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教育图书供应社

五部门联合发文,将赋予律师更多权利

来源:tyqlawyer    发布时间:2017-10-11 12:47:11


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国家安全部、司法部近日联合出台《关于依法保障律师执业权利的规定》(简称《规定》),要求公检法司以及国安在各自职责范围内需依法保障律师知情权、申请权、申诉权,以及会见、阅卷、收集证据和发问、质证、辩论等方面的执业权利,不得阻碍律师依法履行辩护、代理职责,不得侵害律师合法权利。

  重大程序性决定应及时告知律师

  《规定》进一步明确各项律师执业权利保障措施。强调办案机关作出移送审查起诉等重大程序性决定的,应当依法及时告知辩护律师。侦查机关延长侦查羁押期限,办案机关作出移送审查起诉、退回补充侦查、提起公诉、延期审理、二审不开庭审理、宣告判决等重大程序性决定的,以及人民检察院将直接受理立案侦查案件报请上一级人民检察院审查决定逮捕的,都应当依法及时告知辩护律师。

  有律师指出,此前,上述重大程序性决定变更常常需要律师“追问”司法机关才能获知。律师及时了解到司法程序变更,才能及时为当事人提供相关的法律服务,此新规不仅是司法行为规范的体现,还是对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相关权利的具体化保障。

  律师与嫌疑人往来信件不得截留

  《规定》对辩护律师与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的通信权作出具体规范。据了解,目前在多数刑事案件中,律师与当事人的通信往来并不通畅。

  此次《规定》明确,看守所应及时传递辩护律师同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的往来信件。看守所可以对信件进行必要的检查,但不得截留、复制、删改信件,也不得向办案机关提供信件内容,信件内容涉及危害国家安全、公共安全、严重危害他人人身安全以及涉嫌串供、毁灭证据等情形的除外。《规定》还就便利律师参与诉讼方面,强调人民法院、人民检察院、公安机关、国家安全机关、司法行政机关应当建立和完善诉讼服务中心、立案或受案场所、律师会见室、阅卷室,规范工作流程,方便律师办理立案、会见、阅卷、参与庭审、申请执行等事务。

  首次明确四部门申诉救济渠道

  律师执业权利受损怎么办呢?《规定》首次就公检法司四个部门的申诉救济渠道作出明细规定,要求建立起联席会议制度解决律师执业权利受损问题,也是首次从投诉机制、申诉控告机制、维护律师执业权利快速处置机制和联动机制、各部门联席会议制度等4个层次明确律师执业权利保障救济机制。同时,明确责任追究机制,提出办案机关或其上一级机关、人民检察院对律师提出的投诉、申诉、控告,经调查核实后要求有关机关予以纠正,有关机关拒不纠正或者累纠累犯的,要追究相应违纪责任。

  对此,深圳律师协会会长、广东华商律师事务所主任高树说,此前律师执业权利受损,一般是向检察机关、司法行政机关、律师协会投诉。对照律师执业权利保障各部门应负的职责,进一步明确各部门未落实职责的申诉救济渠道,让救济途径更丰富具体。在公检法司、国安、律协之间建立起联席会议制度,定期沟通保障律师执业权利工作情况,有利于解决一位律师在一个案件中多个阶段权利受损情况,也有利于从制度上解决同类案件中多次出现的律师权利受损问题。

  声音

  律师依法在诉讼每一个环节上较真、在案件每一个细节上挑毛病,有利于司法人员的认识更符合事情的本来面目,从而少犯错误,提高司法公信力。司法实践也表明,如果不发挥好律师的作用,无视律师的合理意见,错案发生几率就会上升。据有关方面对近几年纠正的历史上一些冤假错案进行分析,侦查阶段刑讯逼供、监督不力,庭审阶段不重视律师的辩护意见、降格作出“留有余地”的判决等,是冤假错案发生的重要原因。

  ———在8月20日全国律师工作会议上,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政法委书记孟建柱说,建立健全充分听取、认真采纳律师辩护、代理意见的制度机制等,有效防止冤假错案的发生。

  破解“会见难”

  保证律师48小时内见到嫌犯

  中华全国律师协会副会长金山曾经表示,律师会见当事人,不仅预约程序较复杂,有时因为看守所现场硬件或其他问题,律师会见也不能得到及时安排,甚至有些案件往往以所谓“特殊性”不安排会见。

  全国政协委员、国浩律师(成都)事务所合伙人施杰也指出,目前“会见难”在职务犯罪案件中较多见。按照规定,职务犯罪案件在侦查阶段至少保证律师能会见一次犯罪嫌疑人,但一些地方往往到侦查基本结束才允许会见,“一定程度上影响到当事人合法权利。”

  此次新规明确看守所应及时安排会见,能安排的当时安排、不能当时安排的应说明情况后并保证在48小时内会见。在危害国家安全犯罪、恐怖活动犯罪、特别重大贿赂犯罪案件这三类案件中,律师在侦查机关要求会见犯罪嫌疑人,向侦查机关提出申请后,侦查机关应依法及时审查会见申请并在3日内就是否许可作出书面答复。因有碍侦查或可能泄露国家机密不允许会见的,应当说明理由;有碍侦查或可能泄露国家秘密的情形消失后,应许可会见、并及时通知看守所和辩护律师;特别重大贿赂案件在侦查终结前,侦查机关应许可辩护律师至少会见一次犯罪嫌疑人。侦查机关不得随意解释和扩大前款所述三类案件的范围,限制律师会见。

  破解“阅卷难”

  不得限制律师阅卷次数与时间

  此前很长一段时间内,律师对“阅卷难”反映比较突出,即便近几年有所改进,在部分案件中阅卷难依旧存在。一个典型案例是在聂树斌案中,该案律师直到2015年3月才被通知阅卷,这是案发20年来第一次完整阅卷。有律协工作人员说,目前在实践中,律师阅卷权不能被及时保障、全面保障的问题仍时有发生。

  对此,新规明确,辩护律师提出阅卷要求的,人民检察院、人民法院应当当时安排辩护律师阅卷,无法当时安排的,应向辩护律师说明并安排其在3个工作日以内阅卷,不得限制辩护律师阅卷的次数和时间,有条件的地方可以设立阅卷预约平台。

  破解“发声难”

  五类情况外不得打断律师发言

  与会见难、阅卷难、取证难这“旧三难”相比,律师在法庭上发问难、质证难、辩护难这“新三难”近年更为突出。中国政法大学教授顾永忠说,“新三难”主要表现是法官在庭审不让多说,这是法官自由裁量权范围内的问题,不太好用法律、规定来化解,只能通过司法人员与律师构建起互相尊重、互相理解的新型关系来解决,“我知道的情况是,现在法官办案压力大,了解律师观点后,为加快庭审,会打断律师发言。”但事实上程序非常重要,让律师依法充分表达意见就是一种公正。

  “在法庭上,法官本应乐见诉辩双方充分辩论,因为道理越辩越明,更有助于形成客观公正的判断。”施杰说,目前一些法官出于“配合”其他政法部门的心理、或受其他方面干扰,尚未完全确立“以审判为中心”,就容易导致律师在法庭上发声难。

  此次新规规定,法官应注重对诉讼权利平等和控辩平衡,依法公正保障律师的发问、质证、辩论的内容、方式、时间等,除发言过于重复、相关问题已在庭前会议达成一致、与案件无关或者侮辱、诽谤、威胁他人,故意扰乱法庭秩序等五种情况外,法官不得随意打断或者制止律师按程序进行的发言。深圳律师协会会长、广东华商律师事务所主任高树说,上述规定强调从程序上保障律师发声,对律师的尊重,有利于改变此前控辩双方失衡的格局。

  律师执业权利八大保障举措

  ●保障律师的知情权

  明确律师向办案机关了解案件情况时办案机关应依法告知和办案机关作出重大程序性决定时应当及时告知的范围。

  ●保障律师的会见权

  明确律师会见在押的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的权利,尤其是明确三类案件中律师提出会见申请时办案机关不得以法律规定之外的理由限制律师会见,律师会见犯罪嫌疑人、被告人时不被监听,办案机关不得派员在场,看守所为律师会见提供便利等方面要求。

  ●保障律师通信权

  明确除特殊情形以外,办案机关不得对辩护律师同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的往来信件截留、复制、删改等。

  ●保障律师阅卷权

  进一步明确律师的阅卷范围和复制案卷方式等内容,同时也规定了律师的保密义务。

  ●保障律师申请收集、调取证据权

  明确律师向办案机关提交自行收集的证据材料,申请调取办案机关未提交的证据材料,申请向被害人等收集案件相关材料,申请人民检察院、人民法院收集调取证据,申请向正在服刑的罪犯收集案件相关材料等内容。

  ●依法听取律师意见

  明确办案机关应当听取律师意见的情形和相关附卷程序。

  ●保障律师庭审权利

  包括保障律师庭审前的申请权,保障律师参加庭审和安全检查、出庭便利的具体措施,庭审过程中的诉讼权利保障、申请休庭、发表辩护代理意见,向法庭提出异议,申请查阅庭审录音、录像以及与庭审相关的通知和文书送达等内容。

  ●侦查机关对律师采取强制措施时,应当在48小时以内通知其所在的律师事务所或者所属的律师协会。

  律师受到侵权四个层次救济

  ●投诉机制

  明确律师可就办案机关及其工作人员侵犯律师执业权利的行为向办案机关及其上一级机关投诉,主要由办案机关进行处理和救济。

  ●申诉控告机制

  明确律师向检察机关申诉控告时的处理和救济机制。

  ●维护律师执业权利工作机制

  明确律师向司法行政机关和律师协会申请维护执业权益时的处理和救济机制。

  ●各部门联席会议制度

  明确各部门要定期沟通保障律师执业权利工作情况,及时调查处理侵犯律师执业权利的突发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