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教育图书供应社

被盗版!蔡明亮在微博上和资源博主掐了一架

来源:wan2movie    发布时间:2018-01-12 18:25:35

大家好,今天我又是有些严肃的小玩。


最近有件事,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

台湾导演蔡明亮在微博上与一个名叫@蓝影志 的资源博主较上劲了。


为什么呢?因为玩着微博的蔡明亮突然发现,在微博上,有个叫@蓝影志 的微博账号,从2014年开始,一直在散布自己作品的下载资源。



最开始是《郊游》



然后是庆祝戛纳电影节60周年的短片合集《每个人都有他自己的电影》



2015年最疯狂的一次,@蓝影志 一次发布了13位台湾导演的合辑,包括李行、李安、侯孝贤、杨德昌、吴念真、王童、蔡明亮、张艾嘉、魏德圣等几代台湾代表性的知名大导。



而除了@蓝影志 在微博上发布资源,蓝影网还在自己的网站上分享了蔡明亮的《郊游》、《西游》、《青少年哪吒》等多部电影资源。

对于许多创作者而言,电影盗版一流出,无异于给自己心口插上一刀,鲜血淋漓。

2014年,《天注定》迟迟无法公映,结果网上流出了高清资源的种子。当时,贾樟柯看到了后立刻发微博说,大陆市场尽失



更为夸张的是,今年年初上映的《寻龙诀》,在尚未下映之时,就被苏宁电器的某家门店当做样片对商场消费者公开播放。导演乌尔善得知消息后也怒了。



而近几年每一部热映的院线新片,几乎99%都要在上映后遭到盗版,下载、种子、资源等关键词几乎成为了每一家片方的噩梦,网络盗版依然是重灾区。

当然,盗版和盗版之间,也有很多人认为新片与老片不同,院线公映的电影与无法引进的电影不同,为@蓝影志 辩护。

辩护的理由不外乎以下几条——


1.没有片商引进,没有办法看到,多亏了盗版。

2.没有视频网站采买版权,没有办法看到,多亏了盗版。

3.没有渠道购买/租借到正版硬碟,没有办法看到,多亏了盗版。


这几点对于普通观众而言,说白了就是“我也想看啊,但是完全没办法看到,所以只好选择了盗版”。

实话实说,小玩也会看盗版。虽然新片都会去影院看,但是一些内地注定无法引进,又实在是想看的话,还是会选择下载。

不过对于看下载/盗版电影这件事,错就是错的,实在无法做到理直气壮。

就像在对国外的许多导演表达自己的喜爱时,而对方惊异于你是通过何种渠道看到他的作品,回应总是会感到一丝尴尬。

印象最深的一件事是,前两年在东京电影节围观冲田修一的专访,当采访者表示“你在中国目前也有很多粉丝”时,冲田修一真是又惊又喜,大喊“厉害”。不过当得知是通过“下载”被中国影迷熟知时,又是表现出一副“你懂的”无奈表情。


冲田修一的作品在中国人气很高,但大部分人都是看的盗版



除了无奈,也有人明确表示愤怒,无论如何都不接受自己的作品被盗版。蔡明亮就是明确并强硬这种态度的创作者之一。

你的作品目前均未在大陆正式发行过,那么如果影迷或电影院校学生非常渴望看到怎么办?

当这个问题抛给蔡明亮时,他给出的答案是——那就等。等国家的文化大环境慢慢好转,等努力赚钱去国外的电影院看。

蔡明亮这样的回答会让所有人满意吗?我相信不会的。还是会有很多人等不了,很多人没有那么多钱,或者没有那样的精力,为了一部电影跑去国外的电影院。

以下这篇专访,是小玩的同事何小沁与蔡明亮的一次对话。在盗版这件事上,蔡明亮确实很较真。为什么如此不爽盗版?也许看了这段采访,你能了解更清晰全面了解创作者面对盗版时的心态,以及盗版给他们带来的伤害。




新浪娱乐:想先确认一下,“蔡明亮工作室”这个微博账号是您本人在运营吗?


蔡明亮:基本是我亲自发的,我说话的方式很容易辨识。这个微博是一个内地的朋友帮我申请的,我自己不太会用网路,他主要希望我能透过这个微博把创作概念阐述一下,经营好多年了,所以对,是我本人。

新浪娱乐:您从什么时候起开始注意到盗版问题的?

蔡明亮:盗版在我们的世界里没有停止过,以前台湾也有,一直都在地下化。但是据我所知,我的作品在大陆非常地上化。本来我不是了解网路世界的人,但有了这个微博以后,稍微多了一点点接触。去年台湾的中央电影公司重新做了我三个作品的蓝光版,也会在日本发行,我无意中看到大陆的网站上有类似的广告,说要出一张精美的蓝光版,封面设计结合了日本和台湾的版本。我问中央电影公司有没有授权,他们说没有,肯定是盗版。而且我还没出,他们就已经宣布了这个消息。

我很认真地想了这个问题。因为我电影的属性不是商业片,我的电影不会出现在飞机上,甚至极少出现在电视上,我很少送人DVD,我很在乎我的影片在哪里看,因为涉及到品质和效果问题。所以我一直对在网路上,在非大银幕上看我的电影都是非常反对的。有的电影学校放我的电影,这是一件很矛盾的事情,一方面就是学电影的学生,另一方面又把他们推到盗版的世界里去。

新浪娱乐:当时采取了什么对策?

蔡明亮:对反盗的事情大家都是非常无力的,没有特别好的方法,后来也就姑息了。除了盗版呢,我还发现内地有人办我的电影展,可能就是在咖啡厅、酒吧或者什么社团放,没有授权的,可能他们还在喝酒吃饭,想到这个局面就会觉得自己的作品被糟蹋了,被折损了。你可能不会有更多的影迷,却有了更多人讨厌你。

当时我对这个盗版商也没有什么办法,那我就想我写封公开信给他好了。我很想了解他,所以就写了第一封《对贼念经》。我也不用客气,因为他做的事情是违法的,损害了我和我的作品,而且培养了社会很不好的风气。从他写的字能看出他还是个读书人,评价作品“阳春白雪”之类,我写完以后他没有什么反应,但是开始有网友出现正反两面声音。有的觉得盗版不对,有的说,没有盗版谁知道你啊,谁会看你的电影?

新浪娱乐:您怎么看待这种说法?因为您的作品没有正式在内地发行过,所以绝大多数影迷可能确实是通过看盗版才知道和了解。

蔡明亮:我想说,我没想让你认识我呀!你认识我又不见得就喜欢我,对不对?我自己是这样的,因为我作品的属性,我从来没想过“我的作品什么时候才可以在内地发行”,真的没有想过。因为我就是一个拍这样电影的人,这么多年来他们告诉我我在内地有很多影迷,我的心情可以说是百感交集。他们可能都是通过盗版等一些非正常渠道看到的,因为没有正常的渠道,也有点无奈。反正我是不开心的,这点很明确,因为盗版的效果是折损的。我去电影节,有个上海的杂志让我写几句话给影迷,我写道:“你们看过我的电影,但相当于没看,我希望有一天你们可以真正地看到。”

新浪娱乐:后来呢,对方有回应吗?

蔡明亮:我的《对贼念经》写到第七封的时候,盗版商回应我了,写了一封很长的信给我。首先是道歉,然后说愿意把正在压制的碟片全销毁,也把架上的《郊游》全部下架。我听了还蛮惊讶的,原来盗版商是可以讲道理的,是可以教育的。

一个月前,我又发现了一个蓝影网,他更嚣张,自称有一些台湾导演的合集。我自己非常珍重的,像《西游》等等,都在名单上面。 我继续写《念经》,他说他可以停止压制,我说你可不可以把我的宣传也拿掉,他说不可以,除非我们交换条件。我说我为什么要跟你交换条件,犯错的是你,是你偷了我的东西。他是非常粗鲁的一个人,所以我决定向版权局提出申诉。我希望以作者的身份一再要求他们这样做,希望他们能够处理一下。

新浪娱乐:在网络上向版权局申诉有可能得不到答复,怎么办?有没有更好的方式?

蔡明亮:大陆这边的情形我不了解,我是用一个作者的方式,对当地作一个要求。我也想过他们会不搭理,我相信版权局会重视这个问题,既然有反盗版的规定和申诉的通道,就说明这个问题已经很严重了。蔡明亮是经过坎城、威尼斯、柏林盖过章的导演,不是阿狗阿猫,他们应该能正视这个事情。

新浪娱乐:您认为作为一个影迷,在国内现有的产业环境下,想看而看不到一位导演的作品的话,应该怎么做?

蔡明亮:也许在一些国家,正常渠道是不容易的,大陆没有我的电影。但我的电影没有被禁,是没有发行。这种情况不是作者的问题,是环境的问题。我没有抨击大环境的意思,我只是想抓住眼前这个贼。

影迷什么都想看,想吃满汉全席,吃一口就吐掉。当他什么都有的时候,就是什么都没有了。那一个人想看而看不到的时候,应该怎么样呢?等呀。等环境慢慢改变,等有机会在国外看到,等努力赚点钱在巴黎的博物馆看到。这个不容易,但是是对未来的一个播种。

新浪娱乐:是不是盗版对艺术片导演的伤害更大?因为他们本身就没有足够的成本回收渠道。

蔡明亮:各种商业片有使用的方式,戏院,电视,大众,他们也被盗版,但是他们有很多对策。但是对艺术片导演是很难的,他可能去影展,或者在哪放了一下,就被盗版商拦腰一斩就没了。我想对盗版商说,你赚这个钱,你应该想想,因为利益是极少极少的,还对创作者造成了伤害。

就拿我来说,我是非常认认真真,踏踏实实,因为爱电影而做电影,我甚至在思考的是电影的发展,而不是市场的发展。市场的发展已经有很多人在思考了,我一直在思考电影可以怎样更好地发展,培养更高素质的影迷,让社会价值观走向更正的方向上去。有人觉得被盗就是少赚一些钱,这不是赚钱的事,是生存,所以放过蔡明亮吧。

我还有一点全球的市场,但你想,那些泰国的,东南亚的独立导演,他们怎么办呢?选择便宜和方便的是人之常情,有了盗版以后,这些独立导演也折损了。

新浪娱乐:您最近身体状况如何?如果得不到官方支持,您是否会坚持抗议下去?

蔡明亮:我最近哮喘很重,我家住在山里,院子里有种的植物,我不去拔草,它们就要盖掉好的植物了。有一阵我喘,找不到喷雾,我差点以为我要成邓丽君了。我身体不好,不应该拔草,可是你看不下去,盗版也是这样子。如果你电脑里有我的盗版,看几眼就觉得不喜欢,拉黑我,那我宁愿你不认识我。如果我的电影是三级片,我能去得了坎城吗?能去得了威尼斯吗?还给我奖呢。美国才发行我的长片处女作《青少年哪吒》,都过去24年了,我的作品是创作呀,如果是真正的影迷就应该等,你可以等到蔡明亮的。(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