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教育图书供应社

一位草根创客教师的呐喊:创客教育,不要走偏了

来源:itedu2012    发布时间:2017-03-08 16:39:05


&
introduce

张晓胜:温州百里路小学信息中心主任,国内资深创客教师,国内STEM论坛第一、二届论坛学生作品评委。温州机器人协会副会长,创客教具“智能桌面实验室”发明者。


笔者
认为,创客教育的初期目标:让原来掌握在技术人员手中的技术,变为所有学生和普通人都能轻松学习和掌握,并使用自己的技术进行创造发明。


作为小学老师,小学信息技术的现状是这门课没有学科特点,即将被结束。信息技术在小学中是最不受重视的一门课,谁都可以教,编程在小学信息技术中不被重视,科班出身的老师不愿再学编程,因为没有必要,非科班出身的老师更没必要去学习编程了。编程,这个信息技术最根本的东西在小学中没有被体现出来。还是因为温州草根老师的推动,Scratch这个图形化编程才被浙江省编入了六年级的教材,不但太晚,而且是选修。更别说其他省份小学信息中根本没有涉及到编程。


很多老师要么不懂创客教育,要么把创客教育搞得很玄乎,但笔者认为创客教育本来就不是什么高大上的东西,无非编程加劳技。创造是在实践的基础中产生的,而不是凭空产生,没必要把创客教育做得那么玄乎,加上硬件,加上图形化编程,无非让编程这个十分枯燥的事变得更有趣,更容易被学生掌握。然后用程序来控制外部设备,实现自己的想法,所以这里需要动手的劳动技术,可能还要使用新型的工具,如3D打印机。就像学书法,先描红,再临摹,再创造。没有经过前两个阶段,你的创作的作品要么鬼画符,要么你只署个名。所以我们会发现,创客作品十分雷同,没有创造性含量。但这个并不奇怪,因为现阶段大家还在描红和临摹的阶段。笔者参加过一次国家级创客大赛,第一届比赛就开始作假,拿出事先做好的作品参与比赛,挺好笑的。

 

所以不要把创客教育拔得太高,太高的后果只能作假,亩产百万斤的事从来没有消失过。

 

笔者认为,图形化创客启蒙教程六年级开始已经太晚,三年级就可以开始了。经过两年以后,要以进入代码编程,图形化编程是以后的趋势,它能让普通人都变成程序员,但从小开始培养学生可以加入些代码,让国内的学生掌握英文和编程,能迅速融入世界的科技圈内,笔者在小学教了8年(其他十几年在初中,高中甚至大学呆过),发现用图形化Scatch编程几乎是所有的小学生都喜欢,因为它没有难度,太好玩了。如果直接教代码编程,大概不到50%的学生喜欢,但如果学过图形化编程,70%的学生能喜欢并能掌握一些基础,这对以后初高中学习编程是非常有好处的。问题在于:大部分小学信息技术老师非科班出身(笔者就是),不会教编程,要么大学学的是编程,然后自已怎么学,就怎么教。所有的编程书和教材都要求把基础学得非常扎实,一定要学变量、类型、结构等。等学到要出成果的时候,大部分学生已经跑光了。我们必须要学习scratch,它变量没有分类,第一节课就可以出作品,这对引起学生的兴趣来说非常重要。没必要把概念分得非常清楚才能教学,可以先让学生玩起来。在现代社会中,很多新的概念都是在成长和变化的,所以没必要一次搞得那么清楚,在实践中学生会慢慢去掌握。他们感兴趣了,自然会去自学,这时候老师只要给他们指一条道就可以,创客教育中一个非常重要的品质就是自学。

 

没有条件的学校,照样可以做创客教育,你只要学Scratch就可以,接下来学点代码。教的时候,顺便教学生记住英语单词。Scratch后,可以学点Python等代码形式的计算机语言。因为Python不但可以兼容很多语言,它自己语言本身十分接近生活。学习它后,后面很多语言变得非常好学。另外,它本身带有海龟程序,很多小学老师跟笔者一样,教过logo(小海龟),这个语言是非常受学生喜欢的。而Python中就带有,我们教的时候七分玩绘画,甚至玩编游戏,三分教基础,学生是愿意去学习和接受的。有条件的学校,买点Arduino板,先用图形化软件学习使用Arduino板及各种传感器,在条件允许的情况下上代码编程Arduino ide,让学生能看懂网络上成千上万的Arduino例子。因为有python的基础在,学生学习Arduino ide的困难是不大的。搞创造发明不是呆在家中苦思冥想,他必须去外面看看,可能你的创意在这成千上万的例子中早就有了。所以见识是非常重要的。如果你还想用更好一点的中控的话,这时候可以上树莓派,而Python是为树莓派而生的。这条学习的路不但适合于小学,也适合于初高中。

 

笔者为探索这条路,不断的学习,自学过程中,最难受的就是没有人指点。讲创客理论的大神现在非常多,但一讲到技术就含糊其辞。现在大多数的教授、特级,在技术上较弱都可以理解,这是时代造成的。但如果再不重视给孩子们技术上的传授,这就不值得原谅了。创客精神在于共享,很少有人在技术上无私地指点别人。技术有时只是层窗户纸,一句话可能就让人受益非浅,但技术也可以写成厚厚的一本书。国内学者更注重后者,可以名利双收,但说实在的,有耐心学完一本书的人,都可以成为专家学者。真正成为学者的人却非常少,我们支持每个人都要努力学习,但任务式教育模式有时更容易引起学生的兴趣和出成果。而任务式教育模式在于对老师要求非常高,不能照本宣科,这时候出一些情况必需要有这个领域中的专家指点一下,不然很难进行下去。现在创客教育在国内恰恰缺少这样的人,国内缺少真正意义上的创客。

 

创客教育已经从前两年草根式的满怀热血地奉献演变成一桌大餐了。公司似乎已经把控了创客教育,买器材只能投标。一投标就得万元甚至几十万元。不管你能不能用上,都先给买好。很多工具,老师是不会使用的,也要先买来放那里先吃几年的灰。而创客老师的培训几乎成了广告推荐会。不重视技术上的培训会让创客教育走入死胡同,创客教育不在乎器材,在乎于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