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教育图书供应社

我污,但不代表我随便

来源:wenzizhuangaoren    发布时间:2019-06-30 10:04:58


我污,但不代表我随便

作者:元宿

公众号:元宿(ID:yuansu-s)


见得人越多,越明白一个人的本质跟表象天差地别。


01

 

我刚毕业在药企做医药代表的时候,认识一个好朋友叫清清,每次身边的人讲一个黄段子,她都能用一个更黄的段子来把对方逗乐,什么都敢说,完全巾帼不让须眉的姿态。

 

一次地区经理让我们俩私下邀请一个男性专家吃饭,饭桌上清清一如往常把控着整场饭局的欢快节奏,没有一点尴尬的余地。

 

虽然,清清和我原本分工明确,让我来主要负责敬酒,而她来引导话题。但是,随着聊天的进行,专家眼里似乎只剩下清清这位美女,不管我们话题绕得多远,最后专家都使劲地向清清倒酒。

 

饭桌上的杯酒相碰,往往就是一个协议的一拍即合,拒一杯酒随时都可能得罪一个人。

 

清清那时候感冒原本不想喝酒,但也只好勉强自己喝下去,在喝了第N杯后,专家直接拉起清清的胳膊劝酒:“来,我们还没讨论这个药的人体机制呢。”

 

清清看情况不对,终于还是委婉推辞了下一杯。也许是专家酒喝多了,竟然一边努力往清清嘴里灌酒,一边不顾了仪态地说:“你装什么纯,刚还一副什么都懂的样子。”

 

清清挣扎着被酒洒了一脸,我赶紧上前将清清从专家手里拉下,安抚着专家圆了场。

 

开车回去的路上,我眼角的余光留意到清清在哭。平时在市场上伶牙俐齿的我,本想安慰什么,可面对同事安静的悲伤,竟一时不知道怎么安慰她。

 

干我们这行的平时都太能讲了,所以安慰的时候也都知道什么话只是安慰。回想刚入行的那阵子,不讲话,就会被说不入世;开口了还不够,还得学段子;在跑市场的,长得越漂亮,越要懂形形色色的段子。

 

我身边的有一种人也和这个专家一样,第一眼看到清清的时候觉得她很漂亮,但凡只要看到她听黄段子时露出的笑容或者在哪个人面前接着讲了一个黄段子,就在我耳边窃窃私语地讨论:

 

这妹子这么污,一定是有经验的人,我看能来一炮。

 

02

 

我知道不管我安慰什么,今后她还是会遇见这种人。

 

这种人太常见了,他们看见女生穿得少的,就说是很随便;听见女生讲话污的,又说她很随便;就算女生什么都不说,只要听了对方讲的黄段子会笑的,也会被那种人说是“很懂那方面”的女生。

 

身边的人总是理所当然地认为污的人一定很随便,随便到能满足你的欲望,最好还能随便受你摆布。

 

其实不仅我知道这些想法,清清也知道,她告诉我和许多男生接触的时候,听段子,说污话时男生们都笑得很开心,笑完之后就是私下以各种方式搭讪一句,“过夜吗?”当她表明心智婉拒这些人后,又得受背后议论一句“装纯”。

 

我摇摇头,学着网友安慰一句:“没关系,女生污一点才活泼可爱”。

 

清清马上翻了个白眼:“我有颜值撑着,不说话的时候,就笑一下也很多人说活泼可爱,还不是因为近墨者黑,有时候跟那种人交流不说这些,就说我求人还装高冷。”

 

一些人总觉得哪有被迫的污,只有本性就这么随便。

 

我曾经也这么觉得,所有的事都有选择权,但我越往社会走,越发现在选择的余地少,特别是对于在以男性占多数的情况下,女性不得不以对方习惯和喜欢的方式去交流。

 

一个群体的特点被固定成一个标签,往往也能反映出这个社会目前的氛围。

 

与男生们的积极探索不同,绝大多数满口污话的女生,都是从男性朋友那里学习了解到的。

 

清清曾经问我:“为什么男生们总在我听不懂污话的时候,一定要解释给我听,当我听懂了会笑,又笑我会懂;当我能以一个更污的段子来回复时,又说我太厉害。”

 

我沉默地听着她回顾这些,也不得不由衷地感叹,很多男生根本就是喜欢女生污起来,否则也不会这样“倾囊相授”他的污力,更不会在与女生交流“污”时,表现得如此开心与期待。

 

这个时代的氛围如此,身边人的喜好如此,广告电影中到处都带着一点性暗示,甚至还有人说这年头,如果不会说几个污段子,都会被笑话不懂得聊天。

 

所以对于一些人,“污”不过是鹦鹉学语,甚至对于一些从事市场活动的人来说,懂得污就是懂得和这些“豪放民众”打交道的技能。

 

如今不仅女生懂得污,就连上小学的孩子都会污。对于这些人来说,他们只是把污当生活上一种娱乐或者交流技能仅此而已。

 

而许多标签思维的人,总是满心期待地认为Ta污,一定是因为Ta随便。

 

03

 

“啪啪啪”、“姿势”、“黄瓜类似物”、“吹系列动作”……如今的所谓“污”往往就是将这些带有性暗示的词调侃出的内容。

 

当然,这些都是成年人几乎都懂的词语内容,也有不表现“污”的人,但他们就不随便吗?

 

我大学的时候认识一个同学,他平常说话十分有礼貌,动不动就一句不好意思,跟任何上了岁数的人说话都是用“您”,而且特别懂得照顾女生,用暖男这个词来形容他,我都觉得不够。

 

可就是这样的彬彬有礼的人,换女友就跟衣服换一样快,生活费都不够了还要向我们隔壁宿舍借钱去开房。大学毕业后他去创业了,开了家小店,听说为了经营这家小店,拉拢我室友的女友过去合作,最后,室友的女友成了他的女朋友。

 

有些人直来直往,谈笑风生;有些人金玉其外,败絮其中。

 

说实话,我很害怕遇见后者。

 

他们的客套作风,天衣无缝得让我捉摸不透。和他们说话,像是站在天平杠杆上一样,一旦表现的有什么不周到的地方,即使对方唯唯诺诺,舆论也有明显的倾斜。

 

比起他们,那些被我们称作“污妖王”的人,反而显得十分单纯。

 

我见过的污,要么是太幼稚了,他们还不懂如何开高级的幽默玩笑,就理所当然地把“污”当作是最诙谐有趣的玩笑,毕竟靠性暗示博取一笑是最原始也最简单的挑逗。

 

要么是像清清这样混迹于形形色色的人群中,他们不得不掌握这些污和低级的人打交道,因为他们所处的形势需要让他们懂这些,同事中很多正因为清清什么段子都敢说,反而觉得她没有女神的高冷范儿。

 

04

 

不管是以上说哪种人,我们所谓的污,在他们眼里不过是一种表达工具而已。

 

说不上污就会可爱,只是和他们认识得越熟,反而越明白他们骨子里的无邪,像是挂在婴儿嘴边,没擦干净的米粒。

 

清清生日的时候,有些男生记得她平时的污,因为一句随口的“有种你买内衣给我”,最后就干脆买了情趣内衣给她。

 

殊不知,多数女生最讨厌这种莫名其妙的挑逗。

 

清清傻笑着告诉我,她是个吃货,那天生日上最令她喜欢的东西,只不过是有个老乡带来了一斤家乡特产给她。

 

见得人越多,越明白一个人的本质跟表象天差地别。

 

你若是站在沙滩之上享受海边的无限风光,就永远不明白海水有多深;你在动物园里嘲笑那些笨拙的动物表演秀,却不懂他们只是在人类的世界里学着生活而已。

 

我们常常提倡不能以貌取人,可事实上许多人都在以更武断地方式以偏概全。往往一句话,一个表现,就会有人在用自己的欲望翻倍意淫对方的内心。许多无心之污,反而像一面明亮的镜子,照出着他们的欲望。

 

这些人只是不敢承认,他们所判定的随便,其实就是在说他们自己。



作者元宿,我的名字里藏了一个人,可她却不再记得我的名字了。微信公众号:元宿(ID:yuansu-s)。二更食堂首发。

小提示

商务合作qq:原创文章投稿邮箱:
28533171042853317104@qq.com


▲长按二维码“识别.”关注



三炮来了

微信号:sanpao2020

简介:2016年中国最火爆的原创视频! 每天看完之后心情倍爽!!!