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教育图书供应社

北大附中校长:中学生恋爱是一个不错的经历

来源:fanggang1968    发布时间:2019-12-29 19:06:56
学者方刚
感受知性魅力



北大附中校长的中学生恋爱观


北大附中有一位叫王铮的校长,对于中学生恋爱抱持的观点,与今天中国主流教育界格格不入。


据2010年第36期北附日报对北大附中王铮校长的访谈,他对学生谈恋爱这件事的态度是赞成的。他说:“学生谈恋爱是谈恋爱,学习是学习,我觉得这之间如果把握好,是没有影响的。就像是吃饭对睡觉有影响吗?”


进一步,王铮认为谈恋爱还可能对学生有好处,他说:“现在学生谈恋爱其实也是对恋爱经验的一种帮助,是一个非常宝贵的人生经验,同时也是学生成长的一部分,教会学生懂得如何认识他人,理解他人。”他还说:“恋爱不是一件坏事,是一个美好的目标,如果想谈固然要往美好的方向发展,我个人认为恋爱是一个很不错的人生经历。”


这段话,不仅会令今天绝大多数的中学校长和教师闻之色变,更不用说多数家长也会群起而攻之了。


我却无法不为王校长喝彩!


  王校长的这番论述,是符合我所倡导的赋权型性教育理念的。他解构了流行的担心:学生谈恋爱,一定影响学习。不仅如此,当强调“恋爱是学生成长的一部分”时,他的关注点明确的不是学习成绩,而是人的成长。


赋权型性教育将性教育作为人格成长的一部分,目标在于促进学生的全面成长。当我们只盯着学习成绩时,孩子们的成绩未必理想;当我们把孩子的成长置于首位,帮助孩子真正做到了对自己和他人负责,他们不仅会在学习上积极进取,关于“恋爱影响学习”、“恋爱导致过早的性及怀孕堕胎”等等担心,都显得太小儿科了。


所以,王校长认为学校不应该反对学生恋爱,恋爱有助于学生成长的观点,我是支持的。但是,王校长的论述也有不足,他说:“学校就做学校的事,老师一不是警察,二不是保姆,恋爱这方面还是要靠学生自己来处理。”


学校该做的事是什么?学校不仅教书,还要育人,育人也包括帮助学生人生观、恋爱观的成长。所以,应该把性教育也视为“学校的事”。对学生的恋爱事宜简单地全抛给学生自己处理是有失教师责任的,应该是通过性教育进行“增能”,然后才“赋权”,这才是负责任地“让学生自己处理”。学校不应该忽视了帮助学生“增能”的过程,这也属于“学校的事”。


王校长前面也提到,“如果把握的好”,恋爱对学习没有影响。事实是,因为恋爱而影响学习,甚至整个人生都受负面影响的例子,我们也见得多了。如何才能够把握好,不影响学习呢?这就需要学校性教育了。王校长前面曾反问:“吃饭对睡觉会有影响吗?”处理不好,还真有影响,比如不断追求“没有最瘦,只有更瘦”的女孩子,得了厌食症,就会影响到睡眠。因此,作为成年人和学校,还是要通过性教育有所引导的,至少把好的经验告诉学生,尽可能少走弯路。事实证明,缺少正确的恋爱观教育,是会给学生带来伤害的。当然,伤害有时也可以视为成长的一部分,但有一些惨重的伤害则无法让我们这样轻松面对,如求爱不成便行凶、失恋分手便自杀等等。


在前面提到的访谈中,王校长还提到了恋爱的原则,那就是要彼此愿意才可以:“我觉得谈恋爱肯定是要双方自愿,总强迫肯定是不行的。君子爱才,取之有道嘛。我们要互相理解,相互欣赏。”如何让学生真正理解和做到这一点呢,也需要学校性教育。


赋权型性教育,不是传统上理解的单纯性生理的教育,而是人格全面成长的教育。赋权型性教育不是把决定权简单地扔给学生,而是强调学校应该通过性教育,让学生具备做出对自己和他人负责任的选择的能力。以恋爱为例,赋权型性教育不是反对学生恋爱,也不是支持学生恋爱,而是帮助学生针对爱情与亲密关系的事宜做出自己的决定,并且这个决定有助于他们的成长。学校有这个责任和义务。



作者介绍

方刚,性与性别研究专家,北京林业大学性与性别研究所所长,联合国“联合起来制止针对妇女暴力运动”男性领导人网络成员,中国白丝带志愿者网络召集人。


文章授权,联络合作,请发送邮件至:fanggang0410@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