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教育图书供应社

中间学派取向案例分析|新的生命(下)

来源:xinlichenglove    发布时间:2019-01-09 19:02:38

原文著 | Ingrid M. Geerken

原文供稿 | 中英精神分析儿童青少年心理治疗学院制连续培训项目组

翻 译 | 冯倩倩

审 校 | Lilith

整 理 | 熊玉倩



本文非文献原译文,而是对译文的整理。



编者按

“新的生命”(原名La Vita Nuova )是2010年刊登《国际精神分析杂志》上的案例报告。上篇,案例的内容及治疗师视角的思考已经呈现完毕,其中众多意象耐人寻味。Lesley Caldwell是本案例的督导师,作为当代中间学派的领军人物,她对本案例又有着怎样的第二视角的看法呢?




Geerken 博士(以下简称G博士)在治疗前六个月介入分析工作。在分析材料的过程中,她产生了大量的联想和观念,包括对于案例本身及其在我身上引发的联想和想法。更概括地说,自由联想的和被分析情境引发的观念不断涌现出来。


La Vita Nuova 是一个新生项目。G博士将自己描述为一位新手分析师,在治疗三个月后匆忙引入一位新督导师。她说自己在整个治疗进程中对病人、分析情景以及更广的背景产生强烈情感反应。她经常提及自己的焦虑和在剂量、时机和机智上的失败。这一切都传递给咨访双方不确定的感觉,这也让我一开始就怀疑除了新手这一因素之外,是否在移情与反移情之间也存在母婴原始创伤性的相遇。


材料本身被附加的分析性设置所严格限制,这进一步加剧了焦虑和不确定感,使得准确的焦点变得模糊不清。如何理解和体验一直是治疗中的持续影响因素。就在治疗阶段结束之际,病人反对父母的侵入是一个真正的进步。尤其是在分析师给病人解释咨访双方角色转变之后,病人开始认真思考分析及其背后的目的。


Beatrice,19岁,在初始访谈中被一位资深的同事引荐去做与父母同时参加的分析治疗。Beatrice “表达了尽快开始的愿望”,但丝毫感觉不到她想要什么。她看起来比实际年龄要小一些,治疗时也表现出明显的被动。


G博士被夹在成人父母为女儿好,治疗师为病人好之间。病人父母在场时的强大力量和她作为分析师试图绕过这些的任何努力都将她带入了更深的地方,仿佛自己作为病人父母的另一个女儿或病人的姐妹出现。尽管她认为自己的初始会谈很有咨询意味和价值,但却说“我其实可以了解到更多”。治疗师与病人在初始会谈所建立的某些东西似乎抢占了先机。这一切都表明G博士被卷入到强大的无意识系统中。


我们罗列出病人提供的一组相当随意的现实事件:直到13岁,她一直是被“讨厌的”,她厌恶了总是生气的状态,做着卑微的工作,她的爱好(有些异国情调)是日语,肚皮舞和巴西武术。


她感到“被卡住”,将自己的处境描述为停在交通灯面前:“只有等到红灯变化了我才能走,但我不知道它为何不变成绿色。”所以,她在一直在等待红灯变为绿色,她依赖于一个在别处建立起来的系统,但不管怎样,那里有她的位置。分析师认为她们“一起被卡在了红灯前”,然而,红灯确实发生了变化,交通系统也在准确地发挥作用——那是停下-重新开始的转角。尽管这不明显地显现在会谈中,却被标记在她们工作的节奏里。Beatrice似乎不愿意离开家、离开学校,通过停滞留在青春期,拒绝开始成人生活,包括工作、人际关系、事业、经济。她来做分析让我看到她在为此做抗争,治疗师的设置以及会谈开始-停下的转变,似乎开启了Beatrice成人生活的试验性尝试。


像这样的病人很难展自由联想不足为奇,我困惑的是分析师的焦虑以及她让病人做自由联想的决定对病人来说意味着什么。我想到温尼科特所坚持的一个观点:


“精神分析发生在病人和分析师各自游戏区域的重叠之处。精神分析与两个人的游戏都有关系,由此带来的必然结果就是:在游戏无法进行的地方,分析师的工作直接指向:把病人从无法游戏的状态带入有能力去游戏的状态。”(Winnicott, 1971, p37)


不仅病人无法游戏,游戏也未出现在她的治疗进程安排中,这一点显现在分析师对单词游戏、郁金香/两片嘴唇的互动感兴趣上。玩的开心对青春期后期的孩子来说很正常,这和性以及对性好奇有关系而会谈中很少出现普遍的活力。尽管有五彩的原料,有谈及动物和病人的隐喻,我仍然一直好奇于那位不论在咨询室还是候诊室都非常焦虑的母亲。通过这种焦虑,可以看到分析涉及到的每个人物鲜活的一面。


压抑的性欲,青春期转折,家庭外的转折,一系列问题都浮现出来,与之相伴的是,开心和兴奋必须被压制下去。诸如,肚皮舞和展露身体,巴西武术的攻击性,分析师对自慰和月经的联想,对潜在身体机能(红灯区,即进行性交易)的困惑等等。


在我看来,分析早期把羞愧感,性快感和性别引入讨论使分析向前迈进一步,并且促使分析师展开自由联想,将家庭中的性问题与年轻病人的难题联系在一起。分析师把感受到的禁令和病人的言行放在一起思考是富有入侵性的。她想讨论自慰,尽管这是一个最好不要触碰的危险话题,但她还是问了。身体兴奋,谁的身体,意味着什么,这些问题一直出现在反移情中,或许也出现督导师从男性到女性的转变中。


分析师的焦虑在于她的侵入和做得不对的感受上。这种焦虑贯穿治疗始终,尤其是在她主动使用彩色黏土,而不是Beatrice向她求助的时候。她说,我用彩色黏土是“打破持久又痛苦的沉默的一种方式”。这种颜色鲜艳的黏土让我想起培乐多彩泥,一种儿童玩具。正因为这种玩具的可锻性和变化性,恰恰说明分析师需要一个能够看到改变和产生创意的第三者。治疗师和病人需要共同努力让彩色黏土变得鲜活起来。


彩色黏土的意义和分析师对彩色黏土的钟爱再次暗示了病人早年生活中母亲/养育者抱持能力的缺乏。G博士认为彩色黏土隐喻着很多东西,Beatrice把它捏成一个客体后就回避它,而这个客体可能正是病人表达自我的唯一客体。她做了一个长着长鼻子、大耳朵的大象头,分析师认为耳朵可能是暗示分析师用于倾听的巨型耳朵;在我看来,这种怪异用来指代病人自身的感受能够在多大程度上被听到更有说服力,或许病人感觉自己像动物园里的大象——被圈养的动物。


在案例报告结束时,G博士说:“我把彩色黏土作为摆脱困境的方式”。将病人仅有的彩色黏土作品——大象看做是病人对治疗的恐惧的信号时,治疗师觉察到:如果Beatrice选择留下来,她需要有能力让她离开。病人开始抗拒父母的入侵,坚持让他/她们呆在治疗室外或要她自己一个人的时候,病人的自我分析拉开序幕。


会谈一开始,抱持的问题就伴随着治疗师对沉默现象、如何建立和维持治疗关系产生的强烈情感反应一并浮现在治疗进程中。G博士提到自己是这样应对沉默的:“记录她的动作让自己保持镇静,但是她的扭动和局促不安还是让我不堪忍受”。在接下来的会谈,她说这种沉默是“残忍的”,还说“当她停止在沙发上抽搐和扭动的时候,就像婴儿放弃了归来的母亲抱起自己的希望一样”。我觉得分析师在此处的共情直指Beatrice的问题和治疗的核心。


如果分析师将这些感受说给病人听,那么反移情中出现的那些强烈的东西将会被更容易地收集起来并加以运用。然而,分析师因共情而产生的“呼唤与回应”仪式,只是建立起一种停滞的、彼此都熟悉的地带,并没有促成新的开始。为了会谈中出现绿灯而解决病人早期的焦虑和恐惧,关注不被抱持的婴儿,创造崭新的咨访关系,也充满了浮现陌生东西的风险。在没有彩色黏土的情况下,不能处理自身焦虑的分析师对创伤性的早期母婴关系的再现表现出强烈的共情。在谈到郁金香/两片嘴唇和单词游戏的时候,一个长大一些的孩子/青少年出现了。


后来,当病人做泥塑的时候,分析师产生了困惑:如果Beatrice能够自由联想的话,她可能会感觉到自己失去什么。G博士用蜗牛来隐喻病人内部世界中富有价值的东西。也就是在这儿,二者间建立起真实的联结,同时也表露出病人的焦虑:当内心世界有东西浮现时不是被盯住,或当他人想要掌控的时候,不是被当做美味吃掉。G博士把这些情绪情感与病人的内在冲突以及早年母婴互动联系起来,它与咨访关系互动联系在一起构成了移情的基础。


治疗师的焦虑也在发挥作用:她试图让Beatrice为两周的分离做好准备。“这是她第一次独自旅行”,分析师允许病人有自己的空间与这个家庭允许女儿有自己生活的养育难题不谋而合。分析师就像一位年幼孩子的母亲,面对着孩子第一次上学的问题——当然,这在案例里从未发生。在我看来,病人的烦恼似乎是积极的,因为她在旅行之前已经对自己的外部生活作出改变。虽然,在这一分析性空间里伴随有缺陷和限制,但已经允许自由的释放和表达。


当Beatrice离开的时候,G博士梦到一个婴儿从她胳臂里滑落变成一只天鹅。在我看来,这个梦意义重大。分析师除了借助内容间接地去理解梦的内容,没有进行任何自由联想。她的梦跟着这样的表述:“当她旅行回来后,她的母亲再也没有出现在候诊室。”实际上,病人的母亲就在那儿,在咨询室里,以信的形式如此强有力的存在于那里,这是病人离开数周里病人母亲的象征性在场。


病人沉默,没有讲述旅行的消息,分析师悲伤地说“我完全没有听到你在印度的旅程。”Beatrice说:“生命中的尝试就等于失望。”在这样的交流中,分析师变成那个被排除在外的人,她的鼓励变成了一种命令和要求,她本人变成了想要知道一切的富有入侵性的家长。当G博士意识到病人父母对病人的进步感到愉快是对治疗具有伤害性的时候,咨询室的这一转变变得更为严重。


病人进行严厉的指责:“你什么也没给我。我说了那么多,你都没有帮我解决。”她还指责说:“你给我一个海市蜃楼。那里有我没有拥有的东西…。你有些东西没给我,我能看到它!”


分析师觉察到话题范围在缩小,余下的谈论内容变得更为凸显,病人对谁在那等她表现出愤怒和持续终生的困惑。当捏猫头鹰的时候,分析师担心自己是不是好奇心太重了,担心病人是不是感到害怕了。对于猫头鹰可以在黑暗中看清东西,可能不是分析师看到什么,而是她不能看到什么才是治疗的关键和值得警醒的地方——我认为这是Beatrice面对分析师/母亲时的绝望之处。


通过治疗师的概括,Beatrice的真正问题是——在咨询中以对自己利益最大化的方式无助地保持着与家庭的联结。正是交通信号灯开始发挥作用,Beatrice才有能力做出威胁,说“如果有不是我携带的东西进入治疗,那我就会选择离开”。


G博士对治疗初级阶段的描述不仅呈现了一个在治疗中频繁发生的困境,也显现出分析师在面对更宽泛、更系统的问题时,把一位家庭成员带入治疗是有多么的困难。从分析层面来看,这也提醒我们如何觉察病人的问题,觉察这位青春期少年是以怎样的方式唤起婴儿期的性欲。


在这个案例里,分析师的反移情加上病人在初始会谈中的持续见诸行(enactment)一致表明:家庭教育的终结再现了早年抱持的失败。该案例为理解病人内部现实及其发展的家庭根源提供了分析性框架。分析师的回应显露出她在与Beatrice的工作中所产生的自我感受;会谈的持续、有节奏地开展提供了稳定的设置,这些使得咨访双方找到属于她们自己的共同空间,也是促使自由联想发生的必备条件。


治疗三月后,我的督导师巧妙地建议我用黏土来容纳Beatrice沉默的焦虑。由于Beatrice在自由联想上有困难,她还建议我可以在房间里提供一些艺术材料,并且断言,除非Beatrice的母亲不在候诊室,否则她不会自由表达。


我在治疗室里放置了艺术材料,还买了一些亮色黏土。第一天,我给了Beatrice一些粘土。她拿着一块黏土,躺在沙发上捏了一个很特别的大象脑袋。


我们将大象的长鼻子与她强烈反感的清新剂联系起来,那东西干扰了她的“体味”,这味道在会谈结束后还久久包裹着她,我们商量着将它移除房间。我们也将黏土模型与“房间内的大象”联系起来,她那坐在治疗室门口的母亲就像动物园里的大象。


她用其他的方式让我知道她表达时的难受感觉,“每当事情从我口中冒出来,我就很后悔说了这些。”我看到大象脑袋包含了很多早期主题:关于她与母亲的关系,体味和粪便,性别混乱和我入侵性的询问。


Beatrice有矛盾性的渴望,既想展示自己,又想隐藏肚皮舞服装。她不知道是该入手一件土耳其原产的昂贵手工肚皮舞服装,还是一件美国产的便宜工厂服。我们借由暴露讨论了她因服装而引发的冲突以及她关于自己种族的幻想。我知道,她在玩“板状游戏“时,暴露了对作为性感迷人女人的幻想,我在脑海里将这些与红灯区联系起来,绘出裸模的样子。她觉得,如果她能够将我的注意吸引到自己身体上,自己就能被延迟斩首。


         我为Beatrice去印度旅游两周而带来的分离做分析工作,她看起来很生气,其中暗指可能会想我。这是她第一次独自旅行,但她不承认对此有丝毫焦虑。在离开之前,她告诉我说接受了一个日语家庭教师的工作。在她旅途归来的前一晚,我梦到Beatrice变成一个婴儿,从我手臂上滑落下来变成了一只天鹅,在椅子下面啄我的腿。自从旅途回来后,她母亲再也没有出现在候诊室。


之后,我想了解她由肚皮舞产生的感觉、她关于被后面人盯着看的幻想,以及她被抓住的感觉。但在此刻,我们被困在红灯面前:Beatrice一而再、再而三地澄清,她不想“开始”,并对于我能够引导她而感到无比愤怒。




在接下来的治疗进程——


  • 本文发表6年后,Lesley Caldwell对这一案例又有怎样的最新解读?针对这一“奇葩案例“,国内学者同道将与Lesley Caldwell上演怎样别开生面的学术互动呢?


敬请关注《中间学派取向案例分析|新的生命(后续)》连续报道。





在中国

现在,你就有个见到Lesley Caldwell本尊

当面讨教的机会!!!



国内首个英国精神分析协会认证课程

——中间学派(温尼科特)的理论与实务



1.英国精神分析协会(BPA)+

英国心理治疗基金会(BPF)

课程认证证书(第一期)


 

2.培训教师介绍


a. 英方专家:

Lesley Caldwell






﹒ 伦敦大学学院(UCL)精神分析研究所中间学派硕士博士课程导师,教授和督导精神分析理论研究和精神分析发展硕士、博士课程;

﹒ 塔维斯托克观察性学习硕士专业与婴儿心理健康硕士专业外部监察员;

﹒ 温尼科特Trust主席;

﹒ 《温尼科特全集》总编(牛津大学出版社出版,2016);

﹒ 《阅读温尼克特》著者;

﹒ 伦敦大学学院(UCL)意大利三年系列研讨《 Rome, the growth of the city from the return of the Popes to the Present》组织者,至今仍对现代罗马,与精神分析在意大利的发展与实践展现出极大的研究热情;

﹒ 英国艺术与人文研究理事会,精神分析与人性项目协调员;

﹒ 英国艺术与人文研究理事会顾问;

﹒ 格林威治大学资深授课专家;

﹒ 《精神分析与文化》主编;

﹒ 《Art, Creativity, Living》;《The Elusive Child》;《Sex and Sexuality: Winnicottian Perspectives》;《Winnicott and the Psychoanalytic Tradition》编辑。



b. 中方协调讨论专家:

*施琪嘉*王浩威*张海音

*仇剑崟*曾奇峰*孟馥*王倩

﹒担任“文化翻译”,领衔小组讨论




3.课程时间


免费公开演讲:2016年11月2号

第一期:2016年11月3-5号

第二期:2017年4月26-28号




4.课程内容






5.上课地点


CHOICE 1.面授

北大博雅国际酒店,

Lesley面授讲解中间学派


CHOICE 2.网络

网络同步全部课程及讨论,

国内顶级精神分析学家领航网络讨论小组




6.报名与咨询


面授培训组:

中英精神分析取向儿童青少年心理治疗项目组


电子邮箱:

guohejidi@126.com


报名电话:

18910691458


报名微信:

guohejidi(二维码见下图)



网络同步直播:疗心网MHC

邮箱:apply@sh-mhc.cn

公众号:疗心网MHC


电话:021-5527 3033/

138 1696 1467

网址:www.sh-mhc.com

微信客服:见二维码



点击图片,了解课程详情





>>>>一起玩 (我们的QQ群


1、心里程心理学习 138250181

2、温尼科特读书会 1256654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