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教育图书供应社

为什么男人总是先性后爱,看完你就明白了

来源:jiaju0533    发布时间:2019-10-07 20:19:58


“您所拨打的号码是空号,请查证后再拨……您所拨打的号码是空号,请查证后再拨……”

楚清妍就像中了魔障一般,一遍又一遍拨打同一个号码,可是听到的都是同一个声音。

从早到晚,她终于接受了现实。

她的未婚夫雷浩轩的电话是真的注销了,他的住处也已经人去楼空。

她甚至不知道他是何时搬走的。

眼角的余光瞥到床头柜上的户口本,楚清妍一气之下抓起户口本砸在了墙上。

扔了户口本之后她胸中的悲愤似乎找到了突破口,她扑倒在床心,嚎啕大哭起来。

泪如泉涌,一双漂亮的大眼睛肿成了核桃。

今天本是楚清妍和雷浩轩领结婚证的大喜日子,她盼这一天已经盼了整整三年。

可是雷浩轩却突然失踪了,楚清妍在民政局门口从早等到晚,反复听着:“您所拨打的号码是空号,请查证后再拨……”

一开始她担心的是雷浩轩的安危,到后来,她去了他的公寓,他的公司,才总算意识到自己有多天真。

雷浩轩逃婚了……

她从未逼他娶她,他为什么要逃婚呢?

雷浩轩不但逃婚还玩起了失踪。

注销手机号码,辞掉工作,推掉了租住的公寓。

彻底从楚清妍的世界消失。

泪水洗涤着楚清妍的悲伤,心,痛得无法呼吸!

昨天,他们还高高兴兴的商量领结婚证的事,到头来,如梦一场。

楚清妍哭得没有了力气,趴在床上抽泣。

眼睛涩涩的痛,鼻子也堵了,只能张着嘴呼吸。

哭过以后楚清妍的情绪平复多了,虽然心底空荡荡的,可已经没有那种要死要活的冲动。

她俯身捡起情绪失控时扔在地上的手机,还好没摔坏。

手机突然铃声大作。

楚清妍怔神……是他吗?

她使劲揉散眼底的泪花,努力的看清来电上的名字---张总!

公司的大客户,她正在跟进订单,对方拖着一直不签约,她快愁死了。

约了几次都没见到人,现如今对方主动打电话过来,楚清妍不敢怠慢,连忙清清嗓子,按下接听键:“您好,张总,合同在我这儿,好,我马上送过去,最多半个小时就到,谢谢张总,再见!”

老天爷对她还不算太差。

楚清妍擦干眼泪,跳下床去浴室洗脸。

失恋了没什么!谁不失恋几次才学会成长呢?

所有的伤心都放一边去,现在最重要的事情就是好好工作!

洗了脸之后眼睛还是很肿,楚清妍便对着镜子将浸湿冷水的毛巾盖在脸上,希望可以借助冷敷让眼睛的红肿消褪。

揭开毛巾,再看看镜中的自己,能好一点,但还是有些肿,而且很憔悴!

算了,不管了,路上吹吹风应该就会好!

楚清妍穿戴整齐之后拿起书桌上的文件夹,检查了合同之后塞进提包,匆匆忙忙的出了门。

她搭乘出租车前往和客户见面的酒店,在门厅的镜子前照了照。

眼睛已经不肿了,她对着镜子勉强的扯开一个笑,看起来也还算自然。顿时有了信心,按下电梯直奔目的地。

3151房,就是这儿。

她一个月的工资只够住一晚的五星级酒店豪华套房!

楚清妍敲了敲虚掩的房门。

“请进!”

略显苍老的男中音传来,几乎膨胀的欲望被他很好的隐藏了起来。

“张总,我把合同带过来了,您先看看,没有问题我们就签了吧!”

楚清妍推开房门,低着头,恭敬的走进奢华的套房,将文件双手捧到坐在沙发上喝红酒的张总面前。

张庆生肥硕的大手摇晃着杯中的红酒,淫邪的双眼在楚清妍的身上滴溜溜的转,时不时的咽一下口水。

二十三岁的楚清妍在张庆生的眼中就像一根青笋,拨开外衣,里面的果实鲜嫩欲滴,让他垂涎三尺。

“你先进来歇口气,把合同放桌上,我待会儿就看!”

张庆生笑了笑,放下酒杯,起身走到吧台边,拿了一罐可乐递给楚清妍。

“谢谢张总。”楚清妍将合同放到桌上,不自在的接过张庆生递过来的可乐。

可乐没有开封,看起来没问题。

楚清妍正渴得厉害,拉开拉环咕噜咕噜喝了好几口。

看到楚清妍喝了可乐,张庆生眉开眼笑,淫邪的光在眼底流窜。

他伸出肥厚的熊掌拍了拍楚清妍的肩,故作亲切的说:“小楚,你真是个敬业的好员工,说半个小时,一分不差,很好,我就喜欢你这样一丝不苟的工作态度。”

张庆生的举动让楚清妍浑身不自在,她不着痕迹的往旁边挪了挪,转头看着肩上那只大手,心底一阵恶心。

“张总,过奖了。”

楚清妍头皮发麻,全身进入警戒状态。

她打定主意,合同一签,马上就走,绝对不多做停留。

喉咙发干,她又将可乐送到嘴边,喝上一口,可嗓子更加干涩,突然,一股热流袭遍全身,她的体温不断上升,呼吸也跟着急促起来。


楚清妍摇摇头,使劲闭上眼又睁开,眼前的人却越来越模糊,而他的笑容也变得越来越邪恶龌龊!

朦胧中,楚清妍看到张庆生伸出手,她想躲避却愣愣的坐在那儿,连思考都变得迟钝。

当张庆生的手碰触到她的手臂时,恐惧袭遍全身。

“啊……”楚清妍惊叫一声,用尽全力,猛地将手中的可乐砸向张庆生。

可乐泼了张庆生一脸,他狼狈的挡住脸。

楚清妍咬紧牙关,拼了命的往外跑。

因为她知道,如果不跑,她就会被张庆生那禽兽侮辱。

倒霉的一天!

“该死,臭女人,敬酒不吃吃罚酒,合同不想签了是不是,马上给老子滚回来……”

身后传来张庆生的叫骂声。

合同……

算了!

她还没有下贱到用身体换合同的地步。

那层膜连相恋三年的雷浩轩都没有给,张庆生更没有资格得到,

楚清妍跌跌撞撞的冲到门口,甩开虚掩的房门。

门开的一刹那,冽冽的寒风贯穿了她的长发,酒店的走廊上空无一人。

“救命……”

她低低的喊了一声。

声音娇弱无力,隔着厚厚的房门根本不会有人听到。

一个洞开的房门就在眼前,在张庆生追出来以前,楚清妍一头扎了进去。

关上门的瞬间,沉重急促的脚步在走廊上响起。

“呼……”

得救了!

楚清妍已经没有力气支撑自己的身体,她软软的瘫坐在了地上。

脑袋晕晕乎乎,有气无力的靠着门。

心里还一阵后怕,如果没有逃出来,后果不堪设想。

“你在干什么?”

楚清妍突觉一个阴影向自己移近,一个好听的男声在头顶响起。

她努力睁开越来越迷蒙的双眼,试图将他看清,可惜只看到一个模糊的轮廓!

“对不起,请你救救我,外面……有坏人……”楚清妍缓缓开口,理智正一点点的从她的脑海中消失。

“坏人?要不要报警?”

报警?

不!

绝对不能报警。

如果报了警,她被下药的事不就传开了吗?

不管有没有被侵犯,对她的名誉肯定会有所损害,她以后还怎么做人?

楚清妍连连摇头:“不,不要报警……我……没事……没事……”

她舔了舔干涸的嘴唇,喉咙干得冒烟。

“你可以给我倒杯水吗?”

声音有气无力,楚楚可怜。

一双温暖宽厚的大手将楚清妍从地板上捞了起来,她想拒绝,话未出口就已经被安顿到柔软的沙发上,那双手迅速离开。

“谢谢!”

男人倒了杯水给楚清妍,她喝下去之后后来依然干涸。

“好点了吗?”男人的声音很好听,传入楚清妍的耳朵,让她越发心猿意马。

“好点了……”

她强迫自己打起精神,不让男人看出她已经越来越不好。

一股潮湿的欲望在心底翻腾,她的双脚在地毯上不安的磨蹭,以此来缓解身体的不适。

她该怎么办?

楚清妍欲哭无泪!

“对不起,给你添麻烦了……”道歉是她唯一能想到的语言。

“没关系,你就在这里休息,我另外再开间房。”

他说完转身就走。

“等一下,别走……”楚清妍猛地起身,扑上去拉住他。

她想告诉他,已经给他添了那么多麻烦了,怎么还能让他再破费,她坐一会儿就走,不用再另外开间房了。

可是,迷糊的大脑,已经不太能控制自己的身体,她连走路都成了问题。

一个踉跄,她跌入他的怀中。

楚清妍的脸靠在柔软的克什米尔羊毛衫上,感受着男人的体温。

这种感觉舒服得让她不想离开。

她伸手环住他的腰,将脸埋在他的胸前。

清新好闻的味道充斥着她的鼻腔。

楚清妍感觉到男人身体一僵,一双有力的手搭上她的肩,试图将她从他的怀中推开。

她却将他抱得更紧,紧得想和他融为一体。

“帮帮我……好吗……”

楚清妍从男人的怀中扬起脸,面若桃花,满眼的渴望。

“对不起,我不是随便的男人!”

那个好听的声音带出些许的不耐。

“不……求你……我可以给你钱……我存了很多钱……”

她存下来结婚用的钱全部拿出来睡他,足够了吧!

楚清妍已经失去理智,一种身体的本能支配着她。

她将他拥得更紧,脸在他的胸膛上摩擦,不安分的小手不断的下移再下移……

男人没想到楚清妍会如此大胆,身体蓦地一僵。

他竟然对她有反应……眉头紧蹙,呼吸粗重起来

楚清妍神志不清的念叨着:“帮帮我,帮帮我……”

也不知道她哪来的力气,猛地一推,竟将高出她许多的男人推倒在床心。

在男人倒下的一刹那,楚清妍顺势跳上床,坐在他的腰上,开始胡乱的摸索男人和女人之间的那些事。


翌日,楚清妍在全身的酸痛中醒来,在睁开眼睛以前,她就意识到昨晚自己做了错事。

很错很错的事!

毫无疑问,昨天是她这辈子最倒霉的一天。

她最珍贵的东西都没有了……

惨淡的人生!

头枕着温暖的臂膀,耳畔回响着均匀的呼吸,紧挨着一具光洁的身躯……

这一切都是那么的旖旎。

楚清妍心底一阵打鼓,虽然昨晚的所作所为并非出自她的本意,但错都在她。

眼睛偷偷的睁开一条缝,一张秀气俊美的脸在眼前无限放大。

浓密的剑眉,纤长的睫毛,高挺的鼻梁,薄凉的双唇。

天,要不要这么帅啊?

有那么一瞬间,楚清妍怀疑自己是不是睡了哪个明星。

这张脸不当明星供人YY就太可惜了。

她不由得在心底暗叹,还好,是个帅哥,心里还好受些!

第一次给个帅哥,总好过败在脑满肠肥的老男人手上!

想起卑鄙无耻的张庆生,楚清妍还一阵恶寒。

还好,还好!

不幸中的万幸。

睡了个帅哥,她还有勇气活下去。

她悄悄起身,想在男人醒来前穿上衣服。

可全身酸痛,腰更是使不了劲。

楚清妍试了两下也没坐起来。

她仰面躺在床上,正在懊恼,耳边响起一个慵懒又好听的声音。

“醒了?”

“嗯!”她不敢看他,将头往被子里缩了缩,希望能积攒点力气赶紧坐起来。

“你的头起来一点,我手麻了!”

“啊?哦!”

楚清妍尴尬的扬起头,感觉到男人迅速的抽回手。

“谢谢!”

“不用!”

“起来吗?”

楚清妍没说话,只觉身边一阵凉风,男人就坐了起来。

虽然不敢正视他,但楚清妍却能从余光中看到他下床打开衣柜拿衣服的身影。

身材要不要这么好啊?!

咽了咽口水,她好像还赚了。

楚清妍红着脸,鼓起勇气说出一句不要脸的话:“昨晚的事……我……我不会……负责的……”

“嗯?”

感觉到男人诧异的目光一道道的投射过来,楚清妍羞赧的将头再往被子里缩了缩。

半响的静寂,男人冒着阴冷气息的声音飘来:“难道我昨晚的表现很糟糕?让你迫不及待和我撇清关系。”

闻言,楚清妍的心猛然一抽。

虽然昨晚意识模糊,但身体还残留着疯狂的快意,只遥遥感觉他的气息,心底就有蠢蠢欲动的潮涌。

楚清妍蜷曲着身体,唯唯诺诺的说:“不……是……你表现很好……只是我,对不起,我错了……不该强迫你……”

她强了一个男人,这事说出去,恐怕能让人笑掉大牙。

“已经发生了,谁对谁错没有任何意义。”

男人潇洒的披上睡袍,遮挡住蜜色皮肤上的青紫色痕迹。

他轻描淡写的说话,明亮精锐的眸子却一遍又一遍将楚清妍从头扫视到脚,唇畔噙上一抹意味深长的笑。

不冷,不热,但耐人寻味。

下腹部又是一阵燥热,他迅速收回目光,转身走进浴室。

听到浴室的门关上,楚清妍忍着腰快要断掉的疼,使出吃奶的劲,从床上爬了起来。

纵欲过度的后果,她算是领教了。

全身上下,都在痛。

她捡起自己皱巴巴的裙子,三下两下穿上身,这时,浴室的门开了,男人在热气的簇拥下走了出来。

楚清妍故作镇定的低头整理裙子的花边,刻意忽略他的存在,可男人强大的存在感让她的脸热得快要燃起来。

男人盯着楚清妍红彤彤的脸,唇角微扬:“你不多睡会儿?”

“不了,我还有事!”

楚清妍始终不敢正视他,低着头,希望不要再给他留下什么深刻的印象,最好赶紧把她给忘了。

而她也会很快将他忘记。

这并不光彩的一夜风流将永远深埋在她的心中。

“嗯!”他冷漠的轻哼。

楚清妍匆匆忙忙往外走,到门口,手握着门把突然想起一件事,她说过要给他钱的,昨晚算是她消费了他。

这样一想,她顿时觉得自己没有那么可怜。

看到楚清妍回头,男人只是冷漠的扫了她一眼,走到窗边拿起一根烟点燃,叼在嘴里问:“还有事?”

楚清妍看着男人漠然的脸,那棱角分明的唇,含着烟,微微上翘,勾勒出最好看的弧度。

一不小心,她的视线与他深不见底的眸光相触,霎那间,沉醉其中。

男人的眸光很深很冷,不带一丝丝温度,没有一点点波动。

她甚至怀疑昨天晚上的一切只是一场春梦。

那个热烈,与她极尽缠绵的男子,只是出现在她的梦里,决不可能是眼前这个冰冷的他?

就算是梦也罢,现实也罢,此时此刻,站在她面前的只有他。

楚清妍吞吞口水,惊慌失措的解释:“我说了会给你钱的,你要多少?”


楚清妍话音未落,男人的眼神更冷了。

她感觉自己身处冰窖,冻得全身直哆嗦。

没有勇气再迎上男人骇人的视线,楚清妍怯怯的低下头,看着自己不安份的脚尖,等待他开口。

半响,他才沉声问道:“你确定你要付钱?”

“嗯!”

“你恐怕付不起!”

男人的嘴角勾起一抹寒意逼人的冷笑,邪魅得更让楚清妍心惊。

付不起?

他不会是传说中的男公关吧?

这么好看的皮相肯定是日进千金,所以他才认为她付不起。

完了!

一个念头在楚清妍的脑海中闪过!

昨晚没有做保护措施,他会不会有那种病吧?!

“你才有病!”

突然,眼前好看的俊朗面容变得狰狞。

男人恶狠狠的瞪向楚清妍。

她竟然在不自觉中问出了心中的疑问。

面对男人的怒气,楚清妍欲哭无泪!

他居然是特殊工作者,而且还是AIDS的高危人群,她还那么年轻,人生还那么美好,她还没有结婚,没有孩子,还来不及牵着爱人的手慢慢变老。

呜呜……她还想多活几年呢!

痛定思痛,还是赶紧付钱走人去医院做个检查。

包里还有八百块,他的服务再昂贵,八百块应该也够了吧!?

楚清妍双手猛拍大腿,包呢?

上哪儿去了?

她在奢华的酒店房间里找了一遍,一无所获。

楚清妍努力的回忆,猛然想起昨晚好像放在张庆生的房间里了。

当时只顾着逃,根本就没起包包还放在沙发上。

怎么办?

她怯怯的看向他。

“你……能不能陪我去拿回我的包包?我逃出来的时候忘记拿了,我的钱都在包里。”

男人挑挑眉,寒声问:“你准备给我多少钱?”

“我只有八百!”

楚清妍委屈的咬了咬下唇,包里那八百块钱原本是打算给雷浩轩买一份结婚礼物,没想到买了个男人……

“八百?”男人笑了,笑得让人毛骨悚然,好听的声音也便得非常刺耳,也说不清他是不悦还是自嘲。

“我只有八百!”楚清妍强装镇定再次强调。

他不会想敲诈她吧?

楚清妍心里一阵小鹿乱撞。

妈妈呀,真是世道险恶,人心不古呀!

出了狼窝又进虎穴了!

虽然昨晚错都在自己,可让他占了那么大的一个便宜,换做别人找就偷笑了,那还会再找她要钱的道理。

亏大了!

“走!”

男人没头没脑的话,让楚清妍一时没反应过来。

“走哪儿去?”

只见男人翻翻白眼。

楚清妍心头小鹿乱撞,为啥帅哥翻白眼都这么吸引人呢?

翻白眼都可以翻得魅力四射。

“去拿你的包!”

“哦!”原来是去拿她的包啊!

她连忙跟着他出了门。

“哪一间?”

楚清妍伸手指了指。

昨晚噩梦的根源就在那里!

指完之后她害怕的躲在了男人的身后。

他又鄙夷的白了她一眼,快步走到门口,使劲的敲门。

“咚咚咚……”

“谁?”隔着门板,里边传来张庆生警惕的声音。

男人回头望了楚清妍一眼。

她满眼期待的回望他。

他不作声,敲得更用力了。

门过了许久才打开!

张庆生看到楚清妍与一个男人一起站在门口,心虚的想关门,却被男人一把挡住。

“把她的包拿出来!”男人身材颀长,气势不凡,他鄙夷的盯着眼前这个脑满肠肥的老男人,不屑的撇嘴。

张庆生是楚清妍的噩梦,她心惊胆寒的躲在男人的身后,甚至没有勇气为自己讨公道。

里边隐隐约约传出一个娇滴滴的女人声音:“谁啊?”

“把沙发上的包拿出来!”张庆生冲里面的人喊了一声。

片刻的功夫,楚清妍的包就扔了出来。

“砰”的一声,门被重重的甩上。

楚清妍连忙捡起地上的包,拿出仅有的八百块钱递给男人:“我知道这点儿钱不够买你一夜,但我就这点儿钱,你拿去……买点儿补品吧!”

昨晚他也消耗了那么多体力,补一补,也是好的。

“不用了!”他还没到睡个女人就需要吃补品的年纪。

男人大手一挥:“你自己留着买药吃,我不想做了好事还惹麻烦上身。”

他正说着话,电梯门开了,修长的腿迈了进去。

“哦,谢谢!”楚清妍点点头。

她不但要去买药,还要去医院,做个全身检查。

楚清妍心神不灵的到达医院,不知道该挂哪个科检查,厚着脸皮去咨询医导。

医导告诉她,在不洁性生活之后,2---10天可以检查淋病,2---3周检查梅毒,而AIDS则需要6周。

未完待续....

        

(点击【阅读原文】阅读后续精彩)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