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教育图书供应社

周六见大鹏 | 我看见了灵魂的翅膀(上)

来源:lxgshi    发布时间:2018-12-05 18:30:18


人生,如果没有冒险,

如果每天都一样,

如果一眼看见三十年后的样子,

大概就是最没有动力的时候,

不如,出发,挑战自己!





文|大鹏



皑皑的白雪、广阔无垠的草原、鲜红的莨菪花、神秘的喇嘛寺院、波光粼粼的高原湖泊都与世无争地存在,这个只在天堂中出现的地方,深深地震撼了我。在这天堂之间,我开始了洛克曾经走过的路。



前一天晚上没有睡好,但从温泉乡开始徒步前行的时候,还是有点小兴奋。海拔2500米的高度对于我来说没有太大的难度,经过利加咀村海拔2600米的地方,休息了一下,然后继续前行过鸡场最后走到屋脚乡八一村。全程用了七个小时,比预计的时间多了一个小时。第一天行走还是有点疲惫,到了八一村吃了一顿热饭(中午吃了方便面和一些面包),并煮了一锅汤,吃过后就开始休息了,因为明天才是苦难真正的开始。刚出发半小时,就开始下雨了,9月中旬还算是雨季,上午前一段因为有公路,其实还算好走,路上休整了两次,在下午两点左右就到达了羊棚。从八一村出发的时候,我测了一下海拔是2920米,到了羊棚就达到3600米,此时明显感觉呼吸有点困难了。



简单的补给一下食物,继续前行,下午的路上有点泥泞,开始经过有蚂蝗的区域了,一路上随着海拔的提升,穿着雨衣感觉有点热,在下午5点左右赶到了达克谷多山半山营地。正好遇到了东北来的“小蚂蚁”、长沙来的“影子”、太原的“包袱”。因为“影子”下午脚扭伤了,他们三人决定休整一下,第二天下撤回木里疗伤。



达克谷多半山海拔大约3900米,属于高海拔地区了,烧水温度已经达不到100℃了,我加了点压,因为他们三人决定明天下撤,所以他们把自己的带的食品贡献出来了,好好吃了一顿,居然还冲了一杯奶茶和热咖啡,还奢侈的用热水泡了一下脚。因为明天继续赶路,他们喝酒唱歌的时候,我已经躺进帐篷里睡着了。



天一亮,我就准备起了早餐,煮了蛋花汤,做了火腿面包,邀请他们三人一起吃了早餐,我决定出发。走出大约100米,驴友“小蚂蚁”从后面气喘吁吁地追上来,把自己带的牛肉干、火腿肠、榨菜、还有四罐补充能量的功能饮料送给我。这一刻,我眼睛有点湿润了,紧紧地拥抱了一下,留下地址、电话,继续前行。两年后的一次北京活动,我们又见面了,这些都是后话了。



第三天很是考验我,因为开始爬坡上山,翻越垭口,大部分行程都在海拔4000米以上。从平原过来的我,虽然这么多年无数次走进高原腹地,徒步、登山、探险等,但从生理的角度来讲,在海拔4000米的地方长时间负重行走,还是有点吃力。



在木里准备出发前,还接到丽江的木木打来电话:“大鹏哥,你真不用向导、马帮和背夫吗?这条线路还是很有挑战性的,你背包那么重,而且现在是9月份中旬,虽然雨季快过去了,但不能保证途中是否会下雨还是下雪。”



 木木看我坚持一个人行走,电话中最后说了一句,“相信你,祝福你,保重,哥!”木木也许无法理解我,一个人独自穿越洛克线。是因为我一直坚信香巴拉的存在。也相信香巴拉王国之神,在遥远的国度护佑着我,如同我曾经徒步穿越可可西里、茶马古道、墨脱一样。





 从达克谷多半山出发到达克谷多山垭口,海拔已经达到4100米,这时心跳有点加速,只好放慢脚步前行,垭口风有点大,天空中飘起了小雨,有点雾蒙蒙的,如同仙境。翻越垭口后不敢停留,继续坚持前行,行走一段时间到达卡尔牧场垭口,海拔降到4000米。


在垭口找一个背风的石头后面补充了一下食物,稍微休整一下。挑战还在后面,从卡尔牧场垭口到雀儿山垭口虽然不是很远,但海拔升了200多米,只要咬牙坚持过了雀儿山垭口,就可以下山了。



下山相对容易一点,但对于经常爬山的朋友来讲,会认为下山最困难,因为很容易扭伤脚踝,甚至拉伤肌键等。


翻越雀儿山垭口后,山里的路有点滑,一路上小心翼翼地慢走。上午爬山翻越垭口一直提着气前行,当下山放松的时候,感觉有点吃力。下午6点多我才赶到卡斯河谷宿营地,本来全程计划9个小时的行程,我却用了11个半小时。现在回忆起来是多么可怕的事情啊,一个人,如果不能把全天的行程压缩,一旦途中遇到什么,当夜幕降临的时候,黑暗将是致命的威胁。



卡斯河谷宿营地的夜色很美,雨后的夜空气清新,闻到草和花的味道,遥望星空,虽然没有月亮出现,但几颗时隐时现的星星还是那么亮。 昨天睡得很香,居然梦到了心中的香巴拉。


梦中在雪山环绕之间,分布有许多大小不一的草甸和坝子,土地肥沃、牛马成群。在这片宁静的土地上有静谧的湖水、神圣的寺院、淳朴的康巴人,一切都如梦想中的伊甸园。



天一亮,我就打开炉子烧水做饭,连平时不太喜欢的榨菜今天也吃得很香。吃过后重新烧了一壶热水带上,昨天一路上行走11个半小时,基本没有喝热水,体能迅速下降。


吃过早餐,整理背包开始前行,今天心情很好,体能也有所恢复。从卡斯河谷宿营地一路前行,目的是海拔3100米的邛依村,海拔下降,心情也好,途中风景很漂亮,前三天大部分时候是低头走路,今天还时不时看看路边美丽而不知名的花儿。下午4点就走到了海拔3100米的邛依村,全程9个小时。早早把帐篷弄好,躺下休息直到夜幕降临。




早上一直不想起来,睡到8点才起来收拾背包,简单吃点早餐就出发了,上午的行程是比较耗体力的,从邛依村营地出发一路上山,海拔从3100米到邛依山垭口达到3900米。翻过垭口后海拔开始下降,从3900米到了海拔3000米的卢杜村开始休整。下坡的路上比较陡,碎石很多,不是太好走。过了卢杜村到通天河这段路,碎石更多,由于我体重较重,加上背包负重也较重,一路上很是小心,避免扭伤脚腕。



过了垭口后,手机居然有信号了,我给公司群里发了一个信息:“一切安好,请勿担心”我想Linda会看到的。

 

下午6点赶到通天河,全程约10个小时。通天河海拔2100米,感觉像来到了瑞士一样,风景如画,流水潺潺。过了通天河大桥沿路再走20多分钟,路右侧的河边有一块平地就是通天河宿营地。到了营地,发现有5顶帐篷,打过招呼,才知道他们是广东一个户外俱乐部一行七人从亚丁开始穿越,目的地是泸沽湖。



当知道我一个人从泸沽湖过来,他们全部露出了惊讶的眼神。到的时候,他们刚刚做好晚餐,为了祝贺我这次成功的独自穿越,他们不让我开火了,请我吃了大餐。


这一夜,和他们一起聊天、吹牛、喝酒(这是我戒酒多年之中为数不多的一个次喝酒),听我讲我的香巴拉梦,讲洛克,讲我的西藏旅行,讲我独自行走的这么多年,讲一个人穿越可可西里,也讲我的楼兰姑娘……他们从惊讶、崇拜,然后简直到了膜拜,那一晚我喝得一塌糊涂,很多年后在微博上遇到了当年的七人中的“零度姑娘”提起,她说我当时喝多了,放声大哭,几个人都没劝住。




大鹏为什么哭呢?

还是大鹏根本就没有哭?

让我们相约下一次的大鹏在路上,

揭开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