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教育图书供应社

习近平去的古城为什么堪称2500年的活化石?

来源:bqzhengzhiju    发布时间:2019-06-10 18:13:10

撰文丨岳菲菲   编辑 | 张伟

对于中国人来说,乌兹别克斯坦或许是个神秘而陌生的国度,甚至与其他以“斯坦”为名的中亚国家很难区分清楚。

但政知局(微信ID:bqzhengzhiju)可以负责任地说,乌兹别克斯坦的真正价值要远高于其如今的热门度。

当地时间6月21日,国家主席习近平在乌兹别克斯坦总理米尔济约耶夫陪同下,来到布哈拉古城参观。这座古城,是被称为“丝绸之路活化石”的历史文化名城。

大家今后在考虑旅游目的地之时,不妨将这座古城纳入考量。或许,你一不小心就会在这个丝绸编织的国度里遇见汉唐人络绎不绝的脚步。社科院俄欧亚所中亚研究室副研究员杨进形容,到过这里的人都直呼“过瘾”和“震撼”。 

各国商人当年在这里兑换中国货币

政知局(微信ID:bqzhengzhiju)有必要说说这座低调的古城在古“丝绸之路”上的地位。

公元前2世纪,连接欧亚大陆的古代陆上通道开始出现。它以汉代古都长安为起点,一路向西延伸,穿越中亚腹地,通往欧洲。


而乌兹别克斯坦则被称为“腹地中的腹地”。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王义桅指出,“双内陆”使得这里难以被接近,也因此成为中亚地区保存最完好,丝路文化最丰富、最有特色的国家,堪称活的丝路博物馆。

时至今日,乌兹别克斯坦四处都流露着丝绸之路的点滴痕迹。“在这些遍布着各个时期文化古迹的旅游城市中,随处可见以丝绸之路著名商队和驿站命名的饭店、餐厅、商店。”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研究员许涛说道。

就在这“腹地中的腹地”,千年古城布哈拉更是一个重要中转站。中国的瓷器、茶叶、丝绸、药品、香料等被商队带到布哈拉,并从这里被转运到了更远的欧洲。难得的是,经过2500多年历史的冲刷,古城依然保持着原有风貌。在杨进看来,历史与现实在这里很难分出边界。


王义桅认为,习近平此访选择了这个最能代表丝路文化的古城,探寻的是两国共同的文化记忆和“一带一路”的历史渊源。

他和夫人彭丽媛先是参观了雅克城堡。这座城堡位于布哈拉市西北角,是布哈拉统治者及其亲属的城堡和居所,建于公元前1世纪。在城堡里,有一个小室,室中塑有蜡像,昔日经过丝绸之路不交税的商人被囚禁在此。如今,城堡已经成为一座博物馆,里面有充满了远古气息的中国瓷器等丝路藏品。

值得一提的是,东西方的贸易往来还使布哈拉古城出现了早期的钱庄。“18世纪中期,在古城西南的市场上建立了中国的钱庄,专门为从各国来布哈拉交易的商人服务。他们在这里用本国的货币兑换中国的货币。”布哈拉国立建筑艺术博物馆副馆长卡里姆·鲁斯塔莫夫说。 

通过中国典籍才能了解古城历史

乌兹别克斯坦与中国,相互之间有太多彼此的影子。在异域他乡,总能寻到些文化勾连。事实上,今天的乌国人,都是通过中国的典籍来了解本国历史。

“在今天的乌兹别克斯坦,当节日、婚礼等喜庆活动时,仍可以看到艺人吹奏一种叫苏尔奈的木制管乐器,这就是现在中国民乐中主打乐器唢呐的前身,无论名称还是结构,都能看出这种乐器传承和改进的痕迹。”许涛撰文写道。

政知局(微信ID:bqzhengzhiju)注意到,布哈拉遗产研究中心主任罗别尔特·阿里梅耶夫曾表示,当地史学家基本是通过中国史书的记载才得以了解到了布哈拉的历史。

“研究布哈拉的复杂之处在于,这里在公元前五世纪才开始被称为布哈拉,它不是单指一座城市,而是一个地区的统称。阿拉伯人占领这里后,之前的大量文献资料都被销毁,所以历史学家基本是通过中国的古老文献来了解布哈拉的历史,比如《汉书》、《唐书》、《魏书》等。这些文献对于确认布哈拉城市的历史以及我们整个国家的历史都具有重要的意义。”

中国古书中所说的不花刺、新唐书中的戊地国、唐代招武九姓中的毕国、安国,指的都是布哈拉汗国。

丝绸穿越两千年

到了这里,如果不买些精美的丝棉制品仿佛枉走一遭。制丝的蚕桑,纺织的棉花,曾经是那个时代丝绸之路上的主角。时至今日,古丝路已经成为历史,然而中亚的蚕桑与棉纺织业,仍然编织着此处。

其实,乌兹别克斯坦的国徽图案已经说明了丝绵对于这个国度的重要性,象征棉桃的白色与象征蚕桑的绿色蜿蜒点缀其上。其中,桑树来自出产丝绸的故乡、古丝绸之路东端的中国。

在布哈拉古城,习近平和彭丽媛走进波依卡扬建筑群旁的一家地毯和丝绸作坊。纺织女工们正在制作布哈拉传统手工地毯,用娴熟的技艺织成色彩斑斓的图案。

今天的布哈拉古城周边绿化带中仍然种植了大批的桑树,市场上丝绸制品深受各国游客的欢迎。

在布哈拉新城区,中乌两国合资成立了丝绸加工厂,产品行销欧洲和亚洲市场。工厂技术总监赵运明说,工厂运行至今为乌方解决了上千个就业岗位,同时也将最新的养蚕和织造技术带到了当地。“近几年‘一带一路’政策对企业的发展影响很大,这里很多的商人都希望能够抓住这个机遇,他们认为跟中国做生意会有很好的发展前途。”

2014年5月,卡里莫夫总统赴上海参加亚信峰会并与习主席再次会晤。他对习主席提出构建“丝绸之路经济带”的倡议予以高度评价。同时,强调乌兹别克斯坦作为中亚地区重要国家和伟大丝绸之路上的核心地段,将为实现这一世纪构想做出应有贡献。

旅游业可是乌兹别克斯坦的支柱产业,杨进告诉政知局(微信ID:bqzhengzhiju),双方在策划和推进许多旅游项目,但乌方目前基础设施和旅游接待能力还不够,无法进行大规模的接待。

2013年以后,中国成为乌兹别克斯坦的第二大贸易伙伴、第一大投资来源国和第一大棉花出口目的国。两国之间围绕基础设施打造的诸多项目正在或已经“加班加点的完成。”也是在这里,诞生了整个中亚地区的第一台智能手机,是由中国企业制造的。

2016年2月27日,由中企承建的中亚最长隧道,即乌兹别克斯坦安格连—帕普铁路甘姆奇克隧道(19.26千米)全隧贯通。这对乌兹别克斯坦具有重要意义,不仅能有效连接费尔干纳盆地与乌中部地区,更促使乌兹别克斯坦成为连接中国、中亚和欧洲的坚固桥梁。

资料 | 新华社、国际在线、央广网、中国驻乌兹别克斯坦大使馆、中国国家地理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