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教育图书供应社

很远很近,从联合国走来的牛津学长:张钟文

来源:world_study    发布时间:2019-03-29 20:31:22


牛津剑桥浙江校友会

留学兔子姐姐分享下我们校友会的一位有趣的小师弟吧。


作者简介

张钟文,爱丁堡大学(爱大)非洲研究硕士,牛津大学当代中国研究硕士,曾在联合国亚太经社委员会东亚和东北亚次区域事务处(韩国仁川)、联合国开发计划署国际包容性增长政策中心(巴西利亚)实习,尼日利亚联邦共和国驻华大使馆工作。现任浙报集团时政新闻编辑。

正文

爱大恋曲的序幕

2011年收到了爱大有条件录取,高兴;三次考雅思都没过6.5线,伤心。在这样的悲喜交加中,我去了爱大先读两个月的语言课。父母亲对着亲戚总说孩子有出息,出国读好大学。但语言课后还是要考试,没达到爱大的语言线,还是要灰溜溜地从英国滚回来。第一次出国就要背负家庭偌大的期望,那时候心里压力真大。打定心思对自己说,要不丢人就要厚脸皮。


语言课老师Elaine是位老太太,精力特别好。印象最深的是她每次做presentation都会带着一个计时器,一定要在规定时间内完成。课堂总是按着她的时间安排走。班上中国人、印度人、拉美人齐聚一堂,带着有趣口音的英语经常让老师上课感到头痛万分。有时真佩服她授课的毅力。特别是像我这种课后都要缠着她不放的学生,有问题没问题地问。Animal waste啥意思,动物浪费吗?老师指着雨伞上的鸽屎表情悲伤地说,这就是。原来如此,生动形象!最后的语言测试和作文,刚刚踩线通过,顺利成为一名爱大学生!Elaine对我说,我知道你会过的。


惊险地通过语言关后,爱大故事正式开始。非洲研究是我的专业,很奇葩吧。选择这个专业,一是报的中国人应该不多,自己会有优势;二是自己对未知领域如非洲、拉美等地方有着强烈的探索欲;三是分手的爱人可能被派驻非洲,为了追寻失去的爱情,一激动就报了。很多人都不理解,为何选非洲研究,为何在英国读不去非洲读。面对这些,我什么都不说,走自己的路,让别人说去吧,早晚我的成功会让他们歆羡。


爱大非洲中心50年教学历史中我是第二个中国学生,第一个是20年前的事情了。英国人、南非人、加纳人、日本人,又是一个国际化的课堂。专业课老师语速之快,一节课下来,笔记本上最多的是涂鸦。记得自己当初写自荐信,说了自己多么爱非洲,要怎么帮助他们,一个月减肥25公斤有毅力能吃苦啥的。上了课才知道,别说帮助,要了解非洲都难,54个国家,面积把中美加俄几大国全加上都不够。面对专业知识上的一张白纸,只有拼了!在图书馆奋力找寻书单,打印下载(在爱大一年打印的文章装了满满一大皮箱),开始边查字典边读。刚开始三篇,每篇20多页的文章,不停歇的话,要从下午读到凌晨2点。好在爱大的图书馆都是凌晨2点多才关门,学院是通宵的,所以可以在图书馆读完再到学院读。熬夜成为留学的常态。刚开始的第一学期没有娱乐,能读完老师的书单,课上听懂些东西,和同学们有些讨论就是莫大的开心了。除去阅读,还要做Presentation和写稿。

说起Presentation还有件趣事,现在想想,也许自己的大胆就是那时候开始的。


中国在非洲是利是弊?

这个是做非洲研究的学者都要讨论的一个话题,这也是我们辩的一个话题。开始我想选利大于弊,但不能先入为主就让老师安排。结果老师安排我作正方(“弊大”),一个苏格兰女同学作反方(“利大”)。。。


课堂辩论前,我们要各选两篇文章来论证自己的观点。图书馆里说中国在非洲利弊的文章蛮多。我选了两篇发给老师,然后去看苏格兰女同学的。怎么回事?完全批评中国的,她不是做了正方的事情吗!?无法理解。我立马给老师发邮件,问怎么回事。他说,可能学界真的没有说中国在非洲是利大于弊的吧。我暗想nonsense!回复道,我很不同意老师的说法,一是我找到了很多说中国利大于弊的材料,如果她没找到,我可以分享给她;二是这本身是她的任务,应该尽力完成,如果不行,也应该注明,否则全是说中国不好的,辩论课的价值所在呢!我想想气不过,就放弃了原来的两篇稿子,另找了两篇说得比较中肯的,既有批评又有赞扬的,发给了老师。然后我重新做过PPT,还专门打电话给剑桥的一个教授请教他的意见。忙到凌晨4点,我在学院沙发上睡了一觉,7点上课去了。课前,老师找到我说,Bruce 你说的对,她的做法有失偏颇,会记入到课堂表现中,你以后发邮件也不用那么生气。OK,我道歉我的生气,只要公正打分就行。


刚开始课上,第一轮投票,多数同学选弊大于利。做PPT时,那个女同学说的完全还是正方(弊大)的话。轮到我做Presentation时,(我穿了一套西服),从中国在非洲的政治、经济、商贸、文教、军事五个方面分析利与弊,引用学者的话并加以分析。最后以剑桥学者的话总结:中国在非洲到底是利还是弊不应该由学者、政客或记者判断,而要把判断的权利留给当地的民众;如果当地民众接受了,中国自然应该存在下去。结束。哈哈,掌声热烈。


辩论时,虽然口语结结巴巴,听也不是很懂,但我努力回答他们的问题,总说sorry地提出自己意见。一场辩论下来,筋疲力尽,同学打趣地说,你倒变成了反方,她变成了正方。Who cares!第二轮投票,支持中国利大于弊的学生增长,完胜。


跟老师争,跟同学争,跟偏见争,在国外留学,你不争,没人会告诉你怎么做。有理有据地争,你收获的不单是尊重,还有友谊。


前往非洲实地研究

说起写这篇论文,也是醉了。自选题目是关于中国中小企业在非洲的生存与发展,考察国家选在了赞比亚。选赞比亚原因很任性,因为2012年一家私营中资企业经理开枪打死当地员工,爆发抗议浪潮。反对派领导人以中国在赞比亚不正当行为为口号,竞选总统成功,中赞关系陷入紧张。当国人唯恐避之不及的时候,我特别想知道中国人在那里怎么样?与当地人和谐不?是否如媒体报道的那样?于是,一股脑就决定去那实地研究。


多方考虑后(主要是机票钱),选在了2012年6月14日-7月14日,赞比亚的冬季时节(它在南半球)前往,避开疟疾频发的夏季。导师很鼓励,说无论成功与否,都是很好的经历。但学校只提供一封推荐信,其他都要自己想办法。为此,我不得不开始了全方位地networking,然后列了个清单,包括疫苗、食宿、飞机、采访人名单、采访问题、赞比亚知识准备、安全措施等等,询问非洲同学、老师、网站论坛、使领馆经参处、商会等任何可能跟非洲搭上边的。一段时间我是见谁都问:你知道赞比亚吗?在那有朋友吗?能提供住宿吗?厚脸皮到在会议上发问都是先阐发下自己的实地研究计划。


但就是这样的厚脸皮受到了上天的关爱。在一个国际会议上,我结识了一个赞比亚与会者。他是爱大的老毕业生,赞比亚人,定居苏格兰已久。几次愉快交谈拜访后,他联系到他侄子,同意免费提供一个月的食宿,还尽可能提供其他帮助;我又联系上中国驻赞经参处的官员,愿意届时接受采访;在经参处网站上,我找到一些中国企业的名单,对比2010、2011、2012的名单,选择长期登记的公司,打电话过去(50多个国际电话啊!幸好用Skype),才联系上两三个老企业家,同意到时候有空见见。尽管是口头协议,有总比没有好;疫苗联系爱大医务处,知道原来留英学生有很多医疗减免。说来也巧,那个医生原来就住在赞比亚,又提供了许多建议。


一个多月后,机票完成、食宿解决、疫苗解决、生活安全物品齐全、保险买了、初期采访名单成形、大概问题列出、前一个星期行程安排搞定,然后,我就拖着一个箱子,背着一个书包,怀着紧张的心情前往一个完全陌生而神秘的地方---非洲。当然父母亲不知道我去非洲,等我回来了,才打电话告诉他们,着实吓了他们一跳,那是后话了。


在非洲的故事

在非洲一个月发生了太多的事情,选两个来说。一是赞比亚人民的友好热情,二是中国朋友的美好生活。


赞比亚的主食叫希玛,是一种玉米面糊做成的面团,配着蔬菜和肉吃,直接手拿,好吃又健康。赞比亚朋友有招待远方朋友的习俗,要尽量让我觉得舒适。住呢,在一个赞比亚人家里,吃呢则在他妹妹家。每天去她们家吃饭,感觉体重重了不少啊。在赞比亚大家族很多,每个父母都有6、7个孩子。为了方便我采访,他们帮我租了个司机,找寻他们知道的中国企业,帮助我联系相关官员等。


经过一个星期的摸索,我最后选定中国餐厅,这个没有被仔细研究过的群体。关于中国在非洲的研究,大多集中在采矿、能源、建筑等领域,以致人们忽视了其他大量存在的中小型企业。而且中餐厅容易接触,方便收集采访信息。考虑到剩下不多的时间,基本上平均每天2-3个采访对象。


在赞比亚首都卢萨卡大概有17家中国餐厅,以成都、江西和江苏人居多。江西人多是因为原来有个援赞医疗队是江西的;还有江西建工等建筑公司在那,使得江西人在赞比亚有了根基。江苏则是因为商贸,当地的商品市场,是江苏人占据优势,来赞也有30多年的历史。成都人是因为在这里的刘大妈(原来在建筑公司当厨子)开了第一家中国餐厅。她的落地生根带动了家乡许多人,她的弟弟、侄女一大家人都来赞生活,纷纷经营餐厅和贸易公司。她的事迹也在当地广为流传。这些中国餐厅没有经营矿业等有争议的行业,没有受到关注。但一旦出了什么事情,又会被抹黑。如2012年的开枪事件,只是一家采矿公司的事情,但学者、媒体和政客却引申到所有在赞中资企业,使他们的声誉受损。


刘大妈刚开始创业的时候,头顶烈日给人送饭,没有车全是步行,几公里的路。晚上轮班休息,要谨防小偷。起初她不懂英文,这是所有在赞餐厅老板的共同点,使得她的生活异常艰难。据采访的另一家中餐厅老板讲,他们学英文很难,时间又不多、没有老师,只好对着书,逮着一个工人就问问怎么读,对着中文的意思记下来。一句句地学,到现在才懂得一些。现在他们有孩子的都送去澳大利亚、英国、美国等国家读书。没有了后顾之忧,就安心经营餐厅。这里不像中国那么多的杂费,税也低,能吃得起餐厅的都是有素养的中产以上,很少有人赊账。在这空气好、竞争压力小、人与人之间相处没有那么复杂,当地人也温和,与媒体的报道的所谓打砸抢大相径庭。


一个月下来,采访了67个人,鞋子跑破了,体重增加了,人也晒黑了,但交了朋友,采了资料,做了自己想做的事情,第一次非洲之行圆满成功。毕业论文“Chinese small and medium sized enterprises in Africa: a case study of Chinese restaurants in Lusaka, Zambia”获得了70分A等,受邀前往澳大利亚、加纳、新加坡和卡塔尔的多个国际会议上发表。


爱大平均成绩65+,加之少有的非洲经历,为我后来的联合国实习、使馆工作和牛津大学带奖就读铺平了道路。人生的一个圆画好了,可以开始另一场冒险了!


如果你也想听更多有趣的名校学长故事,就快来关注我们吧!

留学兔子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