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教育图书供应社

就算吃了六年软饭,他也是全中国第一

来源:wmovier    发布时间:2018-01-12 18:30:39


 编辑/文:改吃葱饼的10


很多人得知李安大名,其实是因为那部饱受争议的“禁片”《色,戒》。

 

它大胆到惊世骇俗,很多人只看到表面的色欲和肉体,却看不到其后的隐忍和人性。

 

 

就像是很多人说李安“一个没有烂片的导演”,“是电影界的风向标”,给他各种冠冕和赞誉,却从不走进他的内心。




但即便不喜欢扣帽子,小万还是要说,李安其实是一名“三无导演”,他没胆量,没风格,还不会说故事。

 



李安年轻的时候,做过很多男人都鄙夷的事情——吃软饭。

 

这一吃,还吃了有六年那么久。 


 

(李安和妻子)

 

从大学毕业,到指导第一部电影,足足隔了六年。


这六年之中李安一直呆在家,包揽买菜做饭带孩子的工作,依靠妻子在大学微薄的工资生活,偶尔去帮别人拍拍东西,当当场记,也赚不了多少钱。

 


 

实在没钱的时候,他跑去帮剧组维持场务。可是手脚太笨,老是被嘲笑。


甚至有黑人女人看他瘦小,挥动拳头作势要威胁,他也不敢多说,只能默默走开。

 

 

他也不像是我们印象中的伟大人物一般坚强不屈,面对窘迫,他一度想要放弃电影,改学计算机。


妻子觉察到什么,留下一句话给李安:“安,不要忘记你的梦想。”

 

李安后来红着眼眶回忆道:“我要是有日本丈夫的气节,早就切腹自杀了。”

 


 
 

08年的时候,李安为了宣传自己的自传《十年一觉电影梦》,被出版社请到了内地。 

 

 

出版社没钱,却还想要拿李安来赚钱。让李安到处参加活动不说,还不给他准备车。

 

于是已经获得了两次奥斯卡奖,五次金球奖和其他各种大奖的国际知名导演李安,就每天带着自己的老助理,在人潮如织的北京中自己打车,去赶一场又一场的节目。

 

(李安参加《鲁豫有约》)

 

这当然还不算过分了,出版社还让李安去参加一些地方台的情感类栏目——让他自己带着老助理,自己乘火车去,依旧没有车接送。

 

所有的这些不符合他显赫身份的待遇,李安都满脸微笑应承下来,唯唯诺诺,一个小丈夫一般,一如他吃了六年的软饭的岁月。 

 


乍一看,真真是软弱无比。

 

再来说说风格吧,你似乎很难发现他拍的,种类相同的电影

 


  

“没胆”的李安在拍电影方面,却又叛逆到极致。


明明那么多名导演都有自己的风格——小津安二郎的故事总是伴着榻榻米,黑泽明总喜欢说说莎士比亚,大卫林奇则喜欢说狂欢和精神病。

  


(小津安二郎《东京物语》)

 

可是李安没有固定的风格,从《断背山》到《理智与情感》,从《卧虎藏龙》再到《饮食男女》。科幻、爱情、武侠、历史、军事、同性……什么类型都要掺和上一腿,没有一点自己的风格。

 

不会说故事,这更是他自己亲口说的。

 

他说:“我不是故意谦虚,其实我平常并不擅长’讲故事‘这件事。”

 


 

一部电影不就是在述说一个故事吗?要是不会“讲故事”,还能称作是导演吗?

 

然而,李安的不会说故事,并不是不会,而是不屑于这么做。

 

他拍摄过一些非典型类型的电影,比如说《喜宴》,比如说《断背山》,讲述的是同性之间的爱情。

 



于是就有一些人问他,你为什么拍的这么好,这么动人,难道你是弯的吗?

 

李安笑着表示自己是直男,却又一本正经地说:“每个人心中都有一座‘断背山’,我的心中也有,断背山就是人们心中的秘密,能够被讲出来,就不是秘密了。”

 


 

所以,李安的每部电影——就像《断背山》一样,其实说的并不是别人的故事,而是自己的情感。


所以,无论是那个和生存搏斗的少年Pi,还是旋转在矛盾漩涡中的王佳芝,亦或是小心翼翼埋藏着同性恋秘密的高伟同,其实都是李安自己。

 


     

他们的人生各有际遇,性格多有不同,可是说到底,他们的故事,也就是李安的故事,他们的情感,也就是李安的情感。


一个温柔的男人,生活中最真实的情感。

 


 

故事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和观众心心相映。唯有这样,电影才不是银幕里面冰冷的动作和光影,才能真正动人。

 

还记得我们前面说他是一个软弱的人吗?李安也从来不否认这一点。

 

他说:“与其说我的成功是从脆弱开始,不如说我很勇敢面对我的脆弱!我不在乎把它拿出来,也因为从事艺术的我有这种真诚,所以才会动人!我因为自己脆弱,所以很能同情别人的脆弱。”




李安他不会说故事,他说的,是通过自己的软弱和小心翼翼看到的真实,是人心。

 

他还在不断地挑战自己,即便已经过了耳顺之年。

 

他电影风格多变,却可曾见他有不走心的“烂片”?有“失手之作”? 

 

 

有人让他给拍电影的新人们支招,他说:“不要长的太快,慢慢来。”

 

不要轻易给自己定性,无论是什么都要去尝试,都要去努力。要细致,要做到实处。

 

比如拍《色,戒》的时候,他想要梁朝伟在情爱镜头中表现出那种特务式的绝望和暴戾。

 


 
 

李安也不给影帝面子,表现不出来就说,再重新开始,直到梁朝伟崩溃,十三遍,这场戏才算完成。




比如拍《少年派》的时候,这样奇幻飘渺的内容,大家都觉得他做不出来。

 

好莱坞不能触碰的三个领域:孩子、动物和水,他一次性拍了个遍。

 

 

 

特效要求太高,每次拍摄出了一点岔子都得重来,所以每一次拍完,他都要搂着小男主角大声哭泣。

 

 

 

而他即将要上映的新片《半场无战事》,更是要使用4K120帧超高频拍摄技术。

 

 

这是一个怎样的概念呢?意味着1秒之内将会有120张画幅,直接比现在通用的24帧提高了5倍。




然而曾经的李安,甚至连电脑都不会使用,可想而知,这样的尝试,给他带来的压力会有多大。

 

可是他依旧带着标志性的微笑,说:“我摸摸良心,我还是小孩”

 

我还想要尝试很多,挑战很多。 

 

 

就是这样的一个李安,他脆弱,不会说故事,还没风格,却用自己谦逊好学的个性,温柔而饱含深情的电影,征服了每一颗渴望人性的的心,也征服了全世界。

 

能称得上伟大的导演不多,但是李安,绝对是其中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