冒出来。


  她赶紧捂住嘴,捏着小手指比划,“我就……喝了一点点酒,嘿嘿。”


  顾若熙看不清楚对方的脸,却明显感觉到有阴寒的气息,迎面而来。她下意识退后一步,醉意竟也在瞬间消了两分。


  随后,酒劲又铺天盖地回袭而来,一个不稳,重重靠在墙壁上,硌得脊背生疼,不由“嘶”了一声。


  男人眯眸看着这个擅闯进来的小女人,她站在门口鹅黄色的光影中,黑色的燕尾长裙,在她身后浮动,愈显秀美动人。脸上浓艳的妆容,犹如包裹雪白玫瑰的华丽外衣。


  男人抑制住本能的好奇,沉声问道。


  “你是怎么进来的?”酒店的22层,可不是一个醉酒的疯女人,随便涉足的地方。


  男人的声音很有磁性,似能吸附人的灵魂。顾若熙不得不承认,他的声音,真的很好听。


  “服务生很有眼光,一看到这条项链,就觉得我是可以出入22层的,至尊VIP的客人了。”顾若熙指了指脖颈上的项链,那项链上挂着的钻戒,价值不菲。


  就在这时,男人的手机响了一声。


  是一条短信。


  男人第一时间拿起手机,屏幕的亮光照在他的脸上。他低着头,顾若熙只能看到他的面容在亮光中,明暗极其分明的刚毅曲线。


  虽看不明晰,还是看得出来,他拥有一张非常好看的脸。


  没想到,对方竟是一个帅气的年轻男人。


  男人盯着手机屏幕,上面的短信写着……辰,对不起。


  发件人,雅。


  男人的手,微微一抖。下一瞬,他决然将发短信的号码,拉入黑名单。


  男人冷笑一声,“我对满身酒气的女人,不感兴趣。”


  顾若熙紧张起来,她只是喝酒壮胆而已。组织半天语言,才说出话来,“麻烦等一下。”


  顾若熙踉跄冲入浴室,趴在马桶上,强迫自己狂吐,之后又以最快的速度清洗一遍。


  抚上自己的脸颊,这张脸,虽不是绝色美人,却也清甜可人。


  爸爸说,一般男人对长相甜美的女孩子,都没抵抗力。


  那么,她会成功吧。


  努力从唇角牵起一丝笑容,转身走出浴室。


  男人已起身,走到了门口。


  顾若熙赶紧追上去,一把拽住他的手臂。


  男人借着傲人的身高,俯视眼前明明怯怕不情愿,却佯装满不在乎的小女人。


  光线很暗,她看不清楚他的脸,却能看到他如寒星般璀璨的眸子,里面蕴藏着寒厉摄人的光芒。


  男人笑了,这个小女人洗掉满身酒气,微醺的样子,似乎也不是很讨厌。


  “你们不是约好了,让我来这里。”顾若熙忍住心口的酸涩,努力声音轻快。


  “约好的?”男人沉吟一声,难道是苏雅?


  “请给我一次机会。”顾若熙鼓起勇气,再一次请求。


  “她给了你什么?让你如此不惜一切!”男人的声音带着压抑的怒意。


  “自是让我满意的回报。”顾若熙靠在他怀里,乖顺如猫,任由他的手臂蓦然收紧。


  “现在的女孩子,在金钱面前一文不值!”他口气讽刺。


  顾若熙咬住嘴唇,闭上眼睛,在男人看不见的黑暗里,她长长的睫毛上,挂了一颗晶莹的泪珠,声音却是笑着的。


  她拼命告诉自己,只当是一场噩梦,明天一早起来,又是全新的一天。


  可时间偏偏与她做对,每一分每一秒都那么煎熬,那么漫长。


  时间缓慢流淌,墙壁上的铜钟,发出敦厚的摇摆声。


  窗帘后面,遮住这座城市华丽的霓虹,也遮住了彼此,看清楚对方的脸。


  只当一场艳遇,也没必要记住彼此的容貌,今晚过后,他们就是彼此陌生的两个人。


  男人望着顾若熙的目光,就多了一丝他自己都不曾发现的怜惜。


  顾若熙不发出丝毫声音,假装睡熟。发现他往外走,顾若熙赶紧摘掉脖颈上的项链。


  “这是你给我的信物,现在还给你。”如此俩人之间,才能彻底没了牵系。顾若熙将项链抛出,黑暗中,钻石发出一抹夺目的璀璨光芒。


  男人一把接住,没有说话,转身离去。


  她蹲在角落里,捂住嘴,哭了许久。


  拼命告诉自己,应该开心,顾家会度过难关,妈妈的医疗费也就有了着落。


  可是眼泪,就好像断了线的珠子,怎么都止不住。

  ……


  第二天早上,耀眼的阳光从窗帘的缝隙渗透进来,照在床上,唤醒睡得并不安稳的顾若熙。


  头好痛,浑身也疼得散了架。


  强撑着从包里取出平时穿的T恤和牛仔裤,将昨晚穿的名贵黑色燕尾长裙丢入垃圾桶。


  正准备离开,赫然发现床头柜上,安静放着一张支票。上面标记的数字,惊得顾若熙瞠目结舌。


  连数了两遍0,才确认眼前薄薄的一张纸上,是赫然写着一千万的支票。


  是那个男人留下来的?


  顾若熙慌忙环视四周,整个华丽辉煌的房间,只有窗旁茶几上的烟灰缸里堆放的烟蒂,提醒她,昨晚那个男人真实存在过。


  顾若熙将支票放在床头柜上,绝不会拿这笔用身体交易的钱财,即便数字很诱人。


  打开手机,未接电话和短信的声音,简直要将她的手机挤爆。翻阅未接电话,不过一夜的时间,怎么好像全世界都在找她?


  还不待她阅读短信和留言,乔沐风的电话第一个打了进来,顾若熙赶紧一如既往地甜笑着打招呼。


  “喂,是沐风啊。”


  电话那头静默两秒,随后传来乔沐风暖如阳春的声音。


  “若熙,你终于接电话了。在哪里?还没吃早饭吧,我去接你。”


  “不用了沐风,我吃过早饭了。”


  乔沐风接着又温声说,“顾伯父昨晚找你,电话打我这里来了,不知找你什么事,好像很着急。昨晚我去过医院了,阿姨很好,你不用担心。”


  “谢谢你,沐风。”顾若熙依旧笑声清甜。


  “下午学校有课,我会帮你占位子,你不用紧着赶过来,阿姨那里还需要你照顾。”


  乔沐风总是这般体贴入微,让顾若熙心里暖暖的,也慰籍了所有不快。


  刚挂了电话,顾振宏的电话便紧接着打了进来。


  顾若熙攥紧手机,忍不住心生厌恶。正是这个人,她的亲生父亲,为了顾家的生意,逼着亲生女儿,将初夜交易给陌生男人!


  “喂……”顾若熙还是接了电话,可没想到,电话那头竟然传来顾振宏的狮子吼。


  “顾若熙!昨晚你死哪去了!答应好的事情,你居然给我爽约!你妈在医院的费用,现在就停止!”


  顾振宏直接挂了电话,不给顾若熙任何说话的机会。


  顾若熙不明所以,慌忙打开昨晚顾振宏发来的短信和语音留言,这才恍然大悟,昨晚跟她发生关系的人,根本不是和爸爸谈好交易的那个人!


  犹如五雷轰顶,大脑一片空白。


  电话再次锲而不舍地响起,顾若熙讷讷接听,那头传来夏紫木焦急的声音。


  “顾顾,医院这边停药了,到底怎么回事啊?不是说好了,下周就能动手术了,怎么会忽然停药?现在停药,阿姨的情况不能稳定,怎么手术!你在哪里?昨夜一晚上不见人影,打电话又一直关机,你丫地玩消失吗?”


  夏紫木连珠炮的声音,终于换回了顾若熙恍惚的神智,直接挂了电话,抓起床头柜上的支票,冲出皇城大酒店,拦了一辆出租车就去了医院。


  康寿医院,A市最大的私立医院。


  这里的医疗设备是全市,乃至全国最先进的,医疗费用也可想而知,昂贵的一般人根本连门槛都迈不进来。


  到了医院九楼,就看到夏紫木拿着手机在走廊里徘徊,一头利索短发,给人的感觉很飒爽,犹如她人,率性直接。


  “顾顾!你死哪去了!”夏紫木劈头就给顾若熙一记爆栗。“昨晚我在医院等你一夜,阿姨问我你的去向,我只好说,要考试了,你在学校里复习,你别说错了!”


  顾若熙捂住头,挤出亦如往昔般甜美的笑容,“我知道了,让你受累了,木木。”


  “跟我说这话,是不是找打!”夏紫木又扬起手,顾若熙赶紧求饶,夏紫木这才作罢。


  “你爸昨晚找你都找疯了,好像世界末日似的。他什么时候这么在乎过你!简直太阳从西边出来了!”


  顾若熙笑着打哈哈,“哦,他找我啊。”


  夏紫木努努嘴,“自然,找你找疯了的人,还有一个。”


  “谁啊?”顾若熙心不在焉问。


  “沐风喽!医院他就跑来四次。我电话里说,你不在医院,他都不相信,愣是大半夜跑来好几次。”


  “沐风只是关心朋友。”


  “也就你相信,男女之间有纯洁的友谊。”夏紫木撇撇嘴。


  “你知道的,沐风有女朋友。”


  “就林歆那个千金大小姐?他们不会长久的!”夏紫木不堪乐观地摇摇头。“话说,你昨晚到底去哪了?气色怎么这么差!”


  顾若熙赶紧推开病房门,逃开夏紫木的追问。


  哥哥顾若阳一看到顾若熙,便笑着拍手,大声喊起来,“妈妈!若,熙,妹,妹,来,了!”


  顾若阳和顾若熙是龙凤胎,五六分相似的容貌,很是清俊帅气。可顾若阳在三岁那年,发高烧,落了痴呆,22岁的青春年纪,智商却永远保留在三岁。


  顾若熙为了方便照顾哥哥,不用家里、医院、学校三处跑,便让哥哥和妈妈一起住在了医院。


  “哥,今天有没有很乖?”顾若熙宠溺地揉了揉哥哥的头。


  顾若阳乖巧点头,“若阳,很乖的,有帮妈妈,穿衣服。”


  “哇,这么棒啊,呆会一定要奖励哥哥棒棒糖。”


  得到夸奖,顾若阳笑得十分开心。


  “若熙啊,你爸爸安排了护工,照顾的很好,不用你来回奔波。要考试了,还是要学业为重,将来才能找到一份好工作,你也不用这么辛苦了。”杨舒容虚弱地躺在床上,话音刚落,就无力地喘了起来。


  “妈,我知道了。”顾若熙赶紧给杨舒容倒了一杯水。


  杨舒容握住顾若熙骨廋的双手,她的心针扎的疼。“是妈妈拖累你了,都是妈妈不好。”


  “妈,不要说这种话,我不喜欢听!”顾若熙忍住眼角的酸涩,捧着妈妈的脸,对她绽放大大的笑容,“只要妈妈健健康康地好起来,若熙一点都不辛苦。”


  “若熙啊,你跟妈妈说实话,你爸爸真的愿意给我拿医药费?这所医院,是贵族医院,费用太昂贵了,你可不能做……傻事啊。”杨舒容说着,眼里便泛起了泪光。


  “妈!”顾若熙赶紧笑得更加灿烂,掩住心虚,“这次真的是爸爸拿的医药费,担心许阿姨知道,又来家里吵闹,爸爸才一直没来看你。爸爸私底下还嘱咐医院,一定要用最好的药,最好的医生给妈妈治疗。”


  “真的吗?”杨舒容还是不相信。


  “妈,我去和医生谈谈下礼拜手术的事。”顾若熙赶紧转身出了病房,靠在走廊里,沉默无声。


  昨晚的画面,在脑海里不住盘旋,就像个魔咒,不肯放过她。


  她一下一下,用头撞着墙壁,恨不得将这个脑袋敲碎,重新组装。她怎么会记错门牌号!怎么可以走错房间!怎么可以!


  夏紫木追出来,一把拽住她,“顾顾,你在做什么!”


  “我只是感觉有点累。”顾若熙深深吸一口气,平复心间的烦恼。


  夏紫木看了一眼病房内的杨舒容和顾若阳,叹了一声,“他们是你沉重的负担,可怜的顾顾。”


  “不。他们是我的动力。”顾若熙抬起头,眼里的目光重新坚定起来,“只要哥哥和妈妈好好的,我做什么都愿意。”


  夏紫木抱住顾若熙瘦弱的肩膀,轻轻地拍了拍,“顾顾,你总是这么坚强,让人心疼。”


  “木木,我现在去交钱。好不容易找到匹配的肾脏,下周的手术,必须正常进行。”顾若熙下定决心。


  “你哪里弄来那么多钱?”夏紫木惊讶问。


  “我爸给的。”顾若熙怕夏紫木看出破绽,赶紧跑向电梯,一路下楼。


  电梯里的两个小护士正对着镜子,一边补妆,一边练习最标准式微笑。


  顾若熙听见她们说,今日医院隶属的辰光集团CEO要来视察,是个非常挑剔且极其神秘,鲜少人前露面的角色。小护士惴惴不安的同时,又很期待,辰光集团可是全国最大的集团,传说CEO陆羿辰长相十分俊美,并且还是单身,多少名门千金,挤破脑袋想要成为陆太太,可他全都看不上。


  自然,也有人臆测陆羿辰不喜女人之类的传闻。


  顾若熙对这些不敢兴趣,出了电梯,站在缴费窗口,捏着手里的支票,犹豫许久,最后还是递了出去。


  即便这笔钱来路很肮脏,可这世上,没有任何东西比妈妈更重要了。


  钱果然好用,交了费用,妈妈的药也正常开单了。


  顾若熙抱着一堆药,回电梯。她没有看到,康寿医院的高层,正恭敬迎着一位西装笔挺的英俊男人,一起走向内部专用的电梯,正与顾若熙是两个相反的方向。


  男人忽然停下脚步,缓缓回头,觉得那一抹瘦弱的背影,有些眼熟。定睛看去,那长发飘飘的身影,已随着一群人,入了远处的电梯。


  “BOSS,您在看什么?”助理赵默顺着陆羿辰的目光看去,却什么都没看到。


  “没什么。”陆羿辰又恢复了往昔冷漠疏离的态度,在一群人毕恭毕敬的簇拥下,入了电梯,直奔医院的顶楼……19楼。


  处理好医院的事,顾若熙便和夏紫木来到学校。没想到,刚到学校,顾振宏的电话又打了过,吃人般的声音在耳边炸响,吓了顾若熙一跳。


  “死丫头!你哪弄来那么多钱......

版权说明:感谢原作者的辛苦创作,如转载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处理,谢谢!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