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教育图书供应社

地税青年谈丨月光下的记忆

来源:hbdsqgw    发布时间:2019-12-29 20:44:35

        我经常做同一个梦,梦里一片金黄的麦浪,皎洁的月光洒下来,月光下,母亲小小的身影在麦浪间挥着镰刀......那场景,格外好看。每次梦醒,我都会格外想家,格外想念母亲。    

        记忆里,十五岁之前,爸爸似乎很少在家,常年在外奔波,有很多年都是母亲一个人撑着这个家。母亲不仅要照顾我们三个年幼的孩子,还有数不清的农活要做。我至今难以想象,当年那么年轻的母亲是怎样撑过了那么多艰难的日子。    

        每年的农忙季节是母亲最害怕的时候,几亩地的小麦,没有人帮忙,要由母亲一个人收割。自我懂事以来,母亲的身体一直不大好,经常吃药,大概是劳累造成的体虚吧,说不出病名,似乎永远不见个好。所以,母亲经不得强烈的阳光,很容易晕倒。这种情况下,母亲只能在日落后才能到农田去忙。

        那些日子,已经记不清有多少次了,母亲总是在把弟妹哄睡着后带着我出门。月光下,母亲牵着我的手走在田间的小道上,路旁全是金黄的麦浪,一片宁静。到达自家的麦田后,母亲用衣服铺在田埂上,让我坐那儿给她讲故事,用她听得到的声音。于是,我坐在田埂上,一边大声地讲着不知从哪里听来的蹩脚的故事,一边远远地望着在麦浪里弯腰挥刀的母亲。她总是那么快,一堆堆麦子在她身后摞起来,似乎没有尽头。          

        我总是会很困,总是在讲着讲着的时候就没有声音了,这时候母亲就会停下来,跟我说会儿话,把我抱到离她收割的麦子更近的地方,然后继续她的工作。如此几次,我愈加迷糊的不成样子了......几乎每次,第二天我醒来的时候,都会发现自己躺在家里的床上,而母亲却不在身边。她又到田里去了。

        后来我才知道,母亲对每一麦块地都是有她的计划的,基本上都是晚上去收割一半,第二天起个大早再去收割一半,从来不耽误。所以她从不会中途离开,坚持在割完计划内的麦田之后背着已睡着的我迎着月光回家。

       我一直以为母亲是喜欢我的故事的,现在想想,或许母亲也是害怕的吧,一个人在那偏僻的麦田里,当时只有依然年幼的我可以给她做个伴,或许她从来都没记住过我的故事。她就这样,一个人默默地扛下了所有的苦难,咽下所有的委屈和恐惧,还能笑着对我说,大宝你看,多好的月色啊。在以后的很多年,每每想到这个场景,我都忍不住潸然泪下。

        后来,我渐渐长大,爸爸也回来了,我们家再也不种地了,也不再有成片的麦子需要收割。由于上学、工作的缘故,我离家越来越远,离母亲越来越远,每年难得回去几次。可是不论在什么地方,每次走在月光下,都会忍不住想起成片的麦浪和母亲牵着我的手走过的田间小路,那些场景像刻在脑海里,帧帧清晰。

       经历了无数辗转和抉择后,我终于要回家了。我打电话给母亲说,妈,我要回去了,等我回去我们一起回老家的麦田看看可好?电话那头,是母亲温柔的笑,好啊,等月亮升起来了我们去看看。

        昨夜,我又做了同样的梦,梦里母亲站在麦田里,笑着对我说,大宝你看,多好的月色啊。皎洁的月光从母亲的头顶洒下来,我迎着光望去,熠熠生辉。





作者简介


王敏,湖北十堰人,2013年大学毕业后考入重庆市地税系统工作。今年考入十堰市郧阳区地方税务局。




责任编辑:石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