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教育图书供应社

金华诡异录 | 书生救下“菜人”成婚,最后发现妻子竟是一缕鬼魂……

来源:vv0579    发布时间:2018-05-14 20:53:42

作者千帆竞涛

两年前在大金华论坛(bbs.0579.cn)更新金华诡异录,生动的文笔和跌宕的故事情节,获得大批网友支持,知道他的人都叫他千帆老师~

简介:

金华诡异录分为两部分:《八婺奇谭》收录了婺城多起诡异甚至灵异之事件,而《刑警档案》则是编录了发生在金华的多起重大案件,前者侧重传说,后者侧重写实。每部都有10篇,共计20篇,每篇少则两三万字,多则八九万字,以平均每篇五万字数计算,约有近百万字数……


免责声明:

千帆老师所更小说,灵感或来于饭后谈资,或源于年长者之口,而后借拙笔叙述成文,其间不免有添油加醋甚至胡编乱造之情节,所以这些文字,仅供娱乐,谢绝查水表,更谢绝请喝茶!


前文回顾:


万佛女鬼

13 菜人小青


崔成早就听得毛骨悚然,目瞪口呆,灾荒之世,竟然以人为食,还美其名曰“菜人”,这当真是人世间的最大讽刺与悲哀啊!


眼见那络腮胡子说完之后,又举刀欲往那跪着的女子砍下,崔成更加于心不忍,不由地大声喊道:“且慢……这女子,我买了!”


络腮胡子举刀而停,满脸尽是惊愕之色,回应道:“客人莫不是在开玩笑吧?”


崔成叹息摇头,径直走过去便将那女子松绑了,又扶她起来。那女子本是必死之人,没想到倏忽间便死里逃生,简直有如做梦一般,再也控制不住,默默间便泪如雨下。


崔家虽然家道中落,但瘦小的凤凰比鸡大,此番进京赶考,还是备足了银两,以备意外之需。络腮胡子竟也没漫天要价,只在原价基础上加了一成,便将此女子卖给崔成了。


崔成自小便苦读圣贤书,宁可饿死,也不会****肉,带着这女子便欲离店而去。络腮胡子见其意志坚决,也不挽留,又送了他们一小袋野菜,便亲自将他们送出门直到小镇郊外方才分别。


直到此时,崔成这才细细打量了这名女子,只见她虽然瘦弱,衣着也是破烂,但却模样清秀,小家碧玉,显见是个美人胚子,不由地更加叹息。一问方知,该女名为小青,为中原人士,家里实在是过不下去了,无奈之下才被贬卖为菜人,若非崔成相救,恐怕此时早就已经成为盘中肉食了。


崔成本欲送她回家,但小青却哭着说即便是回了家,也无非是再多卖一次,横竖是个死,不如从此事奉恩公,此生愿做牛做马以报救命之恩。崔成宅心仁厚,见她说的也有道理,犹豫片刻之后也觉得只有带在身边,方为此女的唯一出路了。


小青见崔成应承了下来,不由得高兴万分。逢凶化吉,又有生路,当即又是泪珠滚滚,心中百感交集,自不言表。


腹中饥饿,幸好有这么一小袋野菜,两人分而食之,小青吃得极少,崔成明白,这是她特意省给自己吃的。他这么一个读书人,自然不会自顾自的,推让不得,只有板起脸命小青多吃一点,甚至吓唬她说如果再不多吃一点便不再带着她了,小青无奈之下,只好又含泪多吃了一两根野菜。


一顿饭工夫,这么一小袋野菜两人竟然才吃了一小半。


崔成无奈,只好收拾起来,带着小青继续赶路。前方路上通往汴梁的各个关口,都有官兵把守,目的就是防止饥民逃难进入京城,崔成是进京赴考的考生,随身携带州试与省试的文书,故而一路通关而去。两人风餐露宿,日夜兼程,越靠近京城,食物也渐渐多了起来,也是菩萨保佑,二人终于可以安然到达汴梁。崔成找了个裁缝店,又为小青做了一身衣服,旧貌换新颜,小青受宠若惊,又是热泪盈眶。


殿试在即,找了客栈,崔成便专心备考,小青则忙里忙外,洗衣做饭,服侍三餐,自不细言。


只可惜,或许是一路行来疲惫不堪,又经饥荒之地伤了身子,崔成此次殿试,竟然名落孙山,他心中不免郁闷非常,小青却安慰说:“恩公心地仁厚,上天自会眷顾,古来成大事的人,都是一波三折,恩公此次回去之后,若再加苦读,三年之后再来,必可一举高中!”


崔成想不到小青竟也有如此见识,想了想,也确实如此了,便又带着小青绕道返回了婺城。


一路上,小青又是尽心服侍,崔成则时时反思,两人话也不多,却恪守男女之道,更不曾越轨。


14 款款仙女


崔父崔母自儿子赴京之后,日夜牵挂,如今见他平安归来,不由地喜不自禁。只是听闻他一路颠簸,差点饿死,而后又殿试不中,却也是暗自伤心。不过,崔成虽然此次科举失利,却也带回了一个女子,年仅十六,又听说了此女的凄惨身世,崔父崔母更是不胜唏嘘。


崔家都是忠厚之人,当即视小青为家里一份子,嘱咐她安心呆在崔家,吃喝自不愁,也不必拘束。小青自是感恩戴德,唤崔父为“老爷”,崔母为“夫人”,崔成为“少爷”,自视为仆,愿从此侍奉崔家。


自此之后,崔成便闭门不出,日夜苦读,以期三年之后再赴京应试,高中金榜,如此也不负父母的殷切期盼了。


小青呢,来到崔家之后,便早起晚睡,操持家务,将一大家子里里外外都弄得井井有条,更常陪同二老说话,解忧解闷。


崔父崔母见小青如此能干,又亲如女儿,当然也是异常满意。又恐累着了她,也是时时叮嘱她要注意休息,别太操劳了。小青见二老待自己若同家人,更也无主仆之别,心中感动,愈发用心。


忙了一天之后,小青便会去崔成书房倍读。崔成在窗前挑灯苦读,小青则在旁细做女红,无论多晚,小青总是毫无倦意,最后又安顿崔成就寝之后,方才回房休息。二人照例不多说话,一个专心读书,一个细心相陪,偶尔相视一笑,却从不逾矩。


夏日悠长,树荫浓郁,崔家院子中的池塘里,深绿色的荷叶如碧伞倒置,鱼儿跳跃,溅起点点清水,闪闪若同水银。架子上的蔷薇花也开了,香味浮动,满院子都荡漾着醉人的馥郁。


书房里,水晶所串成的帘子偶尔在微风的吹拂下轻轻摇动,发出“叮叮咚咚”的轻微声响。小青点燃驱蚊的艾草,轻烟袅袅,片刻之后,房间里便氤氲着艾草独有的香味。烛光跳动,小青轻摇蒲扇,给窗前苦读的读书人送去习习凉风,凉风中搀杂着醉人的味道,读书人的心,一下便扰乱了,回头望了望旁边女子绯红的脸,笑了笑,定了定神,便又开始苦读。


冬日漫漫,院子里繁花开尽,一场大雪飘然而至,撒下了漫天的雪片,一夜之间,便将崔家打扮的晶莹雪白,峥嵘入画。书房外边的屋檐下,也挂上了一串串冰凌,好似一把把长短不一的宝剑。


小青早就在屋子里放上了暖炉,热了茶水,窗外寒风凛冽,屋内却是温暖如春。崔成举笔著文,小青在旁边细细研墨,读书人才思泉涌,挥笔疾书,女子明眸凝视,盈盈秋水。


冬去春来,一晃两年过去了。


如今的小青,已然由一朵瘦小的花骨朵绽放成了绚丽的玫瑰。她原本就是个美人胚子,在崔家两年,心境愉悦,顺风顺水,日益出落得亭亭玉立,正所谓肤若凝脂,面若桃花,体态婀娜,闲静似娇花照水,行动若春花烂漫,其俊眉修眼,顾盼神飞;温柔可人,观之可亲!


才子佳人,朝夕相处,两人皆情愫暗长,然而谁都没有捅破这层窗户纸。崔成想的是科举在即,男儿志在功名,待成功名就之后再来禀报父母娶小青为妻,是为妥当。而小青呢,更不会主动提起,两人依然日复一日各行其是,恪守规矩,不曾有一言一行越矩。


这年初秋的一个夜晚,崔成依然在窗前苦读,小青也如同往常一样,在旁边做着女红,安心陪读。


夜色渐深,崔成忽然感觉有点累了,便站起来将虚掩着的窗户打开,窗下的木槿花开得正旺,顿时一股清香迎面拂来,崔成不由得精神一振。抬头眺望星空,今晚正是农历十五,一轮圆月就挂在窗前,熠熠闪光,好似一轮巨大的玉盘,近得好像触手可摸。


如此良辰美景,岂有独享之理,崔成正欲叫小青也来赏月,不料回头一看,小青却已不知去向。崔成笑了笑,寻思着她可能为自己沏茶去了。


转头继续赏月,月光如水,轻纱似的笼罩四方,恬静宜人。


崔成看得正如痴如醉,突然发现那月亮中间似有个黑点,随后那个黑点越来越大,渐成人形,不稍片刻,那人已近在自家屋顶,却见轻罗小扇白兰花,纤腰玉带舞天纱,白衣飘飘,犹如嫦娥仙女下凡来!


崔成简直不敢相信,揉了揉眼睛,却见那仙女倏忽之间,便又款款往自己窗边飞来……


15 心事重重


须臾,那仙女便飞临窗外,站在了地上,月光笼在她的身上,更显其风姿绰约,翩若惊鸿。


崔成恍然若梦,往那仙女细细看去,突然便不由地脱口叫出:“小青!”


只见那仙女明眸皓齿,娇喘微微,却不正是小青吗?!


小青回眸一笑,似有些幽怨,道:“少爷,你是不是不喜欢我呢?”


崔成疑惑万分,但也立刻答道:“怎么会呢?我很是喜欢!”


“既然喜欢,那为何不娶我呢?”


“待我考取功名之后,必风风光光娶你为妻!”


小青叹了一口气,回应道:“当年司马相如与卓文君两情相悦,却受阻挠,二人无奈,只有私奔,生活窘迫,文君就把自已的头饰当了,后又开了一家酒铺,卓文君又亲自当垆卖酒。小青不敢自比卓文君,但也不慕虚荣,不求风光,只愿与相爱之人终日厮守,少爷可曾明白呢?”


说罢,小青便又翩然飞起,裙带飘飘,往月亮飞去,俄顷便成黑点,消失不见了。


崔成急得大喊:“小青!小青!”


……突然一个激灵,他便醒了过来,睁眼一看,却见自己正趴在书桌上打盹,窗户仍然虚掩,原来是南柯一梦。


小青正端了洗脸水进了屋来,见其已醒,便上前道:“少爷,今日你也累了,要不早点洗漱休息吧?”


崔成扭头看去,却见小青面色绯红,本想对她说说梦中所见,但一时却也不知从何说起。


站起身来,推窗看去,窗外,正挂着一轮明月……


此后几天,崔成总时时想着梦中小青所言,终于想通,便择了时机告之父母,欲娶小青为妻。


崔父崔母也非势利之徒,竟也早有此意,儿子也老大不小了,小青妙龄十八,贤惠通达,德貌双全,若成儿媳,留在自己身边,是为最好不过的事情了。


叫来小青,询问她的意思,小青满脸通红,只说了一句:“全凭爹妈做主!”


于是,崔家喜事临门,崔父崔母就近选了个良辰吉日,便将二人的婚事给办了,中间热闹非凡,四邻羡慕,自不细言。


新婚燕尔,春宵一刻值千金,崔成读书不免有所懈怠,每每此时,小青便谆谆告诫:“夫君志向远大,如今更是备考的关键时候,本应更加用心读书才对,将来的日子还很长,何必贪图一时之欢呢?”崔成听罢,满心羞愧,从此读书愈发用功。


小青自成婚以后,侍奉公婆,一如往常,甚至更加用心,三餐茶水,早晚问候,自不待言。崔父崔母看在眼里,自然如同喝蜜一般。


只是旁人不知道的是,在无人看见的角落里,小青时常脸色凝重,心事重重……


成亲两月,好消息传来,小青竟然怀有身孕了,崔家喜上加喜,人人欢天喜地。


在小青怀孕五个月的时候,崔成不得不准备动身前往京城参加殿试了。没人的时候,小青忧虑更深一层,神色凄惨,简直与平时判若两人,但一转身,立马就恢复了平时温柔可人的样子。


分别那天,崔成自然是依依不舍,但为考取功名,也只有如此了。小青挺着身孕相送,送了一里又一里,黄尘漫漫,泪珠滚滚。


崔成走后月余,这天,崔家门口不知从哪里来了一个算命先生,站在门口竟然一站便是一半天,神情肃穆。崔母见状,终于忍不住出门相询,那算命先生见这家有人出来,转头便走,边走边叹息,自此再也没有出现过了。


16 山雨欲来


三年过去了,沿途风景又是大不同,尤其是中原大地,灾荒已过,民众辛勤耕作,又显一派生机。崔成这一路过来也是顺顺利利,安然到达汴梁。


这三年来,崔成更加日夜苦读,所谓“皇天不负苦心人”,他此次殿试果然高中金榜,名列三甲,成了天子门生,吏部直接下发文书授官,命崔成为兰溪县令。


崔成领命之后,意气风发,十数年寒窗苦读,今日终于得以金榜提名,从此更可以光耀崔家门楣了!汴梁距离婺城千里迢迢,殿试前后事务繁多,通信不便,本次赴京以来,转眼已经近半年时间过去了,十月怀胎,一朝分娩,也不知小青生了没?若是生了,倒也不知生了男孩或是女孩?心中牵挂,在参加完天子宴,接完授官文书之后,他片刻不敢多留,就起程返乡。


道路条条,东转西转,前方出现一家酒肆,崔成定睛一看,那不是三年前救出小青的那家人肉店吗?


崔成心中一动,便指使车夫往那酒肆前去。


进了酒肆院子,崔成一眼便看到院中有一络腮胡子正在宰羊。那络腮胡子见有客人进来,抬头也看了一眼,不料,这个客人他竟然认得,还是个稀客!他便将羊往边上一放,迎上去热情打招呼道:“客人,快里边请!有三年没来吧?此次又到本地是为何事呢?”


崔成自然是还认得这个络腮胡子的,倒是对于络腮胡子还认得自己颇觉得有点惊奇,便回道:“你还认得我么?”


络腮胡子道:“怎么会不认得呢?三年前,你曾在小店买过一具死尸……要说起来,那年月饥荒横行,****肉本不稀奇,但买一整具死尸回去吃的,倒也是不多,所以小的还是认得你的。”


崔成大惊,道:“你莫不是搞错了吧,我买的年轻女子,明明是个活人,一年前已与我成亲,岂会是死尸!你休要胡言乱语!”


这下轮到络腮胡子吃惊了,他略为想了想,便坚定地说道:“小的不会搞错的,那死尸还是我亲手宰杀,剖膛开腹清洗干净的……那天我见你实在是没甚力气,还专程为你将那具死尸背到小镇效外,方才回来。”


崔成勃然大怒,拂袖而去!


虽然明知那络腮胡子瞎三话四,但崔成一路上仍然心神不宁。快马加鞭,昼夜兼行,不到大半个月,便回到了婺城。


也不知是怎么回事,离家越近,他心中越是忐忑,冥冥之中,竟似有不祥的感觉!也不知这不祥的预感,到底是从何而来,反正就是山雨欲来,感觉家中已有大事发生!


终于到了自家门外,家中似有小孩哭声传来,崔成心中一动,菩萨保佑,孩子已然出世!


敲门进去,崔父正坐中堂,崔母怀中抱着一啼哭的小孩,正边走边哄。二老脸色灰暗,突见崔成回来了,又露喜色,急忙迎了上去。


那小孩是男孩,自然是崔成之子,粉嘟嘟很是可爱,出门一趟,回来便做了父亲,崔成接过母亲手中婴儿,抱在怀里,亲亲贴贴,心中不免深深感叹。


又转头向父母告之已然考中金榜,授官兰溪县令,不日便要上任,崔父崔母自然又是喜上眉梢。


禀完父母,崔成自然便询问道:“小青呢?怎么不见她与孩子在一起,她去何处了?”


崔父崔母瞬间便黯然神伤,崔母扭头垂泪,崔父叹了一口气,哽咽道:


“你快回房去看看吧,她就要死了……”


17 百次相试


崔成顿时犹如掉落冷水缸中,一股寒气霎时弥漫全身,立刻到了内房,果然,只见小青卧在床上,身上盖着成亲时的大红被子,似乎睡着了一般,毫无反应,一片死寂。


来到床前,细细看去,崔成不由得心中大恸,却见小青原本红润的脸庞如今已是一片煞白,双目紧闭,神情似是异常痛苦。伸出手去试探鼻息,小青的气息微弱,已然油尽灯枯,奄奄一息了。


又去抚小青的手,冰凉透骨,不见丝毫活力。


崔母在旁流泪道自小青生下孩子后,母子平安,但未曾想,没过几天她便一病不起了,不能说话,不能进食,终日昏睡,气息也越来越弱,请了不少大夫来看,皆看不出病因,都只道小青气泄神散,恐怕不久于人世了,婺城距汴梁路途遥远,没想到你还能回来看到小青的最后一面,这都是崔家的命啊!


崔成肝胆俱裂,忍住悲痛,轻声呼唤道:“小青!小青……”


小青似乎动了动,有泪珠从眼角滑下,但仍然昏睡着……


夜深了,崔母等人已经带着孩子回房歇息,崔成依然在床前陪伴着,想起小青的凄惨身世,又想起这几年来小青夜夜陪读,操持家务,音容笑貌仿佛就是昨天,怎么说走就要走了呢?想到这里,崔成不禁心如刀割,暗自垂泪。


正伤心间,身后似有人在呼唤自己:“夫君、夫君……”


抬头一看,床上的小青已然不见了,崔成大惊,扭头看去,却见身后之人不是小青,却又是谁呢?只见小青一身白衣,脸色也是白如纸张,整个人都白得不可思议,恰如白影一般,立在自己身后。


崔成大喜,也顾不上多想,伸手便欲将小青搂入怀中……指尖触碰到小青,随后竟然穿其身而过,小青就像是空气一样,虚幻而飘渺。崔成伸手之下,似穿影而过,居然搂了个空,也不由得惊愕万分!


小青神色凄惨,道:“夫君,我拼着最后一口气,忍着不死,就是想见你最后一面,如今你回来了,我也该去了,真是不舍啊!”


崔成心中,又伤心又困惑,不由得问道:“小青,你这是到底怎么了?”


小青叹道:“这也是命数吧,世上的事情,一切因缘,三年前,夫君所救的,不仅仅是小青一人,更有许多无辜的百姓,只是你不知道而已……”


四年前,中原大旱,灾荒进入了第三个年头,普通百姓家也早已经吃完了所有的粮食、树皮、野菜,就连观音土都已经挖空吃尽,此时,菜人也已开始出现,食人风气日甚,世道惨不忍睹。


小青本是当地大户人家的千金,从小便知书达理,灾荒来袭,家中备有余粮,本是可以安然度过饥荒。无奈有一日竟有一帮饥民冲进家来,将家中粮食一抢而光,幸好这帮人只抢粮,不害人命,小青全家才得以保全性命。


没了救命粮,小青父亲唯有带着全家去京城投靠亲属,期望能够度过这一难关。


没途艰辛,又饥又疲,更是凶险万分。有一日,小青全家十数人走着走着,竟然迷路了,七拐八弯,也不知身在何处,只觉进入了荒山之中。天色渐黑,前方似有火光,他们走近前去,却见几十个饥民守着堆堆篝火正在烧水,那帮人见有人送上门来,个个眼中皆放出绿光,犹如头头饿狼,瞬间便一哄而上,就将小青全家活活乱棍打死,随即煮而食之。


小青死后,发现自己竟然得以化身厉鬼,拥有未知神力,而其家人都早已烟消云散了,当晚即将这帮饥民杀个片甲不留,场面血腥,自不细言。


然而,即便如此,她怨气仍不能消,有感于人世间的险恶,尤其在这灾荒之中,一百人之中是否能够有一人宁死而守节呢?她随即发下毒誓,愿化身菜人以试百姓,若被吃百次仍无人相救,便对世人彻底绝望,即要大开杀戒!


三年前,崔成路经中原,救下化身为菜人的小青,不多不少,恰好是第一百次!


小青简直不敢相信,在这乱世之中,真的有陌生人能够做到舍身而相救自己吗?又一路跟随,回到婺城,朝夕相处,果见崔成品性刚毅,为人正气,不由折服,人世间也不尽全是灰暗,更不顾人鬼殊途,不由得暗自芳心相许。


故而,三年前崔成的一念之仁,救下的不仅是小青一人,更有许多无辜的百姓在无形中,得以躲过一场灾祸!


然而,一年前,小青发现,自己虽为鬼魂,居然也是命不长久了……


18 一线生机


王师傅说到这里的时候,我正陪着他在八咏楼下的一家熟店里喝茶,我不禁打断道:“王师傅,这世上真有鬼魂啊?!”


他喝了一口茶,不置可否地说道:“从前的人们想着在这个世界上有‘千里耳’,现在我们知道了这个东西叫手机。鬼魂到底是什么,现在我也说不上具体的东西来,但我相信,将来的人一定会弄清楚,历来所谓的‘鬼魂’,到底是什么?”


我想起了电影《变形金刚》,在第一部的末尾,有一个镜头,就是具有创造力量的能量魔方将一只手机变成了一个小机械人,一只本无生命的手机,在魔方的作用下,注入了“生命物质”,便获得了生命,有意识会思考,我想,这或许便是生命的由来吧。


所谓的鬼魂,可能就是人死之后某种“生命物质”的聚集,具体过程必定非常复杂,我自然说不上来,只能推测能够达到与人交流程度的“鬼魂”,肯定极其少见。


关于鬼魂的科学推测,在前面的篇章中也有所提及,我也相信终有一天,科学会真正重新定义“鬼魂”,届时,我想很多的传说故事,或许就会以另一种方式,被验证为真了。


很显然,因缘造化,小青便是在极其偶然情形之下形成的鬼魂,传说中所谓的“阳气”,或许就是指某种生命物质,能够达到与人交流的程度,小青身上所聚集的生命物质,必定非常可观。

……

一年之前,小青发现,自己虽为鬼魂,但其势却越来越淡,照此下去,不出两年,便可能会烟消云散了!


此时的小青,对崔成,对崔家,都已经用心极深,她自然不甘心就此而去,于是点化崔成,并与之成亲,之后,她更决意要为他生个孩儿,也不枉夫妻一场。


接下来的事情,便正如事态进展,小青如愿生下孩儿,但也加速耗尽了所谓的阳气,就在孩子出生后不久,她便濒临消散,之所以忍着一口气不死,就是想见夫君你最后一面啊!

……

崔成听到此处,又是伤心又是惊愕,没想到小青竟然是鬼魂!


可是,这又有如何呢?这几年来,小青所为,哪样不合乎礼道呢?崔成又想到,炎炎夏夜,小青为使他安心读书,终夜为自己摇扇纳凉;漫漫寒冬,也是小青天天准备暖炉热茶,为自己暖被窝;更不消说孝敬二老,操持家务了!


如此重情重义,甚至一般人都根本难以岂及,纵然是鬼魂,又当如何呢?!


崔成痛心疾首,也不禁问道:“人有病,可医!难道你就一点办法都没有了吗?”


只见小青整个人越来越白,五官也渐渐模糊,却闻她的声音十分飘渺,似从遥远的地方传来:“办法却还是有的,只是十分凶险,夫君还是不要尝试了,已见到你最后一面了,就让我去吧……”


崔成大恸,悲从中来,愤然说道:“既然有希望,为何不试试呢?你就这么去了,留下孩儿与我孤苦相伴,你舍得吗?”

……

王师傅说到此处,不免长叹道:“蝼蚁尚且偷生,人鬼更不能免俗,小青内心深处,自然不甘心就这么烟消云散了,只是一念成佛,一念成魔,一念之间,便是天地之别啊!”


未完待续


千帆老师作品——《金华诡异录·八婺奇谭》《金华诡异录·刑事档案》正在浙中在线·大金华论坛独家连载中,目前更新《西峰旅社》,感兴趣的亲可以“阅读原文”下载浙中在线app提前观看哦~在本后台回复“诡异录”,查看往期故事。有问题欢迎加金小薇微信(jxw05790579)咨询~么么哒~


点击阅读原文,下载金华人自己的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