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教育图书供应社

揍过沪牌司机的江先生 | 搭顺风车上班崎岖路系列

来源:speedweekly    发布时间:2019-06-30 16:54:35


陈以二将开始一段搭顺风车的

“上班崎岖路”,

她会遇到一些什么样的人,

坐到什么样的车,

以及会和这些人、车产生什么样的事,

各位且行且看吧。




文 | 陈以二  插画 | 慢慢




车主:江先生

座驾:现代途胜

颜色:银灰色


 




陈以二的这个单子在8点20分离出发前10分钟被江先生接了。这是她没有想到的,她已经做好去叫出租车的准备。于是一阵手忙脚乱,先通知江先生怎么到小区,再整理背包,穿鞋,急匆匆赶过去。


 




这天有点下小雨,陈以二站在小区出口连廊处,并未见着江先生的银灰色车。网站资料显示,江先生是江苏泰州人,80后,行业职业一栏填的是“文化传媒”,共有42次的接单记录,其他状态栏都呈保密。头像应该是他儿子,一个八九岁模样的男孩子。


 



来晚了几分钟的江先生开着一辆车顶装了四只探照灯的SUV出现了,一手拿着导航仪一手扶着方向盘,车子陈以二跟他打了声招呼,跳上了有点高的后位。


 


车子开出没多久便拐上了双向四车道的主干道,货车接货车,集装箱连集装箱很拥堵。陈以二见江先生既没有说要走什么线路也没有询问自己的上班时间,便主动提起自己需要9:30分到岗。没想到这位江先生的反应是,“如果你赶时间的话,那还是去坐地铁吧,我保证不了的,我只是顺路接接单子,又不靠这个赚钱。”陈以二一听赶紧解释说:“我只是提醒一下,根据我平时的经验过去1个小时也差不多了。”可江先生还是要推卸一点责任继续说:“真的,如果你赶时间我把你放到前面的地铁站,我把你放前面。”陈以二有点委屈的回应道:“如果我选择坐地铁就不会叫顺风车了。”





两人沉默了下来,坐在没有广播的车厢里,只有挂在驾驶室挡风玻璃前方的一串佛珠在左右晃动。陈以二静静地看着车子从一辆摩托车旁边开过,摩托车上是一个把握方向的丈夫,后面坐着一手抱着丈夫的腰一手抓着包子的妻子。


 



坐在后排的陈以二把头轻靠在后排座椅,闭起了眼睛。这时,江先生突然开口了:“你看,这天,一边出太阳一边在下雨。”陈以二只好又睁开眼睛去接他的话:“是哦,有点奇怪。”跟刚才相比江先生语气缓和了不少:“今年冬天不冷,这个时候温度还这么高。”“嗯。”


 





后来陈以二也不记得话题怎么就切到了房子上。只听得江先生在一边说:“如果不是上海本地人,外地人要在上海生活蛮难的,现在房价这么贵,年轻人怎么买,上海人就不同了,手上有几套房,吃吃房租很舒服的,我一个朋友就是,家里拆迁分了好几套房,自己一套,父母一套,还有两套出租,不用干活也可以活得很好。”陈以二又只好接话说:“是啊,上海的房子实在太贵了。”






这个话题似乎打开了江先生的话匣子,开始讲他自己的事情。陈以二听下来可以大致勾勒出江先生的身世:出生于80年代初期的中国独生子,降临在江苏泰州的一户人家,父亲算是当时能干之人,在其壮年期经商赚到了一些钱,回到家乡后,购置了七八辆货车开始做运输,生意不好不坏至少还能养活一家人。江先生大学毕业后在家乡开饭店,前几年反腐,生意不好做了,想想自己平常喜欢拍拍照片,于是就和朋友一起到了上海,开了家工作室,想来闯一闯。但上海并不是像他想象的那么容易闯,半年过去了,江先生的工作室陆陆续续也接到一些活,但交完房租加上平常的开支,收入抵不过开销。于是最近也萌生了回到老家的想法。


他父亲后来不做运输之后,在家办了个车床厂,江先生说,反正上海也闯不出什么名堂那就老实老实回家帮父亲把这个厂做做好。“车床厂现在生意其实还不错。”江先生说着,但又话锋一转,他替父亲当年的决定感到后悔,“当年他不买车买房就对了。”





江先生所指的当年,他家乡的房价是这样的,城区房价1500元一平米,28万元可买10套当地人自己建造的小洋房。“卖房的那个人说可先支付20万,另外的8万元想什么时候还就什么时候还。即便这样我爸还是没有买。”江先生说。


 



说到这些的时候,江先生又是一阵黯然,陈以二劝他:“当年谁也不知道,不是就你一个不知道。”


江先生皮肤黑黑的,已经有点中年发福的趋势,耳鬓零星露出一些不轻易会被人发现的白发。偶尔他转过头来看一下陈以二,以确认话题中的某些关键词,眼睛中充满了疑虑。


“是啊。”江先生开始怀念在泰州时的舒服日子。大学毕业没多久他便结婚生子,在当地买了房,后又开了家饭店,因为丈人家有点官方背景,所以饭店生意很好做,他的饭店主要是接政府生意。“小老百姓的生意零零散散要做到什么时候,政府的单子是固定的,好的时候他们每天都来,说实话饭桌上到底喝了几瓶酒,抽了多少烟,他们又不管的,只要领导一签字,你说是伐,把领导伺候好了,费用随便。”江先生说。


当然他也叹苦水,那个时候开饭店的钱是好赚,但在伺候领导这件事上面自己就像个孙子一样。“不过,挣钱嘛,总要有所牺牲,每个工作总有难处,像我毕竟还要养家糊口。”江先生说服了自己。


 


说起老婆孩子,江先生语气似乎又软了一下。“这出来半年,最对不起的就是我儿子了。”“你儿子多大了?”“十岁,三年级,太淘气了,脾气也爆有点像我,我呢有很大责任,平常也不怎么管。上学第一天就给我出篓子。”




江先生说起儿子是又爱又无奈。三年级开学第一天儿子就和别的同学打架,打掉别人家孩子三颗门牙,赔了几万元。“他这爆脾气真的是像我,记得我刚到上海的第一天就跟人干了一架。那时夏天,天气炎热,人也容易发火,一辆沪牌先是在我后面按喇叭,后来超过我之后又故意在我前面左晃一下右晃一下,我火气上来了,开到前面把他逼停,跟副驾的朋友把那家伙从驾驶室拖下来就打。”江先生回忆道,那个开沪牌的人似乎又被还原出当时一副很欠揍的样子,江先生说话时的语气也随之高昂着。


江先生一方面自责自己对孩子管教不够,另一方面也抱怨双方老人对孩子太宠了。


“尤其是我父亲,对我儿子就是百依百顺,有一次我管教儿子出手打他,结果老父亲过来帮我儿子打我,”江先生一边说一边示意:“他用拳头打我胸口上。”


“你儿子怕你吗?”“怕的哦,现在每次打电话都不太敢接,他最怕我,我要打他,打得很厉害,有一次用木棒打,打得他睡觉都痛。打完我其实也后悔,也肉痛。”


车厢内沉默了一会儿,车子缓缓从南北高架下来,“哎,你说,怎么办呢,现在还没到叛逆期就这样了,再下去,我怕连打都没用了。”江先生叹了口气,似乎还有很多话想倾述,陈以二的目的地却到了,对江先生说:“江先生,不好意思,你前面靠边好了,我到了,谢谢哦,下次有机会再聊。”


(因为涉及隐私,车主为化名)


 


本文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与其所代表的工作单位无关
冤有头债有主,提意见请找二条周




陈以二

爱学习爱劳动爱生活,

对世间万物抱有五分质疑、

三分悲悯、两分敬意,

目前对自己只有一个要求:保持体重、胃口常开。



慢 慢

沪上自由插画师

一只小猫陪伴

安静地涂涂画画

自己的所思所想    所得所见



速度周刊


微信号:SpeedWeekly
汽车,以及速度迷恋者的微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