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教育图书供应社

探秘哀牢山 | 长长的路,好好吃,慢慢走

来源:zhishenghuo    发布时间:2019-08-11 20:05:50

这里是 MaGazine智生活


哀牢

长长的路

好好吃,慢慢走

文/书航

设计/Kali

策划/本刊编辑部

鸣谢/百濮会


Driving

每个人的心里都有一座山,我们终其一生,不过是想从这座山的每一处翻过,去看外面的风景,去看别人的山。有人说,旅行就是从你的厌倦走到别人的厌倦,不全是扯淡,但这说法,到了哀牢这座山,并不适用。哀牢这座山,福泽天资,美味肆意,这里的人太过幸福,永远不知厌倦为何物。我们都是树,在自己的山间土壤中枝繁叶茂,落得菩提,我们离不开自己的山。正因如此,我才更羡慕哀牢山上的树,这座山的土壤丰沃到足够承载生命的厚重,于是这片土地的人民从未考虑过连根拔起的迁徙,活得也更加纯粹。就像那歌里唱的:“哀牢山雄伟的山梁,是彝家生长的地方。”哦,还有傣家。



看一个地方的底蕴,文化遗留是一,风情特色是一,有何名人是一,除此之外,我们还可以看与其有关的故事传说。





是的,故事传说。这些故事来自历史,或人们一厢情愿的美好臆想,有真有假。但是真假无关紧要,因为它在岁月河流中沉淀下来,必然有我们不可问的缘由,而那些缘由,恰是这片土地的魅力。




哀牢山是一个有故事的地方,这种故事无关风花雪月,而是在口口相传中被风化了的味道,当我们一路驱车呼啸而过,那些故事成为我们咆哮中温柔的低喃。这一路上,有听人说“哀牢”在傣语中发音“哀隆”,为达光王之名;有听人说哀牢曾为古国,最鼎盛之时东西3000里,南北4600里,其中心地保山还是人类起源地之一;有听人说“哀牢”二字,实有“酒的气味”之意,和当地的彝人傣民好酒好客的风俗颇为贴切。





更近的,这片神秘绿林和一个叫做李润之的土地主有关,我们还在李家府邸旧址门口谈论其功过,人已盖棺,我们一堆现代人意图为其定论,好坏争论半天,我想,说那么多没用,我们还是尊重一下事实吧,于是转身采访起路边卖烤玉米的大姐,大姐说:“我家祖上说老李家做过一些好事,他给老百姓分盐啊。”争论休,真假传说、是非流言对于我们其实不重要,重要的是,这片土地有故事。顺便说一句,那原生态烤出来的玉米,还真是香。





自驾游第一天,坐在车里看着车队浩浩荡荡出发,我还是有一点不在状态,因为仔细算算,我还有众多工作压在手头,挂在心间,总是恨不得时间是个婴儿,能不断生长,长高长大,到最后长成一个美女子,温柔待我。其实时间都是有的,旅行之地也都在等待,但是我们还有家要养,还有事业要拼,人的欲望夺取了旅游时间,我们夺取了自己的人生享受。就算此次,我也不能免俗,一路上都在拿着电话加入低头族行列,没玩没了处理工作。旅行不纯粹,但是还好有一堆旅伴帮我操心着路上的一切,让我没有错过一些精彩的东西。所以说,流浪重要,和谁流浪也很重要。




此次哀牢山自驾游,确切来说是一群觅食心切的吃货们,跑遍大不列滇寻找美食这一执着计划中的一个章程。提前踩点,手持攻略,为的就是能大吃大喝一番,把滇中腹地的美食收入腹中。就这点来说,我们可谓是不虚此行,那彝家傣家的淳朴之地,吃食可是一点不淳朴,但这种不淳朴不能用华丽精美来形容,大概用一个“本”字来形容最为贴切,本真,本源,本味。



哀牢山的吃食,和这里的人,这里的土地一样,每一处都能拿出来说道。哀牢山脚,最够味的就是蘸水,傣家人口味从来不会清淡,但是没办法,这里的水太好了,好到重口味的傣家人舍不得破坏汤汁,只能在蘸水上下功夫。牛肉汤锅、蘸水罗非鱼、灶火鸡枞清汤鸡……现在提笔写着,我的口水被蘸水香辣味道的浓厚余韵勾出来,这回味就像那里的人,被贴上辨识度极高的标签,加上自酿的土酒,暖身。但是再往深处回味,汤的香气飘出来,这回味的感觉成了那里的山,伴有涓涓水流声,暖心。




哀牢山本身就是一座高出地平线的水库,驾车走在路上,随处都有大大小小的水流,它们从山壁岩缝里涌出,源头处咕噜咕噜的。运气好的时候,会遇上这样的天气——漫天都是流动的水汽,山间云雾缭绕,驾车到山顶,可以看见壮观的云海。很巧,我们这次运气好,在土司府遇上了蒙蒙云雾,意境非常。嘎洒的汤锅因为得天独厚的水,还有原生态饲养的牛羊,再加上最尊重本味的烹饪方法,所以声名远扬。另外一个吃法,也极为本源,那就是野外烧烤。在哀牢山上最享受的,大概就是在山间绿野中找一个近水处,生起火烤点五花肉和蔬菜,当地的黑山羊肉也必不可少。最好,带上点啤酒或者威士忌,用山泉水冰镇,那叫一个爽!




南恩瀑布,石门峡,茶马古道,土司府,金山垭口,这地方,越走越感觉到历史的香醇。哀牢山有很多长寿老人,在他们双手的皱褶里,我们听到更多的故事,看懂了更多的赤诚,老人会絮絮叨叨跟小辈们讲四五十年代的生活,山匪的土炮和马队的铃铛,一代又一代延续的朴实无华,就是这座山最美的故事。一天中,我们跋涉上千米的高度,在海拔近三千的山口撒野,把傣家饭和彝家菜吃了个遍,寻遍山水美景,也没错过漫山遍野发绿的褚橙庄园,这样走一遭,再听到有人说玉溪这地方人杰地灵,我得举双手。




随后,我们离开哀牢,驱车前往澄江,出海享受无所事事的漂游。抚仙湖水清又清,温柔而没有海浪波涛,我想如果能在炎炎夏季来到阳光海岸,有沙滩有荷花有比基尼,那一定会让自驾游这三个字更加畅快。所以明年烈日当天的时候,我一定要和这个地方再约一场。





四天三夜,游玉溪,进哀牢,在抚仙湖上漂泊,一路上还结识了一些咱们云南的能人,大家互相扯扯皮,取取经,不谈梦想,只聊人生。我们的路还很长,要遇到的人还很多,风景哪儿都独好,我们要做的只是好吃好喝,恣意享受。当你舍得让生活偶尔偷个闲,总会遇上一些诗意。挺好。




记于哀牢山自驾游美食之寻后

2016年10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